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诗风同题诗第二波】29位诗人的“过年诗”谁最出彩?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22 00:13:29

 

图片 

 

【红火】

毕子祥(安徽)

 

过年了

散落四处的子女

如零星的火苗

汇集家乡

黯淡已久的村子

立刻变得红火起来

母亲坚持

使用土灶柴火

她认为这样烹饪出来的日子

才叫香甜,才叫红火

 

我坐在灶后

不时往灶膛里添柴草

欢欣的火苗

如儿时记忆里的花狗热情的舌头

不断舔舐着我的手和脸

母亲在灶前一边忙碌

一边不停地唠叨

把蒸煮无数遍的经验、告诫

又蒸煮一遍

 

灶膛红火

我的胸膛里跃动着感奋的火苗

窗外响起红红火火的鞭炮声

在这短暂团聚的日子里

我要把这份红火

涂满老屋内外

涂满父母、亲人的面庞

映照新的一年

 

 

【过年】

南音(南京)

 

过年了,必须去看一看奶奶

感受她皴裂如大地的手,关心

她的咳嗽与失眠

 

必须去陪父母坐一坐,聊些明亮的话题

而不该说的部分,绝口不提

 

在一个调皮的晚辈身上,依稀找到

童年的自己。再抬起头,朝东边的山岭

望望。荒草一定高过爷爷的墓碑

 

【过年】

胡辉(湖南)

 

新年是个别样的节日

我掰着手指

期待春的吐丝

期待一朵花的萌芽

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去

我终于开始颓丧——

世界那么热闹

我却多么孤寂

终于不再矜持

如爆竹裂帛

指尖一划

发送出一道春的讯息

 

【过年】

泊音(苏州)

 

灯笼被悬着,像逗号

风一吹就摇一下,安详

对联复活后对坐着

左环右抱,安静地奔放

红色是件被强套上的不变的外衣

这一切,自顾自,只属于他们自己

粉墨,厮磨,唱和

品类繁盛的良辰形同虚设

 

旧人群在不停地循环转动

翻着花样的新

地平线在孤独地漂泊

用距离渲染永恒的诱惑

把人生压进方方正正的旅行箱

被兜着,被提溜着

这一切,一直在找寻自己的方向

顺着长江黄河的亿年古道

浩荡,苍苍,悠扬

 

水仙花终于厌烦了酒味走了

梅花念叨着要桃花来接班

时间依然不厌其烦地拉着磨

任风在磨面上横翠的皱纹里燃放

 

 

【隆重的过年】

袁沭淮(宿迁)

 

挂灯笼、贴春联

年夜饭是保留节目

千山万水也要回家

年前祭灶、扫尘、守岁

年后拜年、回娘家、接财神

 

哦,又过了一年

又长了一岁

在一年又一年的过年中

我们长大、成熟、衰老••••••

 

过年承载了太多的岁月

太多的梦想

成了家庭的美食节

大人小孩的玩乐场

探亲访友的黄金周

成了全球最大的节日盛典

最大的人口迁徙

 

漫漫寒冬的岁尾年头

13亿人点亮一个话题

过年啦,过年啦

 

 

【过年】

兵戈戈(安徽)

 

是对旧年的献祭

清晨的雨,洗净了昨日的自己

等子夜的钟声传来

多少旧人,换了新人

 

有的瞬间离去,有的瞬间归来

我在两者之间

不念尘土,不看浮云

只等摇曳的酒香

和一年比一年漫长的归程

 

河水开始明亮了

杨树的后面,依然堆满了黑暗

而去年的雪

转过身,去嗅晚开的梅花

暗香迤逦,帘后

一只蝴蝶慢慢醒来

 

 

【过年】

张泯刽(句容)

 

年,像早来的雪那样

不再有颜色和味道了

 

尽管我们还在诗歌里

一再动用温暖的词

维护着它千年的尊严

但我们已无法在烟花的落幕中

掩盖住漫出的寂寞

拜年,把亲情兑换成一张张人民币

或编上一则短信,同时发给一万个人

在祝福与被祝福中仿佛已被遗忘

面对满桌的菜肴,彼此谦坐为邻

却像两只空空的酒杯

索性猫进手机,云游

 

