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使徒行者2》告诉你,续集可以有这样的打开方式
2017-09-25 16:58:39

  电视剧因为收视好、话题高,“添食”拍摄续集是常有的操作模式。大部分续集为了满足观众的期待,也多会打出“原班人马”的标签来吸引“老粉”,故事情节可能也遵循回前作的脉络,然后再努力增添新的戏剧冲突。

图片

  2014年,一部叫作《使徒行者》的警匪剧,就因其独特而有趣的“猜卧底”游戏火遍大江南北,编剧和导演团队还在大结局的最后一幕,给剧中灵魂人物“欢喜哥”的身份设置了悬念,为续集的创作留下了空间。果不其然,这一“妙笔生花”的设置,让观众期待的不仅是续集,还有《欢喜哥外传》。当时的监制文伟鸿每逢出席公开活动,都拍着胸脯对观众承诺,续集会有的。

  3年过去了,TVB所处的电视剧世界已物是人非。《使徒行者》的男女主角林峰和佘诗曼都相继离巢,而此时广大的内地市场又对港剧产生了需求,多方因素的博弈下,一出全新的《使徒行者2》在2017年和观众见面。虽然叫作“续集”,但是无论从演员阵容、故事内核、制作模式到拍摄风格,《使徒行者2》都展现了其“脱胎换骨”的一面。信息时报记者采访了TVB的副总经理杜之克、“老主演”苗侨伟、“新主演”宣萱,他们讲述了这部全新概念的港剧究竟“新”在哪里。

  卧底故事不玩老套路

  苗侨伟:玩同样的套路就旧了,不好玩了

  《使徒行者2》和前作一样,都是在讲述卧底的故事。续集保留了卓凯(苗侨伟饰)和欢喜哥(许绍雄饰)这两个框架性的角色。

  在某种程度上,两部作品还有一些相呼应的地方。比如,《使徒行者2》解释了为什么欢喜哥的脸上总是挂着诡异的笑容,原来是欢喜哥的太太(陈炜饰)在临死前叮嘱他要多笑一下;又比如欢喜哥在续集里开的是海鲜酒楼,但他声称自己最想开的是日本料理店,而在《使徒行者》第一部里,欢喜哥正是经营了一家日本料理店。正是有这些小细节的前后呼应,才让观众觉得这部所谓的《使徒行者2》,“2”得有原因。

  按照这些小细节的时间线索,《使徒行者2》的故事发生在《使徒行者》第一部之前。“两朝元老”苗侨伟说:“这部剧有点类似于一部前传。卓sir在上一部当中说过,自己的团队一个都不能少,这部剧就解释了卓sir为什么一定要保护手下的兄弟。同时说了一下(他)和欢喜哥的一些前因是怎样的,这其中有一些故事你会觉得好像是前传,但其实是一个新故事。”

  观众们带着前作的情怀来围观这部“续集”,但主演们都想强调,希望大家忘记第一部发生的故事,好好沉浸在第二部的“卧底风云”里。苗侨伟对监制苏万聪领衔的团队创作的新故事十分欣赏,“大家不要介意没有了佘诗曼或者没有了林峰,没有了任何一个演员,甚至没有了卓sir,它也可以发生另外一个故事。这次好是好在编剧和导演苏万聪设计了不少好的角色,(黄)翠如她作为一个做卧底的新人,跟丁小嘉(佘诗曼饰)是完全不一样的,加上陈豪、宣萱,这些所有不同的演员,大家在一起当然也会碰撞出不同的火花。”

  至于上一部作品玩得最娴熟,也最受到议论的“猜卧底”游戏,苗侨伟说,《使徒行者2》不会再走之前的套路了,“玩同样的套路就旧了,就不好玩了。上一部是大家一起找谁是卧底,这一部是介绍怎样成为一个卧底,成为一个卧底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毕竟,《使徒行者2》虽然没有换掉编剧的核心团队,但是监制却从文伟鸿换成了苏万聪。苏万聪是回巢的实力派监制,离巢前拍摄的《潜行狙击》也大受欢迎,同样是卧底元素的警匪题材,苏万聪接棒可谓无压力。新的导演,注定会带来新的画风,故事内核大变样也在预料之中。

  苗侨伟对比两位监制的时候说:“每个导演都有每个导演的要求,这是性格问题。大家觉得文伟鸿很严格、很急躁,本身他的性格是比较急躁的,很想快一点完成一件事情。苏万聪就比较成熟,因为文伟鸿始终是年轻人,苏万聪相对比较老练,很多事情会比较温和地去处理。”

