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那段抄书时光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7-17 09:32:55
图片
◇窗外风(原创) 图片 | 视觉中国
 
多年前,我读大一,正是对未来充满向往的年纪,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梦想的时光。一个偶然读到席慕蓉的那首《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瞬间就被诗里的思绪击中,一股莫名的哀愁、一种淡淡的爱恋弥漫上来,诗句落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人浑身战栗。我抬头看窗外的蓝天,蓝绸缎一样望不到边际的蓝天,深邃的似乎要将人汪进去,再也不出来。
 
那时候就想,要是能多多地看到席慕蓉的诗就好了。可是身在偏远的小城读书,信息不通达,跑遍了小城的各大书店,也找不到席慕容的书。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希望拥有一本席慕容诗集的念头,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越发强烈,那些年少的清愁,那些若有若无的爱恋,那些风花雪月,似乎都寄托在席慕容美轮美奂的诗句里。
 
有一个同学也是一个席慕容迷,我们常在一起讨论席慕容的诗,她托在北京读大学的同学买了席慕容的诗集《无怨的青春》,她拿到书爱不释手,珍宝一样给我看,我心里千回百转,说不出的羡慕。就央求她借给我看看,她痛快地答应。我拿到书,小心翼翼地翻看,忽然心念一动,何不把它抄下来呢,这样自己就可以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于是赶紧跑到文具店,买了一本好看的硬皮本,连夜开始抄书,那本薄薄的小册子,在天亮之前就抄完了,等我红着眼睛却精神亢奋地出现在同学面前,把我的硬皮本给同学看的时候,同学顿时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她已经不知道说我什么才好。
 
那本硬皮本被我翻看无数次,里面的诗几乎能一字不错地背下来,后来我从报纸上看到可以邮购买书,就跑去邮局汇款,度日如年地等待,终于拿到那本《无怨的青春》,那本蓝色封面的小册子,一直一直跟着我,数次辗转,一直完好如新。陆陆续续地,买了席慕容的《七里香》《时光九篇》等等,许是抄书上瘾,即便是自己已经拥有,仍忍不住又把书都抄了个遍。
 
这些诗句,隔了时光的墙清晰依然。多年以后,偶然翻检旧书,抄书的那个硬皮本依然在,岁月让它泛黄,有了经年时光积淀的味道,折痕依然,显示想当年我曾经无数次地翻阅,一页一页地翻看,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席慕容的诗句那么美,丰盈了我的青春岁月,那些爱与哀愁,都在诗句里找到共鸣。还因为那些落在心底里的诗句,让我喜欢上了写诗,自己那些拙劣的句子,从不示人却规整地写在一个本子上。后来开始写一些小文,散落在各地的报刊杂志上。回望来路,终于发现,是席慕容的那些文字给了我引导,一句一句,是散落在心底的明珠,永远在心中熠熠发光。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