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考部落
2018香港书展直击|金耀基:人间有知音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2 18:49:40

 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金耀基教授的新书《人间有知音——金耀基师友书信辑》收录了半个世纪以来他与海内外师友的书信,其中不乏钱穆、余英时等大家,7月21日,他在香港书展举办同名讲座,谈他对“情”的理解。

图片
(金耀基教授在讲座现场。金耀基生于1935年,是著名的社会学家、政治学家、教育学家。曾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新亚书院院长。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现代化与大学治理)


自2014年金耀基卸任中文大学校长之后,他便很少在香港进行公开的演讲。年过八旬的金耀基一登上讲台,仍然神采奕奕,一言一语都铿锵有力。若非大会录影需要,金耀基根本不需要在这个能容纳近百人的会议室内使用扩音话筒。他还打趣地向职员抱怨,拿着话筒限制了他演讲的自由度。“(摆了话筒)我就不能演了。什么是演讲,当然是要演也要讲”

没有情,人间将是一片荒芜
金耀基先从本届书展的主题开始讲起。他介绍说,“问世间情为何物”来源于宋金时期著名词人、“北方文雄”元好问所写的《雁丘词》。词人见一被捕获的大雁逃脱捕网之后仍低飞哀鸣、不愿离去,久久盘旋后自杀于地。打听原委后才知,此雁之伴侣逃不出捕网,另一半不愿苟且偷生而去。他有感而发,埋葬此雁之后发出了“情是何物”的心灵拷问。
当听众仍然沉浸在金耀基的讲述中时,金耀基却话锋一转,连声称赞元好问果然问了一个好问题,“这是大哉之问!”金耀基向听众解释,情感是人世间最基本的存在状态,人间就是由各种各样的情感交织支撑起来的,情是人间的定义。“世间假如没有情的话,或者情变得非常稀薄、甚至完全灭掉,你可以想象,我们人间会是一片荒芜。”
书展亦与爱情文学紧密相连,而作为开创了独特风格“金体文”的散文作家,金教授也从文学的角度为听众解构这个人间大问。他指出,这个问题是“文学之问”,不是科学之问,荷尔蒙的分泌并不是这个问题的根本答案。作为一位在文学上有着较高造诣的作家,金耀基解释,“只有文学之问才能引发千百年来文学的猜想。”这种猜想其实是情感与文字相连后自然而然生发的结果,有着广泛的普适性。经常被引用的东方梁祝和西方罗密欧与朱丽叶,便是最好的佐证。

图片

书信乃手和心温度的表达
提到情感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想起爱情。但是情感的外延并不局限于此。爱情、亲情、友情、家国情、人与动物之情、人与天地之情……但情中还有知音知己之情。这种情,既可以存在于亲人里面,也可以在朋友之间、师生之间,甚至,知音的身份并不局限于社会联系。
金耀基进一步解释,知音知己之情是一种欣赏、慕悦、关怀之情,是一种愿意分享的意愿。而这种意愿和感情具有非常明显的双向性和互通性。除了我们熟知的伯牙与子期的高山流水之外,金耀基还为听众介绍了桓谭对扬雄的欣赏。扬雄生前一直得不到重用,仕途上也屡遭不顺,只有桓谭断定扬雄“能入圣道,卓绝于众”,并预言扬雄的著作必能为后代重视。金耀基以此说明知己之情,并直言不讳地表示,有的人说他了不得,但是其实根本就不了解他。这种不是真正的知己。
一开始编这本书的时候,金耀基说自己没有想过取什么书名,但当翻阅旧信、重温旧事,如同又见故知。他在选编和回看这些书信的时候,总会有一种与老朋友见信如面的感觉。
此次书信汇编,虽然准备的时间仅有短短的两三个月。但是为了选取出他认为“可以传世”的内容,年过八旬的金耀基每日都要花八九个小时。“我是不写回忆录的,但是在编这本书的过程总是会引起回忆,也算是半本回忆录吧。”金耀基说,“书信相较于其他媒介物,最大的特点就是书信乃手和心温度的表达。”


文、图 / 吴梓溢(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编辑 杨甜子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