图片

    旧阵容换上了新血液

    宣萱:不要拍到没有新鲜感才停

    《使徒行者》让当年回巢的佘诗曼攀上了事业上的另一个高峰,她饰演的钉姐做事机灵,重情重义,获得很多观众的喜爱。她还因此拿下当年TVB的“视后”,每次大合照都站在正中间,体现了当家花旦回巢所受到的重视。佘诗曼有观众缘,有收视号召力,她主演的剧集,成绩都不会太差。可惜,《使徒行者2》要开拍的时候,佘诗曼却再也不是TVB人。

    观众得知“钉姐”已成过去,难免感到失望。再看演员阵容,除了苗侨伟和许绍雄以外,续集从主角到配角都在大换血。

    苗侨伟饰演的卓凯,对《使徒行者》系列来说是一个核心人物。新剧以他为中心,加入了黄翠如、袁伟豪、周柏豪等新的卧底探员。此外,他和陈豪、许绍雄饰演的黑社会头马,将展开新的正义与邪恶的角逐。宣萱饰演的则是周旋在苗侨伟和陈豪之间的人物,正邪难分。

    新的剧情以“男人戏”为主,女性角色起到的是画龙点睛的作用。同样是回巢,同样是曾经的当家花旦,宣萱却被拿来和后辈佘诗曼比较。

    宣萱说:“我不担心比较,从来都是演好自己的戏,其他的不管。因为电视剧永远不知道收视率会怎样,我们以前拍的戏,拍的时候觉得剧本非常好,所有演员都很好,但是播出时,收视率(却)一般。但有些(作品)演员方面一般般,剧本也一般般,收视率很好。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会想太多,演好自己的戏就可以了。”

    宣萱也理解观众因为第二部换阵容而感到失望,但她觉得,新鲜感才是最重要的。她说:“很多观众看完第一部,看到第二部换了演员就有这样的反应,这是正常的,你当它是一部新的电视剧去看就OK了。我之前拍的电视剧,如果好的话,很多时候公司都会说要不要拍第二部。像《不懂撒娇的女人》,收视率非常好,监制希望有机会拍第二部。但是,我每次都说不拍,因为我觉得见好就收,收视率好、口碑好,反映好,自己留下美好的印象,观众也留下美好的印象,不要拍到让观众没有新鲜感才停,不要这样。”

    但宣萱答应接下这个角色,是因为角色有新鲜感。她说:“没看剧本之前我已经见了监制,他解释了我的角色是怎样的,听上去觉得有新鲜感。这个人物我喜欢是最重要的。”

    宣萱饰演的施嘉丽是个狠角色,拼命赚钱换取安全感,狠心起来甚至想杀自己的亲生父亲。宣萱觉得,这个角色很特别,在警匪片里,不算是男人的陪衬。她说:“警匪片永远都是男人戏,女人可能就是(被)绑架,或者你演的(是)女朋友,主要的故事线都是男人。施嘉丽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她是悲剧人物,穿得很漂亮,好像很风光,但是你了解她这个人(之后),(会发现)她心底里是没有办法的。”

  警匪剧拍成警匪片

    杜之克:在尊重流程之余,必须把质量提高

    《使徒行者2》开播之后,首先就给观众在视觉上营造了一种“不能输”的气势。如果《使徒行者》还算是一部拍得中规中矩、充满了市井气息的港产警匪剧的话,那么《使徒行者2》则拍出了警匪大片的感觉。少了一些港产剧的市井味,画面语言变得精美的同时,也趋向于严肃;在一些爆破、飞车场面的处理上,也显得大气很多。很多观众在网络上表示,看着苗侨伟在泰国的那场飙车戏,仿佛在看《头文字D》。这真的是我们以前看的港剧吗?不可否认,拍摄手法是TVB在创作警匪剧方面的进步。

    观众能感觉到TVB剧的画面变得精美,其实是今年起TVB在类电影化创作手法上的尝试。TVB的副总经理杜之克表示:“现在在拍摄上,韩国也好,日本也好,大家拍剧都是用所谓类电影的方法操作,(所以)画面上我们(也)必须有追求。”

