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大象滑梯与跷跷板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5-31 08:40:07

  在东京,无有亲人,无有特别亲近友人身边,女儿蛮校园之外的生活,很容易堕入电脑游戏和电视的循环。眼见她,除了上学,日日在《小猪佩奇》、《超级飞侠》、迪士尼公主的陪伴下,纵然再习惯宅居生活的我,也意识到,该带她走出去。

  在东京,其实可以利用的儿童活动场所不可谓不多,每周幼稚园也会发放近期新宿区各种儿童活动的宣传页。后来我也逐渐了解更多,比如东京巨蛋附近的アソボーノ 游乐场,住处附近有超多超新绘本的鹤卷图书馆,还有新宿区的榎町子ども家庭センター(儿童活动中心)。但最早我和蛮的尝试,是走出去,走到附近,这种尝试,也渐渐打开我们的生活,以一种未曾料想的方式。

图片

  早大靠近著名的花街神乐坂,现在已经成为保持昭和风情的一条街道。神乐坂地铁2口出来,走过典型的小小日式街道,会到达Akagi儿童乐园,其实不过是一个古老的儿童游乐区,在居民区的小小空地,几乎很难发现。初到觉得很平常,有几个可以骑上去的动物座椅,一个封闭的沙池,唯惊艳的是大象滑梯,大象形态的水泥滑梯,分成两段,从右边台阶走上去,滑下来,并不复杂,其实也单调,但是,楼宇间隔的蓝天之下,线条生动质朴的造型,台阶旁是春日盛开的山茶,此间像是连接着另一个时空,纯真优美。孩子的心性是最容易被简单的事物吸引的,蛮自从第一次去以后,就恋恋不忘。此间也打开另一种快乐,我们第一次在彼处玩,突然听到有人在喊“あんゆえ酱”,我一开始并没有在意,那呼喊近了,有孩子跑到囡的面前,原来是蛮的同班同学あいな(爱奈)酱。她和她的妹妹、妈妈也来这里玩,三个孩子玩了一个上午,道别之后,又在附近的儿童餐厅再次遇见,抱成一团。

  我们在奉仕园的住所旁有一个小小的咖啡图书馆,只需要点一杯咖啡,可以随意看书,有很多的绘本。蛮最早被放在店外的公主绘本吸引,是美女和野兽的故事。店内的英文绘本不多,她要求我读日文绘本,我每每凭有限日语单词和图片编造,十分狼狈。老板是难得的英文不错的日本人,每每同我们聊天,也会送蛮她喜欢的绘本。每天放学,我会领她在此处看书,然后去附近的生鲜超市买菜,牵手回家做饭。一日在超市,一个五六岁的男孩飞一般跑过来抱住她,又飞一般拖着她的手跑走,我跟过去,看到那个男孩牵着蛮站在一个圆脸白肤,戴着圆眼镜年轻女性面前,原来是她的同学李桑和他的妈妈。转眼蛮手里已经塞了一堆吃的,两个孩子边吃边跟随我们走到收银台,我和他们告别,先行离店,和蛮牵走在回家路上,他们走在路的另一边,很快两个孩子发现了彼此,隔着并不宽阔的马路,彼此大声呼喊对方,情形可爱也可笑。

  后来的时间,李桑也是蛮在鹤卷最好的朋友,去铁道博物馆的出游日,他们手拉手奔跑出校门,在校车上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谈些什么笑得前仰后翻;下雨的天气,我去接蛮,李桑会一路跟着她身后给她打伞,两人同伞走往巴士站,等红绿灯的时候,一起唱刚学会的日文歌,巴士上,他俩一定挨坐在一起。出游的照片,老师贴在学校的墙上,我在每一张蛮的照片上都能看到李桑。

  在鹤卷,蛮同学的妈妈们集体送给我一个相册,里面是每个孩子的家庭合影,并且用罗马音仔细标注了每个孩子的名字。她们写邮件邀请蛮参加每一次校外的活动,就像她第一天走进鹤卷,就有孩子来牵她的手走进教室,以后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如此。她天性明朗,她敢于参与,也因她总被接受,未知挫折。蛮申请保育园成功后,要离开鹤卷。我把这些照片都仔细收好,是因为我比她更不想她忘记。

  四月的樱花季,蛮的爸爸、蛮和我三人去京都观樱。京都的街道布局方正,三条四条街巷里存留着自平安京千百年来的世情生活的细节。中京区寸土寸金里,亦几步一处小小的素朴的儿童游乐区,像极了我们在神乐坂的大象滑梯的所在。简单的水泥滑梯、秋千。总有孩子开心玩耍其间。也是在四条的巷间儿童乐园,囡第一次玩跷跷板。她觉得无比新奇,撅着胖乎乎的屁股小心爬到跷跷板的中心,四月的京都最和煦的天气,风吹过极其温柔又极其眷恋,蛮的爸爸和蛮在跷跷板的两边上下,几乎是最好的时光。其实,那么平常也那么简单。只是我彼时并不知道,只是这些也需要生命极大的眷顾才能实现。 

关于作者

 图片

朱婧 现任教于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出版个人作品:《关于爱,关于药》、《惘然记》、《幸福迷藏》和《美术馆旁边的动物园》。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