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麦田里的百合花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4-17 12:01:41

   我当知青那地方,有一种红百合,开在田垄里,开在草地上。美丽的百合花,伴在耕作人的左右,使乏味的劳动生动起来。铲地时,为了不让锄头伤了百合,我多费不少力气躲避花儿。然而,我挨了批评。原因是地铲得不干净。我自恃有理,“百合不是花么?”队长生气了:“花又咋的!在花园里是花,长庄稼地里,就是草。谁让它长错了地方?以后,不论什么,长在不该它长的地方,就该铲!”

  “不论什么,长在它不该它长的地方,就该铲”,这因为委屈而牢记的话,后来却给了我许多启迪。明熹宗朱由校,把大明弄得乱七八糟后,交给崇祯,让崇祯当了亡国之君。那边是赤地千里,饿殍盈野;这熹宗皇帝却整天泡在木匠房子里推刨子。如果让赵佶老老实实地画画,让李煜专心去写词,让路易十六研究锁头,人间定会少去许多不幸。

  人与百合不同。“人挪活”,人可以主动调整自己,可以寻找更适合自己的位置。孙中山、鲁迅、郭沫若原来都是学医的。当个优秀医生,固然很好。但他们发现,改变一下,适应时代需要,自己能够为改造中国社会作更多贡献时,就放弃了原来的位置。如果他们坚持从医,中国的社会就会少了三个伟人。

  是百合就应到花圃里去,是小草就别往麦田里凑。静下心来,先想想自己应有的位置在哪里。

作者:张港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