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小米·麻雀与我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6-19 16:03:14
◇阿简(原创)
       家里有袋上好的沁州黄小米,因为夏天没保存好,生了虫。我看它们黄灿灿圆滚滚的美得挺无辜,有好几回想扔,都没下得了手。放进烘焙用的网筛里拨一拨晃一晃,稍有脱糠结团的小米便又粒粒分明,像蒙尘的小娃娃洗净了脸,珠圆玉润,活泼可亲。
       可是,临到要淘洗煮粥时,还是犹豫了:真的要吃虫子吃剩的米吗?要不……还是算了吧。正提着米袋打算倒掉,偏巧听到阳台窗外叽叽喳喳几声鸟叫。我心里一动:这可真是众生有缘啊!这袋被我错过的小米,没过期、未霉变,甚至还没失去与生俱来的谷物香气……简直就是为窗外的麻雀而生的。
       然而,我知道麻雀这种小东西是很警觉的,它不可能像广场上的鸽子那样坦然地接受投喂,要想看见它们接受礼物的样子,只有躲在远处偷窥。所以我尽着整个窗台,把小米铺成了一条长长的黄金带,这样不仅将麻雀的流水席直接升级成了VIP,也给了它们更大的舞台。我也可以绕开花盆的遮挡,观赏小鸟分而啄食的“盛况”。
       终于,响起了鸟叫声,急促里带着亢奋,在寂寥的深秋午后,格外清脆响亮。我忍不住溜到阳台去看,虽然蹑手蹑脚悄无声息,可还是被它们迅速发现了,呼啦一下“作鸟兽散”。我悻悻地回到屋里,想想小东西们为一口吃慌慌张张吓成这个样子,也是可怜。下次它们再来,我力求不围观不拍照更不发朋友圈,让这些嘀嘀咕咕的小鸡贼们,能安心吃顿饱饭。
       过了大约一两个钟头,鸟叫声又一次响起,明显比上一次气势恢弘,且声部丰富。我搬了个小马扎,悄悄坐在客厅的地板上,隔着阳台的玻璃门,远远地看过去——怎么也有十几二十只吧,高高低低地俯仰盘旋着,一边吃一边呼朋引伴;不断有收到信号的亲友陆续赶来,鸟儿越聚越多越叫越响,一片欢腾。
       我没有惊动它们,就这样隔着阳台在客厅远远地看着。原本沉郁阴霾的下午,由此生出许多兴头和生趣来。那袋差点被当垃圾扔掉的小米,给了小麻雀和我一段热闹满足、喜悦丰盈的好时光。在小米和麻雀之间,我并不因为怜爱和施与就拥有亲近的优先权,也不再有靠近的执念。我们都愿意彼此隔着这样一个妥帖的距离,各自安好。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