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张悦然出新书 同名电影《大乔小乔》筹拍中
2017-09-13 19:19:13

 2016年长篇小说《茧》横扫各大图书榜单和文学奖项之后,近日张悦然推出了全新力作《我循着火光而来》。书中集合了她近十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包括广受关注、正在筹备同名电影拍摄的中篇小说《大乔小乔》。

 

书名表达人与人靠近取暖的愿望

《我循着火光而来》集合了9个关于爱与孤独的故事,生动刻画出一群在命运束缚中努力挣扎的都市男女群像,这些人有不一样的社会背景与人生经历,却有一样复杂的个性与难以言说的过往,他们纯真又世故,冷漠又热烈,因为相信而多疑,也因为爱而背叛,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执着地寻找生命中的火光。书中张悦然一如既往地用她敏锐的洞察力、自然流畅的文字以及丰沛的诗意书写关于爱与孤独、金钱与才华、文化与不同阶层的当代寓言。在这9个故事里,人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着难以冲破的隔膜,有的因为先于她们存在的命运(《大乔小乔》,有的因为过往经历留下的创痛(《沼泽》),有的因为朝夕相处反而变得更加陌生(《家》),有的因为嫉妒而变得貌合神离(《嫁衣》)……每一个故事都会让你探寻内心深处,遇到那个素未谋面的自己。

新书书名《我循着火光而来》来源于书中同名小说,张悦然表示,“自己想以此表达一种人与人之间靠近取暖的愿望,以及一种试图抓住一丝希望作为生活的凭借的努力。”

据悉,924日,张悦然《我循着火光而来》新书发布会将在北京举行,届时张悦然将与多位作家进行一场持续四个多小时,跨越上万公里直线距离的对话。作者张悦然表示与其说这是一场新书发布会,不如说它一次不同国家、不同代际之间的文学沙龙。一切只是由这本新书展开,但话题和讨论将会指向更宽广的领域。

图片

《大乔小乔》讲述一对姐妹故事

张悦然向记者介绍,《大乔小乔》讲述的是一对姐妹,妹妹是一个超生的孩子,因为她的出生,父母失去了工作,后来一蹶不振,生活绝望而没有出路,妹妹憎恶他们,试图摆脱自己的出身,后来来到北京之后,努力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姐姐留在了父母身边,被他们的痛苦和绝望蚕食,渐渐失去生命活力。绝境之中的姐姐来到北京,向妹妹求助。妹妹很怕因为帮助姐姐而失去现在的生活,故事围绕着她的内心矛盾和选择而展开。

在这个小说里,张悦然说她所感兴趣的是妹妹对姐姐的复杂感情,“她从小最希望的就是替代姐姐,成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她总觉得自己活在阴影里,而姐姐活在阳光底下。如果没有姐姐就好了,这种想法一直萦绕在她的脑中。然而姐姐善良又脆弱,过去很呵护她,现在又很想依赖她,面对这份沉甸甸的亲情,她应该如何处置呢?”这个小说虽然有一个历史和社会的背景,但它主要还是关乎一个人世界观所发生的冲击和改变。从某种意义上说,张悦然写的只是妹妹这个人物的成长和自我救赎。“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因为过去境遇所形成的扭曲和偏斜的世界观,但它也许会因为某些事情的发生而再度改变或者获得矫正。我关心那样的时刻,相信那样的时刻,期待那样的时刻。”

图片

她是一位捕捉情感冷暖的作家

张悦然,中国当代女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讲师,知名艺文主题书系《鲤》的创办者及主编。14岁时开始发表自己的作品,其作《陶之陨》、《黑猫不睡》等在《萌芽》杂志发表后,在青少年文坛引起巨大反响,并被《新华文摘》等多家报刊转载。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茧》《誓鸟》《水仙已乘鲤鱼去》,短篇小说集《十爱》《葵花走失在1890》等。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法、德、西、意、日、韩等多国文字,曾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等奖项,也是入围“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的华语作家(《十爱》,Jeremy Tiang译)。

作家余华曾经这样评价她的作品:“她对人物的把握准确。‘准确’这个词在我这里是较高的赞扬……无论用什么语言、用什么样的方式,‘准确’永远是一个作家的目标。”而阎连科则评价说:“真正能捕捉到人的骨缝幽深处的情感冷暖并在灵魂裂隙中丈量深浅的,怕也就是悦然的这些小说了。”

这一次在《我循着火光而来》中,张悦然将继续带着读者们寻找灵魂与生命中的泪光与火花。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编辑 黄彦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