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诗风百家】曲近诗作十二首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12 12:35:17

图片

诗人档案:

      曲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疆兵团作家协会副主席、石河子文联副主席、《绿风》诗刊主编、石河子作家协会主席。

      曾出席第六、第七、第九次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

     在《诗刊》、《十月》、《星星》、《萌芽》、《作家》、《鸭绿江》、《莽原》、《芙蓉》、《诗歌月刊》、《作品》、《山花》、《清明》、《散文选刊》、《读者》、《人民日报》等23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2000余首(篇)。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各种选集。

     出版诗文集:《一壶月光》、《烟火弥香》等8部。

 

 

约会诗

 

你必须呈现新鲜

别重复昨天

而且,还要自然而然

在我生命里烙下痛感

别涂脂抹粉

别嗔怒娇喘

装神弄鬼的把戏

只会招来冷眼

 

快乐就歌唱

委屈就呐喊

也可以用你的小拳头

把我的心跳擂得更响

真情这副苦药

还需要继续熬煎

 

此生,视你为红颜

诗啊,你全新的内涵

饱满了我的精神

你有新鲜,我有温暖

彼此爱着

就是江山

 

到别人的诗里活一会儿

 

从自己的诗里走出来

丢掉虚无的得瑟

到别人的诗里活一会儿

也挺有趣

养养眼睛,润润心灵

肯定快乐和幸福

但,前提是

要读到对上眼的诗

这如同相亲

讲究个眼缘和感应

千万别让我遇上

胡言乱语的口水和垃圾文字

那样我会大病一场

无药可医

 

祈求上天

赐我读诗的好运气

 

这里,肃立着一排名字

 

西部的清明,时令迟疑

春天还未揉醒睡眼

胆怯的绿,有些忐忑

针尖似的探头探脑

怕出风头不合时宜

 

我,年年都来

基本上都是这个日子

出门前,要看天气

来去匆匆,做完一些必要的仪式

就把一颗心留下来,也是安放

留下的还有许多说不清的东西

这样才能,释然地反身离去

 

这些子孙们的名字

规规矩矩地站着,站成楷体

庄严肃穆地站着,还是楷体

时刻倾听来自天国的叙述

 

健在时,疏忽了你们的低调

逝去后,才留意一种高度

一堆土,突兀于大地

以醒目,不让血脉迷失

 

春 雪

 

这是一个多余的细节

整个世界都猝不及防

漫天花瓣一样飘落

枝头和草尖上

悬着惊愕

没来得及裹紧的阳光

被风抖散了

好在这过程比较短暂

雪花并不打算久留

泥土早为它们备好了住处

 

雪是春天小小的插曲

并未打乱花开的秩序

只是这经历让生命

更加珍惜每一缕温暖

 

图片

 

之 间

 

产房与墓地

这两个地方

经常走走

就会觉得在这二者之间

是多么的真实幸福

 

握住了健康平安

这两个宝贝

还有什么不能放下

还凭什么不知满足

 

孤独、寂寞

都是闲出来的

痛苦、忧郁

都是想出来的

 

我们的命,攥在时间手里

它掌握着,生到死的距离

 

针锋相对

 

针尖与麦芒

这两个爱挑刺的家伙

一见面,就顶牛掐架

一点君子都不讲

一点面子都不让

在没来由的仇恨里

用时间打磨的尖锐

恨恨地刺向对方

那种痛,无人知晓

节令颤抖了一下,有些失态

天空惊诧地目送它们

各自回到风中疗伤

 

一地伤痛,散乱无章

反射着破碎的阳光

懂得退让

方能作王

 

客 串

 

树欲静而风不止

其实,风不动,树也动

动的是一颗生长的心

捂都捂不住,想要冲出胸口

与世界撞个满怀

特别是要用眼神

撞出一阵轰鸣

彼此好长时间

都怀疑,耳朵失聪

天下事非,皆用心听

耳朵,高挂成摆设

或者风景

 

草原石人

 

这之前与逝者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材质好一些,颜色亮一点

抑或与悼念者有点灵犀相通

从此就站立在这里

一站就是千百年

任凭风吹雨淋日晒霜冻

忍受氧气入骨的侵蚀

男人疏了胡须

女人瘪了胸乳

只是那眼神依然如初

充满了迷离和忧郁

但这并不动摇他守墓的意志

不曾抱怨

不曾逃离

 

向苍天发问

与大地对话

墓主是谁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站成了墓主

 

牢记逝者为尊的习俗

他们早已超越了石头的本质

被赋予了灵性、通感和神秘

把坚守视为神圣天职

偶尔也偷做一次骑马梦、恋爱梦

允许思想开一回小差

念天地悠悠,望长河落日

见证了多少草荣草枯

 

特克斯八卦城

 

全国唯一没有红绿灯的城市

只有交警的手语和清脆的哨声

 

大门敞开但需要引领

不然进出都寸步难行

 

城内的生活祥和安宁

城外的世界未现异动

 

推演周易的八卦阵

在静默悄然中完成

 

穿城而过去赏百花

与草原石人一见如故

 

一座城是不留痕迹的痕迹

其中蕴含的深邃谁能说清

 

万物皆容八卦内

万象皆由八卦生

 

躺在草地上

 

我和小草的生命都很渺小

彼此不分贵贱

但这会儿我走累了

想借你们的肩膀靠一靠

 

我肯定压疼了你们

也压倒了你们

我知道,我太重了

让你们气喘吁吁吃不消

 

平躺着,感觉身下

无数柔软的小手

轻轻按摩我的腰

一会儿就赶走了疲劳

 

哦,谢谢你们啊,小草

和我一齐站起来吧

听我唱支歌儿,最为补偿

大家说,好不好

 

图片

 

一朵花变成了一座药房

 

一场寒流把花朵冻伤

一声喷嚏让远方牵肠挂肚地紧张

疼痛遮住了花瓣上的阳光

病毒在花朵体内滋长

用造反的手段四处滋事

打击美丽,破坏健康

 

这朵花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孤独无助地面对苍茫

它有很多情感无法释放

只能用愁容来包裹百草的精华

在中药、西药的苦里学会坚强

最后把自己变成了一座药房

 

我生命里最重要的花朵

体内的药味随风飘荡

我从它病态的呼吸里

闻到了百草之药的芳香

 

在和田,大脑钉进一个汉字

 

火车像一条性急的蛇

还没到地方

就急不可耐地

把我们当成蛇卵排出来

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

一个汉字以它特有的强硬

提前钉入我的大脑

 

整个逗留期间

这个叫“玉”的汉字

蛮不讲理地

把脑子填得满满的

不留一丝空隙

 

疯狂的人

疯狂的石头

炒热了整座城市

拥玉而眠的人大汗淋漓

 

在和田,人们

忘了怜香

只顾惜玉

捏在手心里的天生丽质

倍加小心地呵护

 

饱尝了被一个汉字刺中的痛苦

离开和田很久了

但嵌在大脑里的“玉”字

像一根刺,仍然剔不出来

时不时要蜇我一下

 

 图片

本组诗歌部分刊于2017年8月13日出版的扬子晚报《诗风》周刊第59期。

 

组稿策划:龚学明 束向红(特邀)

编辑:朱晓晶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