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没有板书,教学怎能有微醺之感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4-24 12:55:40

   周末在南大国学班听课,课前打开领来的讲义,里面除了徐小跃教授的简单介绍,就是一页一页的空白纸页,原来名是讲义,实为记录本;再抬头一看,才发现眼前有一块薄薄的长方形黑板嵌在浅黄色的方格墙面背板上,而接下来的两天里,徐教授就是在这几尺黑板上,写下了“儒释道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风云雨露、雷电虹霓。

  走出校园十几年了,虽然工作中也不断地参加会议、听各类报告乃至听专题讲座,但近些年伴随着这些会议、报告和讲座的概莫能外都是流行的PPT演示,几乎没有见过老师在黑板上板书的。而徐教授的两天课从头至尾都在板书,坐下来,站起来,站起来,坐下去,先讲后写,边讲边写,如此频繁不断地起而立,立而坐,教授沉浸其中,浑然自在;而国学中心一位年轻俊朗的小伙子整整两天都虔诚地侍立教室之侧,不停地上台为教授擦拭黑板。

  观照中,没有投影下的图文并茂的丰富,没有字体和色彩的变换,一支白色的粉笔在黑板上“沙沙沙”地上下左右行走着,随知识之泉涌,因性情之流溢;不知是讲授国学的缘故,还是习惯使然,徐教授的板书总是从右上方开始,竖行书写,从上到下,从右到左;从形式之排列到内容之勾连,可见其明了而有序,亦显得传统而国学。

  讲的是国学,板书内容自然是国学的内容,而国学博大精深,似乎浩浩汤汤、深不可测,可徐教授的板书让我们这些平日对国学只有零星印象而不具知识体系的学生们,在踏进国学之门后,有了路径可循,有了布局可观,亦有了登堂入室的准备,有了内涵与外延的区分。

  教授国学功底深厚,记忆力超强,手上没有讲义,案头没有电脑,不看也不假思索,却能将孔子、孟子、老子、曾子等诸家经典言辞脱口而出、信笔拈来,听之观之,甘之若饴,内心甚是服帖愉悦。

  徐教授的课适合板书,因为多是凝练精髓之说,无论是他人的“三安理论”、“四合论”、“四为说”、“七善论”,还是他自己的“四心说”,这样的凝练,这样的精髓,和板书的陈列是相映成趣、相得益彰的。

  言辞中那明快的节奏,书写时那有序的排列,不得不让人心生快意,而教授那脱不去的方言就讲授国学而言倒也颇有些意趣。

  板书辅助我把徐教授讲授的丰富知识得以理顺,过去脑子里储存的只言片语,篇章短句,亦可一一安放在徐教授板书之中的恰当位置上。而徐教授亦陶醉于自己的板书,在他,那不仅是知识的传授,更是心性的呈现,那一气呵成的气韵证明着他的身心投入和毫无保留。而在他看来,若受讲义之限、以PPT相佐,课程则将难有新的突破,课堂也将缺乏变化和生气,自己亦将失去授课时那种由心而发、如痴如醉的自我享受。

  听课时,偶尔见他抓起桌上一个掌心大的小本本握于手中,但这不是他的讲义,也不是他的提纲,而是他上课时即兴所得。讲到忘情处讲到兴奋时,跳跃出的思绪,迸溅出火花,他会随手记下,而这片刻思绪这闪烁的火花,随后将成为他一篇篇随笔和杂记的智慧的种芽,这样的即兴所得,也不断丰富着他的学术,并带给他人更多的国学智慧。

作者:成运芬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