我看见一位闭目养神的老人

独自坐在暖暖的阳光里

满脸的愉悦仿佛来自

他当年将年糕蒸出的

浓浓的年味

 

【过年】

樊雨(徐州)

 

用一双手仔细的擦拭

用酸疼的胳膊送旧迎新

 

在电视的欢声笑语里

放松骨子里的疲惫

 

这些天不停抹尘掸灰

不停的在每个角落 取舍整理

与无数个记忆的碎片 重逢告别

 

一个崭新的年

终于到了

它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新

良辰美景 烟火易冷

镜子里

我看到新的衰老

青春向更远处奔走

 

 

【过年】

雪峰(徐州)

 

终于。回到老宅,思念

顿时落地生花

一个微笑,沉醉了梦里的渴盼

一个拥抱,融化着漂泊的寂寥

 

团座在荒芜一年的圆桌边

方言像田间麦苗,青葱

家常似灶堂干柴,炽烈

三个小孩绕桌的嬉闹,引发大人

阵阵哈哈的欢笑

宛如院外点燃的万响鞭炮

 

端一杯酒,释怀相互的念想

夹一块菜,弥补彼此的愧疚

过年,仿佛夜空下绽放的烟花

璀璨着一家老小潜藏心底的歌谣

 

 

【过年】

赵成武(兴化)

 

一支支烟花亮了  

爆竹也已经回响

划开天际  便是除夕

听到人类的脚步  踏响2017最后一声暮鼓

 

伸在风中的手  遥醒了春的前奏 城市的灯火

如昼  如丝绸     

布满千家万户渴望的窗口

此刻  曾经面对的江山依然无限    

把旧岁心事彻底掩埋

 

待从头  我命众神之鸟

将来年的桃花十里   

以及纯粹的梦与痴情  竞相虚拟  能否就这样

草草记下一段铭文  和那沿雪而至的东篱

 

图片
 

【过年】

王蝶飞(南通)

 

对联,打开春的门楣

红灯笼,挂起年的序曲

 

“回家过年”,回家过年!

一切的思念与乡情

定格释放在瞬间

流落异乡的脚步

千里迢迢,奔赴家的方向

 

鱼肉酒香,沉醉灿烂的心境

梅的芬芳,缀满五彩的绸带

此刻,正在进行

丁酉与戊戌的交接

腊月与正月的交接

冬梅与迎春的交接

 

除夕的钟声

带走所有的痛苦和不快

喜庆的焰火

送给人们透明的祝福

年的味道

在希望的画布上缀满新绿

 

 

【过年】(两首)

宗荣明(扬州)

 

过年之一

 

窗外烟花终于亮起信号,火车来了

想必站台上人潮如涌

旋即又风一般离去

只是我还延误在时光小巷里

远远感受这些欢愉和失去

未来某时,有人会怀念这一刻吗

如是我会因此欣慰

如果有人从某个梦里偷偷归来

我们正好可以举杯对饮

 

 

过年之二

 

把时间切割成一分一秒

切割成一颗颗小水珠,它的透明里

可以得见许多亲人的脸庞,也可以看到

自己眼角被画上去的那些皱纹

 

还是把时间切割成细细的沙子吧

一粒一粒数时间的辽远和宁静

越来越细小的沙子,正从烟花里落下

覆盖着夜色

 

 

【过年】

冒号(南通)

 

匆匆之年

驾着二月飞雪

过人间

 

烟花燃电,鞭炮堆浪

那些点不亮、放不响的

明眸燃电,热血堆浪

 

记忆死守枯枝

从面具和额纹里

剥茧抽丝

织远方

 

羽翼划出真空

有人轻盈,有人负重

匆匆之年,不回头。红尘作伴

也不回头

 

 

【回家过年】

水怀中(盐城)

 

