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 | 那些年,我们这样写情书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3-14 15:15:34

图片

有了人,就有了爱情。有了文字,就有了情书。当文字传承至今,不朽的总是爱的表达。

每个时代都有爱的主题。诗词歌赋是爱的表达形式,是每个时代的情书。

在诗经里,爱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相濡以沫;在汉赋里,爱是“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生死不渝;在唐诗里,爱是“春蚕至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无怨无悔;在宋词里,爱是“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伤感挂念;在元曲里,爱是“断肠人在天涯”的深情凝望……

只是,那时候的人是压抑的,那时候的情书是寂寥的。海誓山盟成了落寞独语,锦书难托。一个人的情书成了一个时代的情书,成了躺在纸上的温情。虽流传至今,却无法送达近在咫尺的心上人手中。

到了民国时期,旧秩序轰然倒塌,情书有了生长的沃土。徐志摩、戴望舒、胡兰成把积攒了几千年的情感瞬间迸发,红笺小字,鸿雁千里,写尽相思缠绵,风情一个时代。有时候真想拉你一同死去,去到绝对的死的寂灭里实现完全的爱,去到普遍的黑夜里寻求唯一的光明——徐志摩给陆小曼的情书,将软语浓香、缠绵悱恻演绎到极致。纵使使君有妇,罗敷有夫,也阻挡不了爱的脚步。因情书引起的逃婚和私奔成了那个时代的时尚。

随后的战争,让离别成了情书的主题。毛泽东奔赴长沙前,给新婚妻子杨开慧写了一封婉约直逼柳永的情书: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血与火把有情人阻隔在天涯,阻断了很多美好的婚姻,也成就了不少革命眷侣,情书成了那个年代最温柔的注脚。

在“文革”时期,私人情感被政治话语侵犯。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款款深情。恋人之间是同志、是战友,爱情总以革命的名义开始,情书变成了语录。很多老人翻起当年的情书,都觉得不可思议。

“文革”结束,人性归位,情书也回归了本来面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有你的日子总是有雨”;“遇见你,像吃到冬天里的第一口雪糕”;“把你的名字刻在烟上,吸进肺里,在心灵的深处燃烧”;“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情书终于有了那么多的表达方式,犹如这个多元的时代。电话、短信、MSN、微博,科技的力量又给情书带来越来越多的传递方式,爱终于在这个时代完全释放了。

我最喜欢的一封情书是一个农民工写给妻子的:一天不见你,心在下雨;两天不见你,梦在下雨;三天不见你,眼在下雨。不管情书怎么变,三种下雨方式才是爱最深的表达。

作者:马莉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