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谈谈爱 | 香水悠悠药草香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5-29 15:05:36

图片

图片 | 视觉中国

   女人,总离不开一个香字,对香水更是钟情。

  在懵懂的年龄对香水也有了些懵懂的喜爱。我既喜欢浓郁的玫瑰味,也喜欢清雅的水果味。从此,省下的零花钱都用在香水上了。也渐渐知道,香水只需轻轻抹于手腕或耳际处,越是若有若无的香气,感觉越好。当然发梢处也可以稍稍喷洒些,那么走起路来长发飘飘自然也就香味飘飘了。

  长大了,恋爱了,香味便更觉重要。某次,与当时还没成为老公的他吃饭,他嗅了嗅鼻子,调侃:今天咋没味道了?我乐:因为爱没味道了!他用筷子敲我头。是呀,这香如同爱情,常常携带便成了心爱之物,一天没带着,爱的人就闻出来了。就连上班的时候,若哪天忘记喷洒香水,必定会六神无主,没了主心骨,做事也没了心思。这香味,已成为自己的标志,无论走到哪儿都无法舍弃!想必闻香识女人就是这个意思了。

  某日,娘亲照例将熬好的药汤端来让我泡脚。我突发奇想,搂着娘的脖子又是亲又是吻。娘微怒:死丫头,这么大了也没个正经,瞎啃个啥?我乐:都说闻香识女人,闻香识女人,我就是想闻闻娘亲身上的是啥香味呗?娘没好气的说:除了药草味,还能有啥香味呢?

  是呀,自从我患上了腿疾,娘每天都精心为我熬中药。先要将那二十多味药草用水浸泡二十多分钟,然后再用文火慢慢熬。火不紧不慢的在药锅底下缭绕,那些药草也渐渐舒展,那尘封已久的沧桑也就一丝一缕的轻吐出来了。娘揭开盖子,那淡淡的药草香轻轻拢着娘,娘也成一味药了。

  最后,娘把药渣用纱布包好再熬成药汤让我泡脚。这样的事,娘已经做了两年了。这两年,我已经熟悉了娘身上的药草味。每晚,端坐床头,娘端着药盆进来,那柔柔的蒸汽拂过我的脸,竟闻到一丝淡淡的香味,像极娘身上的味道,温暖亲切。由此,我不由得想起《红楼梦》中晴雯生病的那一段,贾宝玉为她在房中熬药,当药味弥散开来时,宝玉说:“……我房里什么香都有,惟独少了药香。现在才好,什么香都有了。这药香比其他好得上几百倍呢……”当时,并没有读出什么味道,现在细想,这药就是一种苦香,一种属于中药的香味,何况现在还有了娘亲的味道呢!

  安妮宝贝说:如果是独自一人,最想陪在身边的是香水。香水悠悠,让多少女人痴迷;可深深的药草香,已植入心中,幻化成我生命里另一种沁人的温馨了。  雨柔和

来源:扬子晚报心理周刊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