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考部落
少年儿童快乐指数报告告诉你:我们的孩子快乐吗
2017-09-21 13:57:17

 图片

  图1: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指标构建示意图

图片

  图2:男女生快乐指数比较

  【数读】

  调查简介

  9月20日,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报告发布。

  2017年5月至9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与百仕欣饮料(北京)有限公司、北大新媒体研究院和北京益普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了“少年儿童快乐成长指数研究”,旨在对我国少年儿童整体的快乐程度及影响因素进行研究,尤其是对当代少年儿童的主观幸福感进行研究,评估影响少年儿童快乐成长的影响因素,量化少年儿童成长的快乐程度,为提升少年儿童的快乐感、幸福感寻找更积极的路径,为培养少年儿童的健康人格、促进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提供理论依据。

  本调查主要采用问卷法,调查于2017年5月至6月实施。试取自北京、广州、南京、成都、长沙、辽阳、阜阳7个城市的28所中小学,有效样本量3475人。其中,北京481份,广州500份,南京481份,成都491份,长沙523份,辽阳520份,阜阳479份。填答问卷的学生均为2000年以后出生。

  本研究在了解少年儿童的快乐现状、探究运动、亲子关系、价值观等一些因素影响的基础上,课题组的最终目的是要将少年儿童的快乐程度量化,构建少年儿童成长的快乐指数。

  研究采用自编快乐量表,结合文献研究成果,运用层次分析法(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简称AHP),将研究目标“少年儿童快乐”分解为目标层-准则层-方案层三级层次结构模型,在确保指标集合能够完整反映和测度目标的前提下,完成对抽象目标的操作化,使其能够被测量和计算。

  报告将“少年儿童快乐”(目标层)分解为身体健康、情绪积极、生活满足、人际和谐、人格健全、理想高远六个二级指标(准则层)。这些指标中,身体健康和情绪积极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反映了少年儿童较为持续稳定的健康状况,生活满足、人际和谐体现的是快乐理论中的“生活满意度”,人格健全、理想高远从成长和未来发展的意义上衡量少年儿童的意志品质和发展趋势。这些二级指标在前人研究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同时课题组还结合了我国少年儿童学习、生活、成长的具体国情和环境特征进行构建。

  在二级指标的基础上,课题组又构建了三级指标(操作层),具体如图1所示。

  对三级指标的解释如下:

  身体健康包含饮食平衡、睡眠良好、体格正常三个操作层指标。饮食和睡眠是维持少年儿童持续生长发育的必要环节,饮食和睡眠的情况能够直接反映少年儿童的健康状况和趋势。体格水平是少年儿童生长发育情况最直观的评价标准,联合国卫生组织对儿童健康状况有具体的身高体重评分表,精力充沛也是评价健康水平的重要指标。

  情绪积极主要以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体现。学者对积极情绪、消极情绪有较为明确的分类,医学与生理学的研究也证实了情绪对人体特别是少年儿童群体生理健康与发育的重要影响。

  生活满足主要包括校园生活和课余生活。校园生活主要指在学校中的知识学习、思想品德教育、劳动技能培养等。课余生活包括家庭生活、课外学习、课外娱乐、体育锻炼、美育发展等。

  人际和谐主要包括家庭关系、师生关系及朋辈关系三个方面。

  人格健全主要是指能够影响少年儿童快乐水平的人格特质。主要包括:乐观,即用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坚韧,即对持续的、重复的事情保有耐心,不骄不躁;抗压,即在面对负面情绪和事件时能够通过合理的方式进行宣泄和疏导,避免造成更坏结果。

  理想高远主要包括怀抱理想及努力实现两个方面。理想高远并且坚定的少年儿童,能够有更好的意志品质,更大的未来发展可能性。在为理想不断努力的过程中,能够更多地感受到成就和乐趣。

  根据操作化结果,课题组制作了里克特累计量表。量表下设24个题目,均为简洁的陈述句,每题5个选项,分别为“总是”“经常”“有时”“偶尔”“从不”。各表述中除B2“我感到难过”与结果负相关外,其余表述中,“总是”计5分,“从不”计1分,以此类推,各陈述得分加总即为总分。

  城市少年儿童的整体快乐水平较高

  我们根据综合得分法来计算少年儿童的快乐指数。在量表测试题部分,我们共获得了3114份有效问卷。经计算,少年儿童快乐指数平均得分为82.22分,主观快乐平均得分为84.99分。本次调查主要在城市进行,因此,这个数据说明我国城市少年儿童的整体快乐水平较高。

