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小说《芳华》结局:刘峰与林丁丁擦肩而过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7-12-25 16:18:00

 图片

按:电影《芳华》成为近期热议的话题,电影里的人物命运让人唏嘘不已。电影最后定格为刘峰、何小萍在车站互相依偎的画面。而在严歌苓写的原著小说《芳华》里,故事的结尾则要耐人寻味的多。在小说中,过了20多年,萧穗子、郝淑雯和林丁丁,在北京聚在一起。她们本来也邀请了刘峰,但刘峰听说林丁丁要来,便找了借口爽约了。这三位曾经散发着青春魅力的女性,已经芳华不在,她们谈论起当年的事,一切都历历在目。席间,郝淑雯还提议林丁丁现在可以跟刘峰在一起,因为二人都是单身。郝淑雯说:“刘峰至少是个好人,好人现在最是稀有。”——好人,好人有好运吗?

图片

下面摘自小说《芳华》:

聚会地点是郝淑雯家。日子是星期六。进了门,我看见一座佛堂设置在玄关,墙上挂了两幅唐卡,供着一盘火龙果和一盘橙子,佛龛下一边一个大花盆,栽着两棵金桔树。刚上了香,半屋子的烟,客厅里都辣眼,郝淑雯的两居室像是一座小庙。

客厅里已经先到了一个女客。居然是林丁丁。丁丁扑过来,抱着我直跺脚,撒娇,嘴里一个劲儿地“小穗子小穗子小穗子!”我看见伏在我肩上的头烫了满满的小卷儿,小卷儿下的头颅圆圆一个瓜瓢。丁丁落发落得只剩这七十岁的发型可选择。她的脸还是相当嫩,圆眼睛还可以问“真的呀?”我问丁丁什么时候回国的,她比划着小手,告诉我她回来三四天了,每天早晨三点准时给时差闹醒,叫我看看,她眼袋都下来了!

图片

我跟着郝淑雯进厨房端果盘,问她是否疯了,既约了刘峰,干嘛约丁丁。郝淑雯小声说,丁丁离婚了,在国外给人当了几年保姆,最后找的这份工不错,帮一个香港富豪看空房子,哪是房子,简直就是一座城堡,每层一架大三角钢琴,丁丁在里面训练爱国华人的孩子唱山歌民歌。

我们端着茶和水果刚进客厅,丁丁笑着说:“不就是说我吗?还躲厨房说!”她把脸转向我:“小穗子想知道我什么?直接问我好了!”

丁丁比过去爽,几乎就是个泼辣女人,爱哈哈笑,嗓门又大又毛躁,过去珠珠般的圆润喉咙不知去了哪儿,反正有了点劳动人民的样子。

图片

其实我不是一点儿不知道林丁丁的国外生活。她嫁的那个开快餐店的潮州人让她吃了三年的鸡翅尖,(因为快餐的炸鸡翅不能连带翅尖),也让她包了三年馄饨和春卷,(十个手指头都皴裂了),还让她看了三年他在豆芽鸡蛋炒米饭里加酱油,(这是丁丁最看不下去的事儿,上海人哪儿受得了倒酱油的黑色蛋炒饭?!)最后丁丁吃够了看够了,老板娘不要做了,逃跑出来,她就读的成人学校老师为她做主离婚,把离婚协议书送到潮州人的连锁快餐店。

凉菜上桌时,来了电话。郝淑雯一听就乐,对着电话说:“告诉刘峰,别为那一千块钱躲着不见面呀!”放下电话她解释,刘峰过去跟她借过一万块钱,用了十来年还上了九千。电话是他侄子打来请假的,说刘峰感冒,今天不来了。

图片

“谁让你告诉雷又锋我来了呢?”丁丁不在乎地笑笑,“刘眼镜的话,吃屎的把屙屎的还麻到了!”刘眼镜是我们的首席中提琴手。丁丁学说他多年前刻薄郝淑雯的话,表示过去是她惹的事儿,该是她躲他的。过去林丁丁一句四川话不肯说,现在泼辣起来,四川脏话都说。说完她自己大笑,真是劳动人民了。

“丁丁,你过去是这性格吗?”郝淑雯狐疑地看着她。

“我过去不这样吗?”丁丁反问,又笑得嘎嘎响。放下了做首长儿媳的包袱,也破碎了做歌唱家的梦,这就是解放了的丁丁。

郝淑雯炒菜,我当二厨,她借助叮叮当当的锅铲对我说:“估计现在刘峰摸她,她不会叫救命的。”

我笑得很坏。刘峰摸她的那只手算他局部地为国捐躯了。

郝淑雯读懂了我的不良意识,补充一句:“现在让他用那只假手摸,估计人家也不干了。”

“信佛的人都你这么刻薄?”我说。

丁丁在客厅里叫喊:“又说我什么呢?”

图片

这回是我和郝淑雯笑得嘎嘎响。不快乐的人,都懂得我们这样的笑。放下了包袱,破碎了梦想,就是那种笑。笑我们曾经认真过的所有事儿。前头没有值得期盼的好事,身后也没有留下值得自豪的以往,就是无价值的流年,也所剩不多,明明破罐子,也破摔不起,摔了连破的都没了,那种笑。就是热诚情愿邀请人家摸,也没人摸了,既然最终没人摸,当时吝啬什么?反正最终要残剩,最终是狗剩儿,当时神圣什么?对,就那种笑。

笑过,我们把那餐饭吃了一整夜,喝了两箱啤酒,男光棍没来,三个女光棍撒开了耍。喝到凌晨一点,郝淑雯拍拍林丁丁的肩膀说,绕了一圈,最不该落单的丁丁也落了单,现在刘峰现成的单身,再找回去也不晚。林丁丁皱眉笑起来。郝淑雯说,怎么了?刘峰至少是个好人,好人现在最是稀有。

我说,是稀有;这年头说谁好人,跟骂人一样。丁丁说,有谁比我丁丁更知道刘峰是好人的?

…………

我(跟刘峰)说起上次在郝淑雯家的聚会。我,郝淑雯,林丁丁,喝了两箱啤酒,原来只买了一箱,半夜又出去,到日夜服务的便利店又扛了一箱。刘峰问,林丁丁现在怎么样。他问得自然轻松,看来有了新女朋友那块旧伤愈合了。“你没去,丁丁挺失望的。”这种情形指望我说什么?说什么都无关痛痒的。也许,该恭喜他,终于无关痛痒了。

刘峰笑了一下,眼睛里有缅怀和幻想。

“春天我在王府井看到你,刚要叫你,又找不着了......”我说。

“我躲着你呢。”

“为什么?”

他还是笑笑。我已经不期待他解释了,他倒突然开了口:“人得了大病,跟过去的熟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

图片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编辑:蔡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