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芳华》再陷抄袭门:严歌苓是否抄袭“茅奖”小说《推拿》
来源:搜狐文化 2017-12-19 21:51:48

 来源:搜狐文化

图片

《芳华》原来的小说题目叫《你触摸了我》,可以看出,小说的核心事件就是“触摸”。

其实即使改编成电影,“触摸事件”也是电影里的最主要的戏剧冲突源头,是电影里的根本情节动机。如果没有刘峰的搂抱与触摸林丁丁,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情节发展,也不会有刘峰被贬到一线部队,投入到残酷的一线战场。

因此,《芳华》里最核心的故事架构,就是那起“触摸事件”。

图片

这一事件,是否有真实原型?不得而知。

然而,我们不得不感到跷蹊的是,这个情节,却是从毕飞宇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小说《推拿》里平移过来的。

更为巧合得不可思议的是,在《推拿》里强行搂抱女性同事的小马与《芳华》里触摸文工团成员的刘峰,竟然是同一个扮演者——黄轩。黄轩可以称得上是“强行搂抱女人专业户”了。

图片

我们先来看看《推拿》里的描写。在小说里,小马是一个小帅哥,童年时因为车祸失去了视力,在盲人推拿室里,他对被称着“嫂子”的同事情有独钟,喜欢她的气息,她的声音,她的温暖。

终于有一天在客人走了之后,他叫了一声“嫂子”,一把搂住她,他把嫂子箍在了怀里,他的鼻尖在嫂子的头顶上四处游动。

图片

嫂子早已是惊慌失措,她想喊,却没敢。她挣扎了几下,小声地却是无比严厉地说:“放开!要不我喊你大哥了!”

小马在嫂子那里碰壁之后,转而到发廊女那里寻找替代品。他结识了一个发廊妹小蛮,从她的身上,寻找嫂子的气息。

我们再来看看《芳华》的相似度。刘峰也在放置道具的库房里,“一只手紧搂着林丁丁,生怕她跑了”。

图片

小说里写道:“林丁丁突然破口大喊:‘救命啊!’”

诡异的是,后来刘峰也遇到了一个发廊妹,她的名字叫小惠。

图片

《推拿》中的小马,虽然与发廊妹小蛮有了肉体接触,但是他一直是想在她身上寻找“嫂子”的味道,嫂子的感觉,也就是说,他拥有的是小蛮的身体,但是他的心里想的仍是“嫂子”。所以,小马一直对小蛮感到抱歉,因为他在她身上仅仅是肉体的发泄,而心里还一直挂念着的是他的嫂子。因为这种没有倾倒出内心真情的缘故,他一直对小蛮感到抱歉:“我真的对不起你。”

图片

后来娄烨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的时候,改变了小说的原意,电影结尾的时候,让小马与小蛮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其实违背了小说里对小马爱情的认定,那就是,他始终爱着的是嫂子,而发廊妹始终是他的替代品。

小马的这种情感设置,在《芳华》里被严歌苓袭用。严歌苓描写刘峰与发廊妹小惠在一起的时候,只需要的是她的肉体,而心里仍然想的是林丁丁,一如《推拿》中的设置。

图片

严歌苓在小说中写道:“刘峰跟小惠确实有过好时光,最好在夜里,在床上,他的心虽不爱小惠,身体却热爱小惠的身体……他身体下的女人身体是可以被置换的,可以置换成他曾经的妻子,可以是小惠的姐妹小燕或丽丽,而一旦以心去爱,就像他爱他的小林,小林的那种唯一性、不可复制性便成了绝对,林丁丁是绝无仅有的。对丁丁,他心里、身体、手指尖,都会爱,正因为手指尖触碰的身体不是别人,是丁丁的,那一记触碰才那么销魂,那么该死,那么值得为之一死。”

这一段描写,一句话概括就是,刘峰肉体上可以与别人发生碰撞,但心的碰撞只属于与林丁丁在一起的时候。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段归纳性的总结陈述中,特意提到了一个词“手指尖”,而这个手指尖的触摸,恰似是《推拿》里身为盲人的小马才会有的动作,看看毕飞宇是如何描写小马用“指尖”完成对小蛮的观察的:“小马的手专注了。他睁开自己的指尖,全神贯注地盯住了嫂子的胳膊,还有手,还有头发,还有脖子,还有腰,还有胸,还有胯,还有臀,还有腿。”

图片

《芳华》里刘峰对心爱的人的触摸,连采用的具体细节方式,如唯一的盲人才用的“手指尖”都与《推拿》里的描写相似,我们能排除这两者之间文本的模仿与沿袭吗?

从以上的分析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芳华》里的“搂抱事件”,完全是从《推拿》里克隆过去的,但是,“搂抱”对于从事推拿的盲人来说,还是比较合理的,毕竟是凡夫俗子,肉眼凡胎,但出现在具有严格纪律组织性的部队里,就变得不可思议了。《芳华》里的怪异的“触摸事件”的不合理性,一直是这部电影里的最大的“软肋”,严歌苓一直说这个情节有原型,那么,这个原型在哪里?我们一直难以从现实中寻找这个事件的合理性,但现在却在《推拿》中,看到了这个原型。

然后,严歌苓又让刘峰在失意之后遇到了发廊妹,但发廊妹的作用,与《推拿》里的发廊女的作用也是完全一样的,是用来说明,她仅仅是一种生理上的替代品,根本不是灵魂的寄托所。

图片

而更令人惊悚的是,严歌苓对男人把灵与肉分开来的设定,竟然完全承袭了《推拿》里的描写。

也许只有一个男性作家才能够如此准确地写出男人的这种心之爱与欲之爱之间的这种隔断与分离的深刻性,严歌苓得来全不费功夫地把男人的这种鞭辟入里的判断,一字不差地移用到她的小说里来,构成了小说里围绕着“触摸”这一核心事件而不断深化的主题。而在关键词的移用上,《芳华》更匪夷所思地将盲人用的“手指尖”也纳入到她的文本中。

图片

《芳华》的最核心创意,我们不得不相信是来自于《推拿》,而不打自招的是,《推拿》里的“搂抱插曲”与《芳华》里“触摸事件”的动手动脚的主人翁与当事人,都是由黄轩扮演的,这未免有太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巧合了吧。  编辑  蔡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