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沙漠里的水罐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7-11 11:10:38

  在沙漠地区,水犹如生命,显得格外珍贵。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游走在阿拉伯地区的沙漠里,方才深刻体会到普普通通的一罐淡水,就是甘泉、就是生命的意义。沙漠永远缺水。阿拉伯人家门口的水罐里,永远会装满淡水,让牵着骆驼经过的路人取饮解渴。

  阿拉伯的集市,天方夜谭般的神秘。摆在地上的那些缸儿们、瓮儿们、罐儿们,大大的肚子,小小的边口,体态圆润,优美极了。瓦制品质朴,陶制品精美,但两者都是透气有呼吸的。乌拉圭诗人胡安娜·伊瓦沃罗曾这样描述过:“为了做午饭,仆人提来一只刚刚打满井水的大肚子陶罐。井水凉得直从陶罐的所有毛细孔里往外渗,水汽布满清凉潮湿的水罐发红的表面。水汽多些的地方凝成的大水滴滚落在洁白的桌布上。”最后,胡安娜把面颊贴在清凉、潮湿的陶罐上,感受着这简单朴实的幸福时刻。

  如果说诗人的水罐体验是小资的,那么霍尚·莫拉迪·凯马尼用波斯语写的《水罐》这部小说,则可以说是太接地气了,甚至连插图都沾满了细小的沙粒。小说背景中的伊朗沙漠山村小学,毫无悬念的贫穷落后:一共只有两间教室。萨马迪先生既是校长又当老师,一年级到五年级所有学生的所有课程,全是他一个人教!

  学校操场一角的梧桐树下,水罐颈部用一根麻绳拴在树干上,这就是全校师生的“饮水机”了。学生们每天轮流去小溪打水,倒进水罐里供大家饮用。有一天,水罐出现了裂缝。于是,故事开场,各类人物轮番出现,人情冷暖,众生百态,仿佛村里来了马戏团般地闹腾起来。

  水罐裂了,也未必完全是件坏事。水罐裂了,裂变出一个故事,一本小说,最后成就了一部获奖影片。写到这里,我想起两个水罐的故事。有个挑水工有两个水罐,一个完好无损,另一个有条裂缝,挑回来的水,往往只会剩下一半。于是,完好的水罐时常嘲笑裂缝水罐,让它感到非常难过。但挑水工却安慰它说,“别难过,你看看路上的那些鲜花啊。”原来,挑水工在路边洒下了花籽,水罐裂缝里漏出的水,便浇灌绽开了美丽的鲜花。

  在与这本小书相依相伴的日子里,心里总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沙漠里金色的黄昏,拥抱着夕阳下顶着水罐回家的阿拉伯少女。沙漠并不意味着荒凉,恰似贫穷难以压抑欢笑一样。只要我们的内心有阳光有信念,任何容器里装的水,喝起来都会清凉甘甜。无论在艰难时期,还是在幸福年代;无论是行走在沙漠,还是安睡在宫殿,都千万别让我们心里的清泉枯竭啊。

作者:侯萍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