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寻访林逋墓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3-15 10:37:27

那天刚到杭州西湖边,天上就下起了小雪。远远看去,湖上的游船的人就像张岱《湖心亭看雪》中描写的:舟中人两三粒而已。雪花这玩意儿很神奇,天空一旦有雪花飞舞,眼前的西湖,高大的树木,甚至路边的草地,仿佛都诗情画意起来。

早就听说过“梅妻鹤子”林逋的故事,但来杭州许多次,从来没有去过他的墓地。在月波亭,我们见到一位吹葫芦丝的老者,就冒昧地向他打听林逋墓,老人告诉我,沿着孤山后的山路就可找到。

孤山后山路真的很美,走到尽头忽然开朗,出现在眼前的是两棵巨大的樟树,树后面就是传说中的放鹤亭。

历史上留下林逋的文字记载少之又少,我们现在光知道他在40岁后隐居西湖孤山20年,但对他之前曾经放游江湖20年的经历,却了解非常少。这些天读了他的一些诗词,才知道他的人生大致走向。

林逋年轻时也是自结诗社,广交文友,用现在的话就是典型的文学青年。他除了主要在历阳、曹州活动,还游历过江南许多地方,比如芜湖、金陵、姑苏等地,他的足迹涉及山东、安徽、江西、江苏、浙江。

他年轻时远游,也和许多读书人一样,希望为世所用,有所作为。但出游的路并不平坦,理想也无处实现,加上他自己也有些侠气和狂态,难免有些磕磕碰碰,诗人慢慢地就有了归隐之心。

40岁那年,林逋就在孤山放鹤亭附近弄间草屋,编竹为篱,过上了隐居的生活。他特别喜欢梅花,在山麓上种满了梅花(据说有360株)。不过,林逋种梅花也不是附风雅,他的生活来源主要是靠卖掉梅子,种点菜。虽然生活简朴,但毕竟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一生喜欢养鹤。林逋经常驾一小船,遍游西湖的寺庙,与高僧诗友往来。若是有访客来山中茅屋,童子就会把鹤放飞天空,他远远看见就会驾小船返回。他一生不娶不仕,狂喜欢梅与鹤,这就是“梅妻鹤子”的由来。

林逋多才多艺,喜好读书写字,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尤其是书法和绘画都达到很高的境界。他最为人称道的还是诗歌,他的诗作留存不多,但每篇总是很独特,眼光、境界都与别人不一样。难怪连大家苏东坡也赞美他:“平生高节已难续,将死微言犹可录。自言不作封禅书,更肯悲吟白头曲。”

有那么多的文人对他赞美,很大程度上他是玩真的,不玩虚的。因为历史上借归隐之名,沽名钓誉的人太多,而像他这样隐居山里20年,甘于清贫,身无长物,不入城门半步的人还真不多。

离开放鹤亭沿着山坡往上走,就到了林逋的墓地。说实话,在爬那个台阶时,我真有“近墓情更怯”的感觉。院子里面长满树木,靠墙边的腊梅树已开出梅花。不知为什么,我去过许多墓地,而林逋的墓地给人的感觉非常肃穆、清秀,让人很是亲切。

图片

林逋清贫一生,四壁萧然。张岱在《西湖梦寻》中说,南宋灭亡后,有盗墓贼挖开林逋的坟墓,只找到一个端砚和一支玉簪。相传林逋死后,山坡上他亲手种植的梅树,居然漫山遍野又为他重新绽放了一次。花若有情,人何以堪?不过林逋死后,最可怜的是他生前驯养的鹤,不吃不喝,最后竟在墓前哀鸣而死。后人将它葬于主人的墓侧,取名为“鹤冢”。

据说,有人曾买了鹤到这里放生,就是想让它来陪陪孤独寂寞的林逋,那天我们虽然没有看到鹤的踪影,但在内心仿佛听到天空中鹤的声声哀鸣!

关于作者

图片

 老克 本名徐克明。资深媒体人、文化记者、散文作家。著有文化散文《南唐的天空》《南京深处谁家院》《暮光寻旧梦》等。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