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深切怀念余光中先生《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
来源: 2017-12-15 09:33:39

 图片

听闻余光中先生离开,有点难以接受。几个月前还在就先生新书《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写书名邮件给他。承蒙先生厚爱,新书得以顺利出版。却难与先生见上一面。有先生文字陪伴,此生并不孤单。宁愿您只是去远方看一看。愿先生一路走好。余光中50年散文精粹《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致每一个独自远行的你。此生多珍重。

 图片

《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余光中 光明日报出版社  201712

 张嘉佳说:“如果你要提前下车,请不要叫醒装睡的我,那样我就可以沉睡到终点,假装不知道你已经离开了。”人生这趟旅途漫长而孤独,我们要一步一个脚印,时常怀有一颗平常、坦荡、素净的心,坐断纷扰杂念,不急不迫赶路。

时间不会被暂停,记录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它行走的过程中去创造属于你的图腾,并加以刻录。“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寄予我们的是:在这个混乱和焦虑的时代,你要有时学会慢下来,找到内心的停靠和自己的意义。

201712月,由紫图出品的余光中散文精选集《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全新上市。由余光中先生亲自审定篇目36篇,包括游记见闻、感情经历、生活智慧、人情世故、文化随感五部分内容。该书收录《记忆像铁轨一样长》《何以解忧》《假如我有九条命》《猛虎与蔷薇》等经典篇目,致人生路上独自远行的你:人生这趟旅途,我们要交到朋友,追逐梦想,找到信仰。

读一读他,继续前行

余光中先生作为一位文学大师,享誉整个华语文坛,被誉为“在生命里从容漫步的诗人  在时光中畅快漂泊的旅客”。在知乎中有网友评论余光中先生:“我觉得对余光中的定位应该比现在更高,好多人只知道《乡愁》,其实余老真正精彩万分的作品多着呢!”“有他文字陪伴,真好。铜钱龛世,刻骨成佛” “余光中先生学贯古今中西。在理性的角度,评价作品。带着批判的眼光,民族文化进步的希望进行文学创作。”

读余光中先生的散文,会有悠闲自在之感,就像一位前辈娓娓为你道来他的生活感悟,又并不是为了说服、教训,自在而畅快。如余老先生说:“你是个独立的人,无人能抹杀你的独立性,除非你向世俗妥协。” 为每一个独自远行的你提供生命的启示和前行的力量。

一个人时要如何摆脱寂寞与空虚

那年的秋季,余光中先生刚刚结束了一年浪游式的讲学,回到密歇根定居,他的许多好朋友都在美国,但都分离在美国的不同城市,远到什么程度呢?用他自己的话“一个长途电话能令人破产”。在远离亲朋好友的异国远客,那年的秋季显得特别长,一直拖到感恩节,还不落雪……然而一个人的时候,一旦无所事事就会略感寂寞,如何摆脱空虚的困扰呢?那就看喜欢看的书、写想写的信,更多的时间也能用来幻想和回忆。如他在《望乡的牧神》中所说:

“那年的秋季特别长,像一段雏形的永恒。我几乎以为,站在四围的秋色里,那种圆溜溜的成熟感,会永远悬在那里,不坠下来。终于一切瓜一切果都过肥过重了,从腴沃中升起来的仍垂向腴沃。每到黄昏,太阳也垂垂落向南瓜田里,红橙橙的,一只熟得不能再熟下去的,特大号的南瓜。日子就像这样过去。晴天之后仍然是晴天之后仍然是完整无憾饱满得不能再饱满的晴天,敲上去会敲出音乐来的稀金属的晴天。就这样微酩地饮着清醒的秋季,好怎么不好,就是太寂寞了。在西密歇根大学,开了三门课,我有足够的时间看书,写信。但更多的时间,我用来幻想,而且回忆,回忆在有一个岛上做过的有意义和无意义的事情,一直到半夜,到半夜以后。有些事情,曾经恨过的,再恨一次;曾经恋过的,再恋一次;有些无聊,甚至再无聊一次。一切都离我很久,很远。”

去向远方是人生中最浪漫的冲动

提到余光中,或许浮现在大家印象中最深的便是《乡愁》,的确,他是一个将大陆视为母亲、台湾视为妻子、香港视为情人的第一位文学大师,故也称其为乡愁诗人。针对乡愁情怀,在我们的全新散文《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中也有收录他在1976年追忆的一篇文章中:“他是西征倦游的海客,一颗心惦着三处的家:一处是新窝,寄在多风的半岛,一处是旧巢,偎在多雨的岛城,多雨而多情,而真正的一处那无所不载的后土,倒显得生疏了,纵乡心是铁砧也经不起三十载的捶打捶打,怕早已忘了他吧,虽然他不能忘记。”

如果仅仅称之为乡愁诗人,只能说明我们对这位老人还不够了解全部,如网友所说“他的精彩万分的作品还有很多”以一个读者的角度,我想,也正是因为他钟爱旅行、去向远方的情怀,也才有了他更多的对见闻的感想、生活的智慧吧。

他在这本书中多次提到对于旅行,他的情怀与隽永……

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中,他说:“每次见到月历上有火车在旷野奔驰,曳着长烟,便心随烟飘,悠然神往,幻想自己正坐在那一排长窗的某一扇窗口,无穷的风景为我展开,目的地呢,则远在千里外等我,最好是永不到达,好让我永不下车。那平行的双轨一路从天边疾射而来,像远方伸来的双手,要把我接去未知;不可久视,久视便受它催眠。”

是啊,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我们而言,出门旅行,绿皮火车是一种去向远方的象征与情怀,好像踏上了那趟列车就见到了另外的世界,心随烟飘,悠然神往……然而,真正让我们享受的却是那沿途中无穷的风景,期待列车永远不抵达终点,旅程永远不要结束……

在《假如我有九条命》中他写到:“一条命,专门用来旅行。我认为没有人不喜欢到处去看看:多看他人,多阅他乡,不但可以认识世界,亦可以认识自己。有人旅行是乘豪华邮轮,谢灵运再世大概也会如此。有人背负行囊,翻山越岭。有人骑自行车环游天下。这些都令我羡慕。我所优为的,却是驾车长征,去看天涯海角。”

从从容容过日子

他曾在《假如我有九条命》文中最后一段写到:“最后还剩一条命, 用来从从容容地过日子, 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也不被“截止日期”所追迫。”

用这段话寄语每个人,愿你慢慢走路,好好生活!

来源:紫图图书 编辑  蔡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