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画眉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5-15 12:41:41

图片

从前在茶馆里,看人斗鸟。那鸟,用的就是画眉。画眉的性子真烈。扯嗓,互啄,跃起,扇翅。每一个动作,快、准、狠,称得上训练有素。

茶馆主人说,能叫能打好画眉。寻常的笼鸟,听它叫口正不正就好了。画眉不然,画眉还得能打。他的茶馆,夏不挂扇,冬不挂席。壁上一步一只鸟笼,一只鸟笼一只鸟。有绣眼儿,柳串儿,百灵儿,鹦鹉,等等。画眉在他这儿分得很清,叫口的在外,打斗的在内,宝一样收着。

他收着,是为了逢五逢九的茶馆“画眉会”。这“画眉会”很隆重,有专门的桌子,有专门的服务,还有专项的礼金。这并非只是招徕生意的噱头。但“画眉会”还是流传开来了,来茶馆的客人络绎不绝,有的来喝茶吃点心的,有的提笼架鸟来比赛的,还有的是专门来看热闹的。“画眉会”,期期都开,期期人爆满。但期期的胜者,又都属一家。这一家就是茶馆主人。“胜一次”是传言,“每次必胜”就成传说了。于是茶馆的生意愈来越好。最后,很多人等不到“画眉会”,就逛茶馆,喝茶,吃点心,看一眼他的画眉算完事。

画眉好斗,能斗,而且斗得惨烈。这是我对画眉的第一印象。早些年,我喜欢看人画花鸟,尤其喜欢看画画眉和白头翁的。我没见过白头翁,只喜欢白头翁“白头偕老”的寓意,所以看白头翁很潦草,粗粗看它顶上的白头发就好。看画眉则不同了,我见过画眉,所以要看,必定仔仔细细地看,看它的骨架,羽毛,爪子,甚至神情,精神状态都不放过。印象中,大多数画家笔下的画眉,不是太柔,就是太俊了。只有一幅算得上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它出自画家唐云之手,名字是《画眉春雨》。

唐云的这只画眉鸟,嘴巴尖,尾巴短。眉线紧细,爪子锋利。关键是那只眼睛,那眼睛里有一股豹子般的杀气存在着。我第一眼看到那画里的画眉鸟,就被它的英武气扑倒了。第二眼看它,它就争躁着,活了。它神情集中的样子,似回首一惊,又似与画外的其他鸟儿争锋相对着。极动态,极有张力。它鼓动的翅膀,圆睁的眼睛,大张的嘴巴,加上瞬间而起的紧张气氛,虽是看画,但我的耳畔却能捕捉到镇彻纸外的迎战之音。那声音,短促,响亮,精神饱满,又斗志昂扬,和茶馆主人的那只画眉神似。于是每看不厌。 

作者:姚大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