B座西窗
繁星丨棋道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2-28 11:43:05
◇木铃(原创)
老张退休后,在城市规划馆外的桂花广场摆了个棋摊。此棋摊与其他的不同,旁边有个本子,每张纸有半个页面的棋盘格。内行人想必已经读破天机,那是留着记棋谱的。来棋摊下棋的,老张定了个土规矩,输了的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赢了的记下棋谱。老张没别的啥爱好,就是痴迷象棋,一入棋局,简直可以不吃饭。
 
赢棋的人也不白赢,奖励茶叶。毕竟是要人家留下“知识产权”的,好的棋招可遇不可求,甚至有的堪称绝招。老张有一儿一女,他让儿女逢年过节不要效仿一般人买什么烟酒糕点衣服鞋袜,他对吃喝穿不讲究,退休工资足够自给自足。他要孩子们孝敬茶叶,不拘好坏,当然了,以他对孩子们的了解,他们孝敬的不会次。有一位开棋艺培训学校的校长,姓黄,得空时前来陪老张杀两盘,再多就不肯下了。他开玩笑说茶叶够喝一阵了,等快没了再来挣。老张气得牙痒,可惜自己每回都破不了黄校长的棋招,有时候自己设了半天局,最后发现还不如不走那弯路,对方上中下三路等着将死他。
 
说来也怪,老张下了大半辈子的象棋,没服过谁,收了数不清的徒子徒孙,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赢得都腻烦了,快觉得人生无望了。他的对手多是徒子徒孙,他们也许是有意放水,反正棋下得不痛快。所以,老张设棋摊,立奖项,要找到真正的对手。棋逢对手才叫下棋,不然你以为是过家家吗?开始他并不服黄校长,可是,等黄校长拎走他十罐茶叶后,不由他不服。不过话说回来,下来下去,也就与黄校长下棋有劲。他的老伴不解,人家下棋求赢,你却是输了才痛快,怪人。老张说,你不下棋,不懂。
 
老张每次都想留黄校长多下几盘,两盘实在是不过瘾,奈何人家就是不肯。他把气撒儿子头上,责备他孝敬的茶叶不够档次。儿子小张向来孝顺,老张怎么骂他都不还嘴,他联系厦门地区的客户,拜托人家无论如何给弄点好茶来。还别说,黄校长一看老张拿来的新茶叶,多下了好几盘,那天是有求必应,老张可得劲了。下完棋,老张给黄校长两罐茶叶。黄校长笑了笑,说,我拿一罐,你留一罐自己喝吧,你有福气,孩子是真孝顺。
 
那天,老张数了数棋谱,差不多有两百页了,他一页一页细细研究,其间“刷刷刷”大手笔撕着,他把能一眼洞悉棋路的皆撕去,留下那些需要揣摩的,最后仅仅剩下十二页。他让小张找家印刷厂给印了百十来本送给徒子徒孙们,让他们烧烧脑,也挺好玩。又放一本在棋摊上供人研究,能参透其中奥秘的人才可以上棋摊下棋。不下棋的时候,老张就喝喝茶,喝上次黄校长留下没拿的那罐茶叶。有个徒弟说那一罐市价一万多,自己想蹭都不好意思要。老张笑着说,等你赢了老子的棋,这一罐剩下的都给你。只是黄校长走后好一阵都没来,说是带学生们参加全国的、省内的几个大赛,令老张一通好等。
 
现在老张之所以改喝茶,不单是因为那茶价格好,还有他好奇为什么黄校长脑子好,难道是因为喝茶?他耐心品茶,四季桂的清香时隐时现,他发现自己慢慢变得不那么急了。他渐渐悟出,自己输给黄校长的就是一个“急”字。
 
黄校长想请老张去棋艺学校开课授徒,并让他带高级班。老张拒绝了。他说,我下棋也就图一乐,摆个棋摊,自在,去你那是上课,在我这,才叫下棋。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