过年

催生一个

急切的愿望

一一回家

 

且将漂泊的行囊收起

折叠成年的模样

手中 一张薄薄的车票

捏着沉甸甸的思念

 

淌过匆匆的人流

脚步 在零乱中

从长长铁轨的

这一端迈向那一端

情思 滑过车窗 越过万水千山

飘向梦中呢喃的港湾

 

火车是归心的箭

风是翎旁的呼唤

箭射穿了长夜

翎落在等候的天明

 

 

【过年】

冰岛(仪征)

 

贴春联 贴挂钱

之前

妻最大的工程

忙年夜饭

我最大的工程

为83岁的父亲

洗澡

 

腊月二十八

父亲以二张方凳

为步

从家里到屋外的

卫生间

似行走了半个世纪

从壮年舜间走进暮年

 

帮父亲洗头

搓背

泪光中

仿佛看见

父亲慈爱的目光

注视着少年的我

 

向浴室走去

从学校归来

更像从乡村

走进父亲的小城

 

年夜饭

其实就是83岁的父亲

82岁的母亲

妻和我

 

满满的一大桌

佳肴

我硬是猛吃菜

压住了即将喷涌的泪花

 

陪父母闲聊中

我仿佛又看到了

父亲硬朗的身影

父亲,母亲

姐姐,妹妹

和我

从前年夜饭

过年的光景

 

正月初四

为了更高的高枝

我擦干了两行热泪

和妻

又毅然走向远方

 

 

【除夕】

许天伦(常州)

 

除夕,我想家

想我那年迈的爷爷和苍老的奶奶

过完这一晚,他们又要往前迈进一步

千万可别小看这一步

它的距离,可能是整个银河的直径

我明白,时光其实也有引力

哪怕用愚公移山的气力

也难以留住,人向它一点一点的靠近

我的爷爷奶奶老了,如同两棵枯槁的老树

除夕夜,我没有回家

我在敬老院里

敬老院里的老人都是我的爷爷奶奶

我和他们一起笑

一起怀念,一起

吃着热腾腾.的饺子

外面烟花满天

爷爷奶奶,我恳请天上的星星替我回家

在你们跟前,替我

给你们磕一个头

 

 

【过年】

杜鹃听岚(泗阳)

 

鞭炮声响起。钟表上的指针,刚过十二点

它从来都不肯为谁停留

 

面板上的饺子,紧紧依偎在一起

母亲视线里挤满阳光

说起屋檐下避雨的春燕归来几只

大黄又生了三个宝宝

 

门前的吉祥草,爬上栅栏

看我穿着大红衣裳,母亲啊

你要原谅我一生都在向外

搬运自己的行李

今晚我要像金桔一样

缀满枝头,在您身边

 

 

【过年】(外三首)

张传浩(扬州)

 

恨不得把千座山

万条水   一起背回家   

 

手中的  肩上的

大包小包

就像长在树上的

绿叶   在报告春天的消息

 

对于父母亲

这一切

都是千里送鹅毛

 

车子到了大门口

年味一起跑出来了  大红灯笼

高挂着迎接远客

鞭炮情不自禁地

响起来

新媳妇第一次

上门

 

洋媳妇仅会简单的中文   向公公婆婆问了好

 

就和凑热闹的

阿拉斯加雪撬犬

嘘寒问暖了

亏她人高马大

抱起一点不轻的

狗狗

跨进了中国年

 

是的

这是农历戊戌狗年   旺旺

 

《砍柴》  

 

年初五清晨

邻居家的来弟

清脆的砍柴声

给天空中的声声

爆竹   添加了

几点和谐

 

记得除夕下午

一辆大奔的气派

配合着来弟的

披肩长发

貂皮大衣

脚上那双抢眼的皮鞋

 

此刻她长发

扎成了个鬏鬏

撸起袖子

汗流了个满腮

 

脚边的那个旺才

一刻也舍不得

离开   过了今天

它姐又要出外

 

旺才有才

用嘴咬住一根

送进屋里

逗得老两口儿

眼笑眉开

 