  去除权重影响后,对统计的数据进一步分析,我们发现二级指标“理想高远”平均分最高,“身体健康”的平均分最低。在身体健康二级指标中,造成平均分低的主要原因是睡眠充足一项的得分较低。数据可见,睡眠充足的得分为3.36,在所有指标中最低。这说明睡眠仍然是影响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一个重要因素。长期缺乏睡眠,不仅影响身体素质,还影响情绪与心情。另外,我们还发现,怀抱理想、勇于实现、物质充沛、好奇心强、朋辈友善等方面得分均较高。这说明在上述几个方面更能令少年儿童满足,因此在这些方面自我快乐水平较高。

  男生与女生各有各的“快乐”

  在3114份有效问卷中,性别比例较为均衡。其中男生1534名,占总体的49.3%。女生1570名,占总体的50.4%。性别比较发现,男女生的快乐水平无明显差异。课题组对男生和女生的得分均值进行了独立样本T检验,数据显示两组样本均值无显著差异。这说明,总体上来说男生与女生的快乐水平基本相当。这与以往其他学者进行的研究结论非常接近,说明总体上看男女在幸福、快乐上没有显著差异。

  但是,具体到快乐指数的六个二级指标上看,男生与女生之间还是略有差异的,其中在身体健康、心态积极两个方面的快乐水平男生高于女生,在情绪积极、人际和谐、生活满足、理想高远四个方面的快乐水平女生高于男生(见图2)。

  这说明,男生对自己的身体、心态的发展状况更满意,他们认为自己身体素质更好,心态比较积极;而女生对自己的情绪、人际关系、生活、理想等方面评价更高。

  快乐程度随少年儿童年龄增长而下降

  本次调研的样本年龄范围为9-17周岁。其中频数最高的是13岁群体,占总体的18.2%。11-15岁年龄段占总体88%。9岁及17岁的样本数较少,各占总体的1.3%和0.4%。年级分别为小学四年级至初中三年级,样本的年级分布较为均衡,各年级人数大体一致,样本数占比在总体的15.3%至17.4%之间。

  相关分析发现,年龄与快乐得分呈现显著的负相关,相关系数约为-0.169。这说明,随着少年儿童年龄的增长,他们的快乐水平呈不断下降趋势。

  身体健康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身体健康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0岁最高,16岁最低;情绪积极方面,基本随年龄上升呈下降趋势,即年龄越大的少年儿童在情绪积极方面的快乐程度越低。10岁最高,17岁最低;人际和谐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人际和谐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0岁最高,17岁最低;生活满足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生活满足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0岁最高,17岁最低;心态积极方面,随年龄变化呈M型。10岁最高,17岁最低;理想高远方面,随年龄变化呈倒U型,即中间年龄段的少年儿童理想高远方面的快乐程度较高。11岁最高,17岁最低。

  从具体情况来看,小学四年级快乐指数平均得分是85.16分,五年级为85.85分,六年级83.02分,初一81.86分,初二79.84分,初三79.86分。由此可见,随着年级升高,少年儿童的快乐指数逐渐下降,这说明年级升高了,孩子们的快乐感受减低了。

  在六个二级指标中,随年级显著变化的是身体健康指标,呈明显下降趋势。其中,小学四年级得分为39.95,初三得分为33.88,相差超过6分。这说明随着年级升高,学生对自我身体健康素质的评价降低。

  成长环境是少儿快乐的重要因素

  我们对七个抽样城市的快乐得分均值进行ANOVA分析发现,不同城市之间快乐得分差异显著。

  快乐得分最高的是北京市(86.10),其次是南京市(84.66),第三位为广州市(83.15)。综合来看,一线城市少年儿童快乐水平最高,三线城市少年儿童快乐水平最低。从我国的东中西部来看,东部少年儿童的快乐水平显著高于中部和西部。

  影响少年儿童快乐的还有父母的受教育情况。通过调查,我们对少年儿童父母的受教育情况进行统计,超过半数的父母拥有大专以上学历,三分之一左右的父母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其中12.5%的父亲和9.1%的母亲属于研究生以上高学历人群。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父母约占总体的1/4。相关分析发现,父母受教育程度与子女快乐水平均呈正相关,即父母受教育程度越高,孩子快乐水平越高。

  同时,被调查少年儿童对自身家庭经济状况进行了评价,我们将层级分为5个,分别是很富裕、比较富裕、一般水平、比较困难到非常困难。总体来说,30%的少年儿童认为家庭比较富裕,62.2%认为处于一般水平。只有3.2%的少年儿童认为目前家庭经济状况为很富裕,同时认为比较困难和非常困难的比例也很低,仅占2.4%和0.7%。相关分析发现,家庭经济水平与快乐呈显著正相关。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里孩子的快乐水平更高。

来源:光明日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