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村上春树陪跑9年 “老哥”格林更长 陪跑了21次
2017-10-06 18:57:06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一个出生在日本的作家获奖,但不是此前大热的村上春树,而是一位日裔英籍的作家石黑一雄。这样的结果网友各种为村上春树叫屈,也使得石黑一雄大吃一惊。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当BBC记者联络上石黑一雄时,诺贝尔委员会还没有通知他,他非常谨慎地说:不确定得奖是不是恶作剧。村上春树则非常欣赏石黑一雄,认为他的作品在日本受欢迎,原因 “部分是因为它们是了不起的小说,但也因为我们在他的小说中发现了一种特别坦诚和温柔的品质,既亲切又自然。尽管大家都爱玩的梗皆如心疼小李子般来心疼村上,但是陪跑的又岂止是村上一人呢!除了村上春树,被诺奖提名多达21次的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才是真正的诺奖“最大输家”。据已公布的资料披露,早在1950年,格林就首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此后提名多达21次,然而直到去世也未能获奖。

 

 图片

诺奖有自己的语言偏好

1901年,首次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以来,诺奖就一直备受争议。比如国籍、性别偏见。诺贝尔文学奖大多颁给了欧洲作家,尤其是欧洲男性作家。甚至仅瑞典本国就有8人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比亚洲(7人)和拉丁美洲(7人)获得该奖的总人数都多。截止2016年,在一共113名文学奖获得者中,女性获奖者只有14名。

再比如语言偏好。有人分析了1901年到2014111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所持语言分布图,发现英语、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共占60%左右。截止至2017年持英语写作的诺奖获得者高达29人。除了英语这个大语系之外,欧洲小语种也受到评委的偏好,瑞典语作家就有7人之多。亚洲虽然不乏优秀的文学作品,但是上榜人数屈指可数,仅有泰戈尔、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莫言、阿格农(以色列)和高行健(法籍华裔)。这样来看,评委难免有“欧洲主义”之嫌。

此外,村上春树诸如《挪威的森林》这样太过温柔的“尺度”,不惧批判性,显然难也以打动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

 图片

讲平衡上榜作家爆冷多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想表现自己的独特眼光和品味:上榜作家爆冷门的多,而普罗大众耳熟能详的少。所以最常见的现象是诺奖成了销量的催化剂,而通过销量来评判作品显然无法体现诺奖的高大上。村上春树就如同一个大众品牌,并非奢侈品,对于诺奖评委来说,少了点沧海遗珠的味道。

受此影响的作家不计其数,雷厄姆·格林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他先后被提名21次,却直到去世也未能获奖,成为诺奖史上的传奇。此外,2006年获得过诺贝奖的奥尔罕·帕慕克,在得奖前几年也因为作品过于畅销而未能早早获奖。

也基于此,诺贝尔文学奖常常会把奖项颁发给一些默默无闻的诗人和第三世界国家的作者。1973年,瑞典文学院把奖颁发给了澳大利亚诗人帕特里克·怀特,即使当时他在澳大利亚也没什么名气。评委朗科维斯特对此却十分自豪,他说:“帕特里克·怀特原本只在英语读者中有些名气,但现在,他已经闻名全球了。诺贝尔奖确实给诗人带来了帮助。”

 图片

搭上诺奖车图书就大卖

如今,每年一到诺奖颁奖期,国内对诺奖的讨论就会呈现爆发式增长。随着国内出版业的发展,市场不断扩大,是否得诺奖能够直接影响作家的作品的畅销程度。据亚马逊中国分析,去年鲍勃·迪伦获奖后,他在中国的知度迅速上窜,“鲍勃·迪伦”关键词搜索量增长了30倍,作品销量更是上涨了61倍。 2015年诺奖得主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后,其作品销量增长近74倍。2014年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和2013年得主艾丽丝·门罗,其作品销量更是分别增长高达240倍和近1500倍。

除了这些名正言顺的获奖者,据相关数据显示,只要在书封标上诺贝尔奖提名,也能直接带动一本书的销量。然而很多读者不知道的是,近50年之内的所谓获得诺奖提名的说法,都没有事实根据,纯粹只是根据博彩公司和一些媒体报道给出的猜测。比如,村上春树成为近年来文学奖最大热门的来源,也是因为他在博彩公司的赔率上一直高居前几名,甚至是榜首。据悉,今年村上春树就以1:6的赔率高居榜单第二名。

 图片

没获奖不影响文学史地位

诺贝尔文学奖与其他奖项有个区别,就是不公布入围者的名单。每年瑞典文学院都会在世界范围内收集提名的作家名单,再从中评选出最终的五人候选名单。但这份名单,会有长达50年的保密期。比如现在就只能查到1966年的最终候选名单。在一份已经解密的诺贝尔委员会议事纪录里显示,1961年,格林距离桂冠仅有一步之遥。在此之后,格林继续等待了30年,直到1991年去世,终未能如愿。

尽管格林一生未能获得诺贝尔奖,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他的作品在全世界畅销,被不断改编成影视作品,还被一众诺贝尔获得者视为精神偶像和导师。

同样,村上春树已经陪跑了9年,虽然没有获奖,但他取得了世俗上的巨大成功,他作品销量动辄上千万册。村上春树有个作品为《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由此看来村上还会一路陪跑下去。村上春树还有句名言:“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希望总是要有的,不管最后是否会实现。

【预告】记者从上海译文获悉,近年来该社陆续出版了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浮世画家》《无可慰藉》《小夜曲》《被掩埋的巨人》。虽然如译文社编辑冯涛所说“卖得不好不坏”,但依然又陆续购买了《长日将尽》(旧译《长日留痕》)、《我辈孤雏》(旧译《上海孤儿》)、《莫失莫忘》(旧译《别让我走》)三部作品的版权,这次在石黑一雄得奖后,将尽快推出这八部作品,以满足广大读者朋友的阅读期待。从昨晚开始,译文的伙伴们已经部分结束国庆假期,开始投入石黑一雄作品的加印、发货等工作中啦。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编辑  朱晓晶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