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我想抱抱你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7-15 12:58:10
图片
◇章铜胜(原创)
我是一个性格非常内向、感情极其内敛的人,很多情感,极不善于用肢体语言去表达。譬如,在家人需要安慰和帮助的时候,张开双臂去抱抱他们。
 
仔细想想,我也曾抱过家人。记得女儿刚满周岁的时候,因为没有时间照顾她,就将她一个人放在乡下的父母家。我每周只能回去看她一到两次。
 
我家门前的路有一段低坡,从坡上下来,就到了我家门前。有时,我刚出现在坡上时,女儿就会发现我,立即跑过来,伸出一双小手要我抱她。有时,等我走到她身边时,她才发现,她稍一愣神,也会立即伸出双手,要我抱她。她不会管自己的手上是否有泥污,也不会管脸上有没有鼻涕和泪水。每次看见她,我都极不忍心,忙伸手去抱起她。被我抱在怀中的女儿很开心,会很得意地看看刚才和她一起玩的小朋友们,然后伸出手环抱着我的头,将小脸在我的头发上蹭着。我想,在我的怀抱里,女儿一定是非常骄傲开心的。
 
后来,我问过女儿,是不是还记得小时候的这些事情?她稍微愣了一下,随即又开心地笑了,调皮地将话题绕开,让我说一些她小时候的趣事和调皮事。这些事,也许女儿不记得了,也许是记得的,但也不愿意再提起。
 
去年,父亲病了。这是我长这么大,过得最辛苦的一年。从三月初到十月下旬,我一直在医院和单位之间奔波着。好在经过治疗,父亲的病情有了好转。那段时间,在我最崩溃无助的时候,每次从医院回家,妻子看见我失神的样子,总是很心疼,她会默默地走上来,用双手环住我的腰,抱着我,静静地陪我站一会儿,说着安慰我的话。事后,我的心里总会好受一些,又会萌生新的希望。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妻子的拥抱和鼓励,我能不能陪着父亲一起挺过这样艰难的一年。
 
小时候,父亲是不是抱过我,我记不清楚了。从我记事起,父亲在我心中,一直是很刚毅坚强的形象,似乎他是不需要别人的怀抱的,他也很少去抱别人,哪怕是自己的孩子。
 
父亲住院以后,虽然在我们面前表现得很坚强,但我知道他的内心是脆弱的。直到手术前,我跟父亲谈了很久,跟父亲讲了他的病情,治疗的进展,术后的预期。父亲默默地听着,很少插话。说完,我想上前抱抱父亲,给他一些鼓励,却被父亲借口躲开了。我看着父亲,心里痛了一下。
 
父亲在术后康复的那段时间,每天要下床活动一段时间。父亲不能自己用力。我说,让我抱您起床吧。父亲很干脆地制止了我。他只是让我在他面前弓着腰,他用双手勾着我的肩背,我将手伸到他的背后,轻轻地抱着他,这样他就可以借力慢慢地起身了。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自己抱着父亲了?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