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考部落
浙大七七级校友再回首 与新生分享40年风雨
2017-09-20 17:14:36

   刚结束军训的2017级新生们,该如何度过大学时光?读大学究竟能收获什么呢?近日,浙江大学邀请了四位七七级校友作为“老生”代表,与新生们分享了他们学习生活的故事与收获,传递跨越40年风雨的“七七情怀”。

  方柏山:浙大求学经历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高考和浙大求学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回望来时路,化工系七七级校友、厦门大学闽江学者特聘教授、生物化工研究所所长方柏山这样感慨。

  1974年高中毕业后,方柏山作为回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回到老家当起了农民。1977年国庆节听到可能要恢复高考的传闻,“那时候刚好遇上秋收秋种,时间真的很紧张”,方柏山回忆道。白天劳动,晚上挑灯夜读。曾经就读的高中还义务在学校的大礼堂开办高考辅导讲座,凭着一定要考上大学的坚定信念,方柏山熬过了那段艰难时光。

  1978年3月,方柏山进入浙大化工系化学工程专业七七班学习。“清晨在玉泉校区八舍前的马路上做广播操,我班同学自觉坚持了三年多。这虽然是小事,但反映了我们班同学心齐,有凝聚力,有集体荣誉感。”

  学业上,作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方柏山和同学们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总是超额完成学习任务。“老师更是使出看家本领来教我们。老师们认真的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

  当年老师采用的一些教学方法,多年后当方柏山自己站在了三尺讲台之上,依然觉得很受用。“老师的言行举止中无不渗透着求是精神,激励着我们认真做事、踏实做人。对我而言,浙大的求学经历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施建基:带着精气神儿走世界

  当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时,施建基高兴坏了:“从高中起,我就梦想成为一名作家,写工人的生活。”

  白天,他骑车穿梭在拱宸桥附近的大街小巷投递报刊信件。总算挤出几个晚上,灌满浓茶、打起精神,骑车回母校学军中学听几场高考指导讲座。这几乎就是他全部的“高考复习”了。

  后来,他进入了在文二路的中文系校园。他们惜时如金,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拿着小本子在背英语单词;严冬时节,手上长了冻疮,就拿蜡盆来泡,一边还不忘看书背英语单词;到了夏天,就跑去黄龙洞洞口集体复习,晨到夜离,日复一日,成了黄龙洞特殊的一景;外语读物紧缺,他们就轮流传阅。

图片

  中文系校友施建基的老照片(如图所示)

  “人一定要有梦想,有精气神儿。我觉得七七级最难能可贵的是,不怕困难,不怕失去,不怕从头开始。所有人都很拼,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个精气神儿,是难以复制的精神财富,贯穿了几乎整个七七级,也贯穿一生。”

  无论身处何方,施建基一直很感激浙江大学对他综合素质的培养,如今已弃教从商的他也一直念着母校的好,想着用各种方式要回报母校、激励新人。作为蒙特利尔的浙大校友会会长,在浙江大学建校110周年纪念的时候,他为北美浙大校友会执笔《校友之歌》的作词。至今,这首歌仍在全球校友间广为传唱,“我们相望天南海北,期盼重逢再见;我们相守风云岁月,共传薪火百年。”

  周洪兴:因为母校,我之为我

  周洪兴出生在义乌市的一个小山村——小六石村,祖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1973年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4年多,忙碌之余,周洪兴心里也会不可抑止地翻涌着一个念头——啥时候可以上大学……在恢复高考的那一年,周洪兴毫不犹豫地去参加了考试。

  面对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同学们吃饭走路都拿着书,常常泡在图书馆里,渴望掌握更多的知识和能力。周洪兴记得当时,他的口袋里总放着自己手抄的英语单词小册子,边走边背,“我们农村出来的人没有一点点英语基础,在学英语上特别吃力,花的时间特别多。但正靠着自己平时一点点的积累,毕业时,我已经熟练掌握英语,还喜欢看英语小说,因为我觉得读英语原著最能体会英语语言的魅力。”

  毕业后,周洪兴成了苍南县农委的一名干部。植保专业的他,虽然专业知识很少能用到工作中。但他说:“学校让我养成的自学能力和思维方式使我受益终生。我想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自学、互相学习,以不断提高自己。”

  郭常平:我们的“七七精神”

  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郭常平意识到改变命运的机会来了,只有两个月的备考时间,既没有老师辅导又缺少复习资料,大家一般都是白天劳动晚上学习,将中学课本重新捡起来,查漏补缺。

  从小对医学感兴趣的他,填报的第一志愿是浙江医科大学,第二志愿是浙江中医药大学。在收到浙江医科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将随着踏入大学校门而彻底改变。

  “为了帮助学生熟悉206块人体骨骼,学校给每个寝室发了一桶骨头,起初有些同学感到害怕,但是在日复一日的‘亲密接触’后,大家没了恐惧,对各块骨头的形状、特征也了然于心”,郭常平讲道,“人体形态学课程还包含观察和触摸经过福尔马林处理的人体标本的环节。在酷夏的教室里,福尔马林蒸气扑面而来,刺鼻刺眼。但是大家依然坚持听课,亲自动手。”

图片

  医学系校友郭常平的老照片(后排中为郭常平)

  1983年1月,郭常平毕业留校在教务处工作,负责管理了多个从国外引进的教育改革项目,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成效显著的医学教育改革。“四校合并”后,他进入浙江大学远程教育学院,参与开创了中国医学远程学历教育。

  郭常平说,浙医七七级校友身上有一种共同的精神,一直鞭策和引导着大家不断前进。在今年浙江大学120周年校庆之际,七七级校友把这种精神凝练为“七七精神”——医道、求是、笃行、致远,并将这八个字永久镌刻到医学院七七级纪念石上。

  郭常平认为,七七级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是幸运的,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潮流;他们又有很强的责任感和进取心,在很多领域担当重任。“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收集各高校七七级学生的素材,创设中国高校七七级收藏。这件事不仅对我们这代人、这些人有意义,对整个国家和社会都非常有价值。”  

来源:人民网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