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老宅光阴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4-17 09:39:17

图片

老宅里树影婆娑,一层一层青瓦,如老去鱼鳞。青瓦上,有鸟粪,也有孩儿掉下、被抛到屋顶的小小乳牙。老宅里的树身,如老祖母的手,筋脉凸现,望一眼,就有贯穿你肺腑的东西。在老宅里,听雨打落叶声,沙、沙、沙,让我一时恍惚。这雨声,似于百年前从天而落。

那年,老宅主人,大户人家的英俊少年,目光炯炯。他撑开一把桐油纸伞,同老宅在雨声里依依惜别,一头迈入了战火烽烟。少年那时正爱着一个叫梅的少女。告别老宅前一晚,少年握着拳头,说的话像誓言,我要离开,离开。少年在老宅雕花门窗下,吻了梅的额头。梅晶莹的泪,落在了转身一刹那。两条柳眉之上,梅有高高的额头,宽,亮。少年一去,再也没回过老宅。后来,少年成了战火纷飞中一位著名人物。而今在老宅,还有当年那少年的照片,那眉宇间透出的英气,让老宅突然生动起来。

老宅里还有一张雕花老床,脱了漆,黑黝黝地发亮。当年,阁楼里的闺秀,被八抬大轿抬着,一路咿咿呀呀,穿红戴绿的送亲人,陪护那红盖头的新娘来到这大户人家。就在我看到的这张床上,主人度过蜜月里的欢喜,便开始了普通的日子,生儿育女。后代中,有不同凡响的人,也出聋子和哑巴。后来,老去的主人和老太太,在那张老床上,从一头相拥而眠,到两头睡去,体温还在彼此传递。老先生先离去的。老太太的眼神,一直对老床那一头顾盼流连,孤单睡了十多年,才随老先生去了。这样一张床,让你想起夫妻一世,总有一个人要先离开,留下的那些咳嗽声,喘息声,争吵声,都是温暖的。

深秋的一天,我在老宅同一位友人喝茶。沉默半晌,他突然说了一句话,你同我交往,不要那么忸忸怩怩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的。有一股暖流,趟过我四肢百骸。一宅一人一世界。这样的老宅,也适合打开一册古籍,适合那些走进你心里的人,坐在一起,不说话,听落叶声,听时光机慢放的回声。 

作者:李晓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