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归来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5-29 09:41:36

图片

  五一小长假前一周,母亲的电话打来了,问的无非还是那么几句:“五一,你们回来吗?”“你们回来早点和我说,我好跟请我干活的老板请假。”

  母亲退休已有几年了,却还像一个永不停歇的发条一样,不断地在转啊转。我说:“妈,你都过60岁,不要那么干了,好好保重自己,没事就歇息歇息。”母亲却笑我傻,说:“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城里人才会退休呢。我一个农村干农活的人,哪有什么退休不退休的!”

  我的爷爷奶奶辈,似乎也都是这样,哪怕到了80多岁,什么都干不动了,也要伺弄好屋前那块自家的菜地。

  小长假前一天,母亲的电话又来时,我手上正在改着单位的材料,随口说了一句:“我看情况,说不定哪天我就回来了。”母亲的声音顿时就振奋了许多,说:“你哪一天回来,我就请假不去干活了,我让你爸去买点菜……”直到我晚上回家,母亲的电话又来了,她要确认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的时间。夫人说我:“这个假期,你看哪有时间。你要加班,女儿要补课。马上要升学了,还有好多功课没补……”我说:“我这不是口快了嘛。”

  我其实是真想回去一趟,哪怕早上走,陪老父母吃个午饭就回来。路上,本来就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时间,我们总可以挤一下吧。

  五月一日。没回。五月二日上午,我忙着加班,有朋友约第二天的见面,一起午餐。都是十多年的好友,约了好多次,这次,看来是不好再推了。我原本还打算,三日一早回老家,看来也行不通了。

  五月三日下午3点,女儿的培训课终于结束了。我说,我们去附近走走,让女儿也散散心。夫人同意了。到了楼下,我突发奇想:“要不,我们现在回家吧。住一晚,明早回。再晚的话,恐怕高速公路又堵得厉害。”夫人点了头,女儿也没意见。我们重又上楼,简单整理了些衣物和要带的东西,下楼,发动汽车。

  在路上,女儿给奶奶打了电话。奶奶说:“开慢点,不着急。”快到家时,远远地,母亲已在大门口候着,远远地,像一棵屹立的老树。屋子里,已经是饭菜香扑鼻了,一桌子的农家菜。母亲还埋怨我:“打量你恐怕没时间回家,我也没准备什么菜。你回来应该早点说嘛。”我没说什么,只是微笑。

  母亲的电话不停地在响,都是招呼她出去打短工的。假日里,农家乐饭店都缺人帮忙。母亲一直在回绝:“儿子回来了,明天我晚点来干活啊……”“是啊是啊,你们先过去吧。我儿子他们回来了……”母亲的声音是高亢的,也是无比振奋的。

  我的心头,却油然有几分难受。

  五月的风吹过,小院子里也是热闹的。女儿又有三四个月没回来了,她嬉笑着和奶奶说着话。我母亲的眼睛里带着无限的欢欣。

作者:崔立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