    这种所谓的类电影化创作,其实TVB从《不懂撒娇的女人》就开始尝试,只不过警匪剧里大场面多,观众更容易有直接的观感。杜之克说:“类电影化拍摄,首先是拍摄过程的数据量,然后我们对素材可以做的工作非常多,可以把颜色做得非常好,把视觉的效果表现出来,可以把景做得非常好,你看见的光暗、距离都有真实感,加强影像的感染力。要做这个工作,要提高的不仅是拍摄,还有化妆、发型、服装、美术的安排、道具、布景等都需要加强,是动一发牵全身的事情。”

    TVB这次牵手腾讯视频,共同开发《使徒行者2》,在资金支持上获得大大的提升,但这并不代表类电影制作的全部。杜之克说:“我们不仅是跟内地合作的剧才叫类电影的操作,已经慢慢地把这个操作方法渗透到每部剧里。明年我们开拍的剧,有超过300个小时是用类电影的操作方法,希望2019年能看到TVB的剧基本上都在制作上达到这个水准。”

    TVB是一个制作模式成熟的“电视剧工业生产线”,以投入少、制作快闻名。对以往的TVB来说,拍电视剧就如同在“赶流程”,对于精美与否很少考究。杜之克说:“TVB过去几十年已经积累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方法,接近于一个工厂的方法去创作电视剧,但这个方法本身也有一定的问题,慢慢地大家就会只关注自己的时间表,把所有的力量都放在跟进这个时间表和流程上。我们现在必须保持一定的警觉性,在尊重流程之余,必须把质量提高。”

    质量上的提高,还能将离巢的艺人拉拢回来,比如宣萱。她说:“回来看到TVB有很大的进步,投资更多去拍电视剧,拍了全实景的,花了很多钱、很多时间。出来的效果是观众的反映有很大的进步,我们拍(的时候)也没那么辛苦,所以是开心的。”

    TVB独播变成腾讯先播

    苗侨伟:观众有十几亿,我们演员很有信心

    《使徒行者》第一部在香港播出时,是佘诗曼回巢的作品,也是当家小生林峰在TVB的最后一部作品,因此吸引了外界的目光。剧集播出以后,反响非常好,话题度居高不下,尽管没有在内地电视台播出,但在网络上十分受内地观众欢迎。剧集还在TVB年底的“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上毫无悬念地成为大赢家。续集的呼声很高,是TVB近年难得开发出来的一个大IP。

    TVB把这个IP当成进军内地的法宝,他们和腾讯视频一拍即合,共同开发《使徒行者2》,让港剧以网剧形式重新打入内地市场。杜之克说:“我们和腾讯视频落实下来的合作基础,就是他们需要的不是合拍剧,他们需要的是纯港剧,最好、最优良的港剧。这也是TVB需要做的事情,大家有共同的目标,很快就进入了后期的工作。”

    近年内地电视剧产业发展迅猛,无论是投资力度还是创作水平,都逐渐超越了港剧。杜之克也意识到,TVB在某种方面落后了,“我们必须要迎接网络的挑战,整个娱乐生态、媒体的发展,都在往新媒体的方向走得很远很远。TVB当时还在一个比较落后的状态,所以公司有一个很清楚的方向,我们必须在新媒体方向上积极进取。”

    拍了几十年港剧的苗侨伟认为,港剧在内地还是有优势的。他说:“港剧有一个优势,就是它的现代感很重,跟内地拍的感觉不一样。其实现在最好的是TVB和内地合作拍一些有香港风格的电视剧,让网民、内地观众有更多的选择,其实最后得益的是观众。”

    《使徒行者2》有了企鹅影业的加入,苗侨伟切实感觉到了和第一部拍摄时的区别。他说:“制作投入的资源更多了,场面肯定会更好一些。同时大家很有信心,因为它将来面对的观众是腾讯视频平台上十几亿的内地观众,不再是(局限于)700多万的香港观众,就会感觉很不一样。”

    TVB和腾讯视频同一天播出《使徒行者2》,但腾讯视频为自己的VIP用户抢先提供前10集的内容。《使徒行者2》在香港的播出周期是6周,而内地观众最快5个星期就可以看到大结局。这样的播出方式,是否会影响这部剧在香港的收视率?杜之克说:“你说完全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是影响不一定很大。举个例子,现在看《射雕英雄传》,基本上所有情节你都知道了,拍出来有什么可以看呢?我们有这种信心,观众就算知道结果,也会每天晚上继续追下去。”

来源:信息时报 编辑:张艳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