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崔健这张晚了七年的专辑藏有啥看头?
2017-09-23 21:06:56

 2010年12月31日和2011年1月1日,崔健和北京交响乐团合作,于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了接连两场摇滚交响音乐会。在86人编制的交响乐队气势恢宏的伴奏中,崔健以“摇滚乐+交响乐”的方式演绎了《一无所有》、《假行僧》、《花房姑娘》等歌曲,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摇滚经典听来别有一番新气象。而现在,错过那次现场的朋友也有机会让耳朵经受一次摇滚混搭交响的洗礼了。

9月21日下午,崔健携现场实录专辑《摇滚交响音乐会》在京亮相,他和北京交响乐团前团长谭利华、口琴音乐家杨乐等好友畅谈了这场别开生面的音乐会得以诞生的过程及台前幕后的趣事。专辑发行方索尼音乐公司大陆暨台湾地区总裁周建辉也前来致贺,并向曾为小号手的崔健赠送了一把特制的小号,请他“吹响摇滚路上的新长征”。

图片

“摇滚乐+交响乐”为亚洲首例

在世界上已经有过许多“摇滚乐+交响乐”成功融合的先例,如Metallica、Scorpions、Kiss等欧美老牌乐队都曾经举办过有交响乐团伴奏的演唱会,帕瓦罗蒂也曾经和许多摇滚巨星有过现场合作。不过崔健这两场摇滚交响音乐会却是亚洲首例,是全亚洲乐坛第一次以“摇滚乐+交响乐”为主题的跨界尝试。“摇滚”和“交响”看上去虽然颇有距离感,但崔健表示,在他看来,这两种音乐形式其实是完全相通的,自己就曾从交响乐中获得过很多摇滚乐的创作灵感。对于人们“首开先河”、“先行者”之类的赞誉,崔健也完全不以为意,他低调地说:“我们想要做这个不是为了当第一,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曾回娘家北京交响乐团反复排练

为了呈现最好的效果,当时崔健和交响乐队都付出了很多努力,除了对歌曲进行交响化编曲就颇要花费一番心血之外,反复的排练更是必不可少。崔健对于这些音乐家深表感激:“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北京交响乐团这80多位艺术家是来为我伴奏的,他们和我一样都是音乐会的主演。”他还表示,自己和交响乐的缘分从1981年成为北京交响乐团小号手的那一天就开始了,正是在那里,他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外国音乐,还和同事们组建了“七合板”乐队,开始进行音乐创作,最终选择了摇滚。2010年在音乐会排练期间,每天和昔日的同事们一起到北京交响乐团的食堂吃工作餐,崔健笑言这让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图片

不匆忙推出有缺陷的现场

在这两场音乐会筹备时,众多无法到场的乐迷就纷纷询问是否会有后续的实录音像制品,当时崔健给出的答复是:“我们是准备录音录像,但我们不会把一个有缺陷的现场匆忙推出给听众。如果当天现场效果不错,我们就可能会出音像制品,如果不好就不出。”在2013年上映的音乐纪录片《超越那一天》中,崔健就曾以3D音乐会纪录的形式呈现过这次摇滚交响音乐会的片段,而这次正式和乐迷朋友们见面的《摇滚交响音乐会》专辑,则算是对人们当年的疑问给出了一个完美的答复。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两场音乐会上不仅有众多老歌,还出现了《滚动的蛋》和《光的背面》(即后来的《光冻》)等新作,这两首歌后来都收录进崔健2015年的新专辑《光冻》之中。因此崔健表示,这张现场专辑除了具有摇滚与交响融合的特色外,也算浓缩了自己几十年来的精华之作。

图片

证明音乐都是相通的

“最初就是想证明音乐是没有边界的,就像12月31日和1月1日其实只是两天的关系,但人们非要把它们划分成一年的分界。我觉得交响乐、摇滚乐、爵士乐、民族音乐之间也都只是隔着一层纸,这些音乐其实都是在表现灵魂所要释放的能量,我们这次就是想要捅破这层纸。”崔健说,这就是他当初打造这两场摇滚交响音乐会的初衷。而在专辑发布会后的采访中,从1985年就开始尝试在《不是我不明白》的歌曲中加入说唱元素的崔健还谈到了摇滚和当下人气正旺的嘻哈音乐的关系。“音乐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太抽象了,各种音乐都是相通的。摇滚和嘻哈都是很直接的思想和情感表达,只不过嘻哈更注重节奏。我认为一个音乐家站在舞台上就要毫不客气地去表达自我,这才是真正的嘻哈。嘻哈不是要给你荷尔蒙,而是荷尔蒙就在演唱者的身体里。”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