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微史记 | 说说古代手术那些事儿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7-20 12:28:47

 

古代的整鼻术。这是15世纪的方法。从上臂切开一块皮瓣,将它缝到鼻子处。胳膊要贴着鼻子放两周,以保证皮瓣的血液供应。

近期,一部豆瓣评分高达9.4的纪录片《手术两百年》正在热播。割脸、锯手、开膛、剖肚……片中,医学史学者理查德·巴奈特向观众们讲述,手术如何从野蛮的代名词,经过无数惊心动魄的尝试,将柳叶刀变成救命之刀。

对千余年来国外手术观念和技术的变化,本报《微史记》周刊曾在《人类抗击癌症的千年历史》(2019年2月22日《微史记》周刊刊载)等文章中多有介绍,本期“史说”,将利用史料,聊聊中国古代手术的那些事儿。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臧磊

 

中国第一例有名有姓的解剖

纪录片《手术两百年》在网上爆红,让观众知道了我们目前所采用的医疗手段的曲折历史。

手术,在现代医学中,指的是用医疗器械对病人身体进行的切除、缝合等治疗。但无论中外,做手术,都离不开对人体的认知。在中国古代医学古籍中,有许多对人体部位的描述。而对人体的内脏描述,又是通过何种途径得知的呢?

解剖。这是人类认识自己身体的一种途径。在纪录片《手术两百年》中,我们看到国外的医学生为了绘制正确的人体结构图,去坟地偷窃尸体等故事。

那是1533年,巴黎大学的医学生维萨里对学校的解剖课十分失望。这时,他转向了坟地。《众病之王——癌症传》一书中这样描述,那时的绞刑场和墓地是解剖学家的“便利店”,它为维萨里提供了一具具的标本。他一次又一次地到这里“劫掠”。1538年,维萨里同一位艺术家通力合作,绘制了部分人体解剖图。他纠正了此前流行了几个世纪的医学家盖伦解剖学说的错误。

与国外医学蒙昧期的探索一样,中国古代的医生们也曾花费了大量时间对人体进行了探索。有趣的是,也是犯人的“参与”促进了中国古代解剖学的进步。

公元16年,王莽61岁。这一年,王孙庆被捕了。王莽在篡位前,有一位东郡太守翟义起来造反,王孙庆正是翟义的军师。史书上说,他素有谋略,通晓兵法。

对翟义的起兵,王莽茶饭不思,甚至日夜抱着幼帝去宗庙祷告,又写了篇文章,说自己摄位是临时的,将来一定会归还皇位。可是,等到叛乱平息之后,王莽翻脸了,他顺利登基。

王莽是个会记仇的人。打败翟义后,屠杀了翟姓三族,连翟义死去的祖、父都不放过,挖坟抛尸。军师王孙庆逃脱了。但藏匿了9年以后,他还是被捕了。

王孙庆史上留名,并不完全因为这次起义。更多的是因为作为犯人,他被迫为医学做了贡献。

《汉书·王莽传》中说,王莽命太医、尚方(掌管医药之官)、巧屠将其解剖,挖出五脏加以测量,再用削尖的竹刺刺入血管以检视经脉,“知其终始,云可以治病”。

以王莽对翟义的做法推测,这当然是在报复。“可以治病”云云,不过是掩饰之词。但无论如何,这成为了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个有名有姓的解剖案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郑洪告诉记者,“解剖”一词出自《黄帝内经》,在该书中,就有对人体内脏的长短尺寸的描述。可见当时就有解剖了。

对王莽时代的这次解剖,如今,我们只能看到简短的文字记录,并没有图片资料留存下来。中国古代的人体解剖图,要到五代才出现,那是道士烟萝子绘制的。

在之后几十年,又发生了两次大型人体解剖事件,由此产生了两幅更为科学的人体解剖图——《欧希范五脏图》和《存真图》。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张树剑曾研究过这两幅图,他告诉记者,这两次解剖事件,也都和犯人有关。

庆历(1041~1048) 年间,广西起义领袖欧希范等人被杀。在行刑时,宜州推官(掌刑狱的职吏)吴简令医生和画工一同前往,特意绘制了欧希范的人体解剖图。

吴简描述了解剖所见的情形,“凡二日剖欧希范等五十有六腹,皆详视之……”,其下,详述了所看到的五脏六腑等物及其所处位置。他让人绘制的那幅人体图,被命名为《欧希范五脏图》。

到了宋徽宗崇宁( 1102-1106) 年间,泗州(江苏盱眙县境内)斩首了一名贼人,同吴简一样,郡守李夷行也派了医生和画工一同前往,“亲决膜,摘膏肓,曲折图之,尽得纤悉”,这次解剖,留下了史上著名的《存真图》。杨介作为当时有名望的医生,被邀请对画工所绘的图谱进行校正, 后世评价该图比《欧希范五脏图》要精细和正确。

宋政和三年( 1113) ,杨介又在《存真图》的基础上益以十二经,绘成《存真环中图》。

张树剑说,《存真图》《存真环中图》对后世影响很大,后世经脉书的绘制多以此二图为蓝本。

古代手术知多少

提起中国古代的手术,很多人第一个会想到华佗。“若病结积在内,针药所不能及,当须刳割者”,华佗便让其饮下麻沸散,“须臾便如醉死无所知”,然后再进行外科手术。

华佗的外科手术本领,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甚至出现在武侠小说中。如古龙的小说《三少爷的剑》,也曾谈及华佗与麻沸散的传说。

