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非职业钓者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4-17 09:38:52

青史垂名的钓者,几乎都是业余的。也就是说,钓,在史册上只简化为一个模糊的姿势。那些钓者,“意在钓,不在鱼”嘛。有个叫王思任的干脆说:空钩意钓,何必鲂鲤。鱼不鱼的,都是小事。你看那青山脚、绿水畔,蓑衣箬笠、长竿垂纶,一帧“钓”的剪影,就足以迷死人了。

史册流芳的钓者,我敬仰的,不是姜太公,是严子陵。这人有风骨。他在富春江上悠闲垂钓那会儿,同学刘秀,正在长安坐着江山。新手皇帝,来不及喘息地想干出点名堂,实在累了,想请老同学来帮着料理一下,可严子陵一个咯嘣儿不打就给顶回去了。他只钓鱼。一江的明月星斗,一江的波光涛声,是他待见的生活。

也许,严子陵在古来钓者中,只算“隐于野”的小隐,但他比儒家士子失意落魄之际才想归隐的文化人格,又高出了一个格局。他是最本真的钓者,钓得一脉“山高水长”之风,香透了史册。

唐朝两位诗歌大腕儿,李白和杜甫,也钓得些非职业渔夫的名气。杜甫,虽多数时间忙于“粮食和诗歌”,几乎一辈子奔波在路上;但一俟安定下来,诗歌里便生出了一缕缕人间烟火的和暖: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细节化的日常,叫人心里泛起一点澹然的丰足。杜甫是“诗史”,他说的,都实实在在,你听信就是了。若换了李白跟你说钓者的话题,那绝对脱不了浪漫主义风格。两杯酒下肚,他一激动就又豪气干云了,“我从此去钓东海,得鱼笑寄情相亲”;就是在“行路难”之际,他也做着缤纷瑰丽的梦,“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苏轼是我热爱的诗人。他喜美食,也喜钓。仕途动荡我心安闲,苏轼修炼得一副旷达脾性,“湖上移鱼子,初生人不畏,自从识钓饵,欲见更无因”。同是垂钓,王安石那边也是心情舒畅。钓,真正是他休闲生活的一部分,“珠蕊受风天下暖,锦鳞吹浪日边明”。

北宋另一诗人陆游,晚年回绍兴养老,忽然间就迷上了垂钓,大有做一个职业渔夫的意向,“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似乎有点睥睨严子陵的深意。我感觉他们是两类人,没可比性的。

有一场神奇的垂钓,想必会震翻所有的职业和非职业钓者。《庄子·物外》篇任公子钓鱼:“为大钩巨缁,五十犗以为饵,蹲乎会嵇,投竿东海。”天哪,他用五十头犍牛做钓饵,人在会稽,钓钩撒到了东海。钓到的鱼,制成鱼干,浙江以东岭南以北的人,全都吃腻了。这一钓,真是够生猛够传奇够超群了。老庄,只有老庄,他老人家设的这个钓局,又哪是人世间钓者所能企及的呢? 

作者:米丽宏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