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怕老婆和交朋友
来源:今晚报 2019-07-10 14:25:16
狄青
交友与惧内,两个貌似不搭界的词汇,在我来看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惧内这个词想必大家都懂,平时常听人说起谁谁“怕老婆”之趣闻轶事,说者语带戏谑,听者随声敷衍,因为“怕”与“不怕”纯属“内政”,无关好坏,不涉人品。而且当年胡适也曾说“怕老婆的人好交”,只是不知与胡适自己比较怕老婆的情况是否有关。
 
不过,我以为怕老婆这事儿多半是假的。因为许多人根本不是怕,只是不把这事儿当真而已。就如作家聂绀弩在1948年发表的一篇名为《论怕老婆》的文章所言:“怕老婆是一回事,怕老婆的故事是另一回事。表面上看,怕老婆的故事多,似乎就是怕老婆的人多,其实刚刚相反。正因为怕老婆人少,怕老婆的故事才被认为稀奇……怕老公的事,真是滔滔者天下皆是也,何以没有一个故事称之曰怕老公,而且连‘怕老公’这术语都没有呢?”
 
日本大作家夏目漱石的老婆夏目镜子曾被评为日本“五大恶妻”之一。所谓“恶”,倒不是说对夏目漱石家暴,而是“恶习”过多。比如每天都要睡到上午10点以后起床,搞得夏目漱石一辈子没吃过老婆做的早餐;比如夏目漱石每次收到稿费多半会被镜子抢走,想存私房钱而不得;比如严控夏目漱石与文学女青年交往等等。于是夏目漱石干脆来了个“惹不起躲得起”,创作之余,把主要精力都用于结交英才上,日本明治时代数得着的文化精英差不多都是夏目漱石的朋友,比如俳句大师正冈子规、哲学天才米山保三郎等等。
 
诗人房玄龄因“怕老婆”而名垂千古,是拜唐太宗李世民所赐。当年李世民赏给老房俩美女,老房战战兢兢,李世民一打听,不是老房不爱美女,而因家里有个厉害老婆。于是太宗派人去问房玄龄老婆:“若宁不妒而生,宁妒而死?”老房的老婆答曰:“妾宁妒而死。”太宗一气之下派人送去最难以下咽的烈酒(一说是醋),不想老房的夫人“一举便尽”。太宗得报后叹息曰:“我尚畏之,何况于玄龄!”既然是连死都不怕,老房也只能怕了她。
 
虽然因怕老婆,房玄龄缺了美女相伴,却也由此而腾出大把时间交友。太宗一朝,他实际上一直充当“才探”的角色,为李世民搜罗物色人才,而这些人才无不成了老房的铁哥们儿。不仅如此,老房还有化敌为友的本事。话说房玄龄如日中天时,杜如晦还系一籍籍无名小吏。房与杜素有嫌隙,房本可利用权势将杜如晦彻底拍死。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把杜推荐给了李世民。杜如晦不知情,得势后经常在李世民面前搬弄房的是非。起先,李世民总笑而不语;后来有一次,李世民忍不住了,就把实情告诉了杜如晦。杜如晦听后,羞愧欲死,从此与房玄龄尽释前嫌,成了莫逆之交。
 
世人皆说苏格拉底怕老婆,有人问苏格拉底为何要娶这么个老婆,他答:“擅长马术的人总要挑烈马骑,骑惯了烈马,驾驭其他的马也就不在话下。我如果能忍受得了这样女人的话,恐怕天下就再也没有难于相处的人了。”当时雅典的教师名曰“智者”,教课要在固定的地点并收取很高的学费,而苏格拉底这位智者却把那些想要获取知识的人当做朋友,不仅不收取任何费用,还在广场、庙宇、街头、商店、作坊等地随时随地传道授业。我倒以为,苏格拉底很难说就是真的怕老婆,更可能的一种情况是:那些他在外面讲的大道理,在他老婆这里却偏偏得不到欣赏和回应。奇怪吗?在我看来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连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有些“理儿”在外可冠冕堂皇地讲,在家就没法说得清。
 
薛蟠是《红楼梦》里的花花公子,却偏偏娶了夏金桂这个悍妇兼妒妇,把个呆霸王委实折腾得够呛。贾宝玉看不过眼儿,从一位姓王的道士那里求来剂“疗妒汤”,配方是秋梨一个,冰糖二钱,陈皮一钱,水三碗,梨熟即可,每日清早吃一个熟梨便可疗治夏金桂的妒病。我以为这该是曹雪芹信手编出的一个笑话,管用才怪,却是好玩儿,就像朋友间说起谁谁谁怕老婆,本无人当真,却足以活跃气氛。编辑:申沁宇(来源:今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