而在正史中,也的确记载了华佗的手术案例。《三国志·华佗传》:又有一士大夫不快,佗云:“君病深,当破腹取,然君寿亦不过十年,病不能杀君,忍病十岁,寿俱当尽,不足故自刳裂。”这位士大夫患病,不治,也能活十年;做手术,还是只能活十年。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做了手术,十年后果真死了。

从这条史料看,华佗是很有现代医疗意识的。他关注到了病患生活质量问题,及过度医疗问题。

此外,《华佗别传》还提到一个手术案例:又有人病腹中半切痛,十余日中,鬓眉堕落。佗曰:“是脾半腐,可刳腹养治也。”这次,华佗主动要求给予手术,让病患饮下麻沸散,打开腹腔,取出脾来,果然,脾已经腐坏了。华佗用刀将腐坏的部分去掉,再加以缝合,百日后果真就好了。

华佗后为曹操所杀。他有两个徒弟,一为广陵人吴普,一为彭城人樊阿。前者继承了他的五禽戏,后者继承了他的针法。华佗临死前,曾将一卷书送给狱吏,说:“此可以活人。”但狱吏畏法不受,佗亦不强求,索火烧之。

华佗一死,手术的技艺也就失传了。由此观之,他临死前烧的是否就是外科手术的“秘籍”呢?

从文献记录推测,当时外科手术并不常见。在《三国志·华佗传》中,更多的是提及了汤药、针灸之法。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郑洪告诉记者,其实,外科手术在华佗之前本身就有了。《列子》《抱朴子》所言固然无可求证,但在考古活动中,已经发现多个开颅术案例。2001年,山东广饶傅家村大汶口文化遗址392号墓发现一颗5000年前的颅骨,该颅骨上有椭圆形的缺损,有学者就认为这是开颅手术。而缺损边缘的断面光滑均匀,也表明墓主术后长期存活、骨组织得到自然修复。

记者也注意到,纪录片《手术两百年》中提到一个案例,即2500年前的一具新疆男性干尸,腹部有缝合伤口的迹象。这表明,在华佗之前就有古代医师实施外科手术了。

郑洪教授说,在华佗之后,手术案例并不少见。但基本都是类似于切瘤、去疮等体表型小手术。如《晋书·魏咏之传》中有一例修补兔唇的记载:魏咏之,生而兔缺,听说荆州刺史殷仲堪帐下有名医能治疗他这病,便携带礼物“以投仲堪”,最终医生真的为他治好了。魏咏之最后还在殷仲堪之后,做了荆州刺史。

当然,古代典籍中也记载有一些大型手术,但基本都是救治型手术,如元代典籍中就有医生为伤病员缝合肠子的手术。至于医生主动去为病患做大手术进行治疗的记载,几乎没有。

图片

古代的整鼻术。这是15世纪的方法。从上臂切开一块皮瓣,将它缝到鼻子处。胳膊要贴着鼻子放两周,以保证皮瓣的血液供应。

为何没有走上现代之路

中国古代手术,从开颅手术算起,几乎每一步都走在了世界前端。第一例解剖(在1315或1316年,欧洲基督教世界开展了第一例人体解剖的公开演示),麻沸散的发明(1846年10月16日,麻省总医院进行了麻醉术的公开演示),术后伤口的处理(华佗传中简单地说投之以药,而在西方,1865年才发现消毒方法),然而,中国古代手术的发展在华佗死后却突然陷入停顿,而国外手术的发展终于在19世纪末突飞猛进,进入了现代医学阶段。到了20世纪中期,具备了做大手术的条件。

西方中世纪的手术是非常野蛮的。比如开颅术,它被用于治疗感官失调或患有精神疾病的病人。据《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开颅后,医生在病人脑部涂的药有海盐、胡椒或珍珠粉等“进口货”,这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中世纪稀缺的物质能够治疗各种疾病。而抹在病人头上的药膏,则是各种动内脏熬制的药膏。十六世纪伦敦的医生丹尼尔·奥森布里奇记载了一次开颅手术的过程:“……敷上羊羔、母羊、小狗、鸽子的肺熬制的药膏……”可是为什么西方医学能在19世纪走出蒙昧,走上现代之路?而中国的古代手术却未能有此机会?

郑洪教授认为,西方医学的背后有着自然科学知识的支撑。做一台成功的手术需要过三关:出血关、麻醉关和感染关。西方物理、化学等学科的发展,让过三关的成功率大大增加,如血型系统的发现,让输血成为可能;麻醉剂的发明,让外科手术变得相对容易;20世纪中期抗菌素的发现,也让手术过了感染这一关。

相对来说,中国古代的医生没有类似的自然科学知识做支撑,即便有技术做大手术,也过不了上述三关,死亡率很高。到明朝时期,中医便走上了外科“内科”化之路,即外病内治,多使用汤药、针灸等治疗手段。至于现代医学意义上的手术,直到科技进步了,才成为可能。 

图片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每周五《微史记》周刊<<<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