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核桃与鲜花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6-17 16:52:02
◇疏桐(原创)
       记得在一篇文章中读过这样一句话:“所有的核桃都曾经是鲜花。”我想,母亲皱成干核桃似的脸,年轻时一定如花儿一样美丽。
       母亲年近九旬,住在乡下老家。母亲年轻时长什么样,我不知道,因为那时家里穷,没有钱照相。后来我参加工作,用买来的相机为母亲拍了第一张照片。那时母亲已经六十五了。六十五岁的母亲坐在老屋门前的桂花树下,身边是舅舅、三姨、小姨和哥哥姐姐。那天是母亲生日,虽然拍照时憋住了笑,但那笑容像漏气的气球,从眼眉嘴角一点点地往外冒——那是母亲最喜欢的照片。
        照片里的母亲显得年轻,除了眼角,脸上不见皱纹,头发也好,青乌乌的。母亲看一回,笑一回。
        现在,母亲老了,个头矮缩,头发花白,脸上肌肉更是缩成干核桃。老了的母亲却像孩子,喜欢花,喜欢小猫小狗,更喜欢和孩子在一起。每逢过年,晚辈们齐聚一堂,母亲显得特别高兴,恰似人来疯的孩子,拉拉这个,摸摸那个,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这天是母亲节,侄女、外侄女给母亲试穿新衣新鞋,几个学龄前的重孙女围着老太太转,边跳舞边唱儿歌。侄女说,奶奶,你想不想变回从前,像我们一样年轻啊?母亲说,想哩。侄女说,行,变年轻,先从头上开始。说着,和几个外侄女一道,将母亲牵到洗浴间洗头,梳头,又在脸上涂抹着什么。“化妆”结束,递给母亲一面镜子。母亲看到镜子里是另一个自己,头发被扎成羊角辫,还插了一朵红月季,脸上则蒙了一层透明的补水面膜,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
       年轻了的母亲盯着镜子使劲瞅,瞅着瞅着突然大笑起来,嗔怪道:你们这些孩子,把我打扮成老妖精啦。
       我笑着安慰母亲:妈,您在我们心中,永远年轻!
       母亲笑得弯下了腰,豁了牙的嘴老是合不拢,眼睛眯成一条缝。姐姐妹妹表嫂侄女外侄女围过来,将母亲围成花瓣里的花蕊。我掏出手机,将这些花儿定格,成为这个母亲节最美的风景。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