来弟   旺才

方法各不相同

都围绕着这个

“柴”

 

《一封一开》

 

一封一开

多少年多少代

跟农家过年

从未分开

 

大年三十晚

张贴有讲究

后门一张红

封住不准开

那是一年的收获

聚起的财

 

开  大张旗鼓地开  开宗明义

明明白白地写着

开门大发

 

中国的农民

过年的时候

也没有忘记

一边聚集财富

一边又把

致富之门

迅捷打开

 

 

《干净》

 

过年   中国年

是从干干净净中

一代代走过来的

 

有钱没钱

捆绑不了过年

 

干干净净

地义天经

 

过年  要掸

灰尘照例不会

自己跑掉

掸   才能洁无纤尘

 

要洗   洗被子

洗衣服   还有洗洗澡   

洗  让年变得

玉洁冰清

 

还有除

除去旧符

新桃长出

又一春的

红红火火

 

中国年

是干净年

世世代代   泊在

老百姓的心里

 

 

【过年】

宋圣林(姜堰)

 

大街小巷纷纷张灯结彩

城市乡村同时盛妆出镜

漂泊的游子终于落叶归根

演绎血浓于水的亲情乡情

 

沒有哪个节日比她更隆重

没有哪段时光超越她的喜庆

恭喜发财是最淳朴的祝福

平安健康是最暖心的语言

 

 图片

 

【今年过年,我没有回家……】

安娟英(无锡)

 

浪花高高扬起

在风里 

眺望东方

 

离家那一晚

妈妈你的泪花

滴滴洒落在今天的除夕之夜

我脚下的太平洋海岸线上

 

那么诱人盼望的

年萝卜,芝麻花生糖香味

今夜不知飘曳去了哪里? 

妈妈:墨尔本的凌晨三点

静悄悄的无声无息

这里没有一个叫“年”的怪兽上岸

也没有初一开门大吉的鞭炮声

我的心头恰有你的足音

在为过年

忙碌不停的走着,走着……

 

妈妈 今天是大年三十

你四世同堂儿孙绕膝

千万不要为你的女儿担忧锁眉

这里的冬天鲜花盛开蓝天白云

今夜我的夜空烟花依然璀璨绽放

有来自娘家兄弟姐妹的声声贺喜

更有我和我的女儿 合家为你的祝福

祝福妈妈你健康长寿万事如意

 

妈妈 今天是大年三十

为了我们最最纯真最最虔诚的心愿

千万不要为我悄悄地流泪

今年过年,我没有回家

无法迎接先祖们回家过年

妈妈祭祖的年饭上

我知道你定会代我跪拜叩头

点香上烛敬酒三盅

祈求列祖列宗保佑家国平安

因为我是你的长女

 

妈妈明年过年

我一定会回家

因为我知道我是你最最疼爱的长女

因为我知道我是祖先最心爱的长孙

 (二O一八年正月初五于墨尔本女儿家)

 

【过年】

梅华(扬州)

 

我还是要回家

哪怕是踩着一贫如洗

 

娘喜欢坐在门前的石凳上

迎我 

 

娘迎我的时候

从来不看我的行囊

不看荷包  只看我

 

娘也会坐在石凳上送我

娘恨不得把整个家

都让我带上

 

门前的石凳逐年单薄

我回家一次

它就暖一分

 

 

【思念父亲】

徐勤(扬州)

 

细雨淋湿了十四年的记忆

无声的思念又悄悄蔓延

风中飘洒着初春的味道

试图稀释密集的伤心

 

父亲挺过了那个寒冬

却在新年的鞭炮声中怆然倒下

惊天动地的呼叫  

面目全非的恸哭

也没能喊回您的魂魄

一场肉搏战打下来

您已精疲力竭

想在青松翠柏中安然入睡

 

曾经的父亲啊

是何等的刚毅

那闪亮的军功章

不光目睹了您的坚韧

也见证了您对母亲的坚贞不渝

现在的母亲啊

已经年迈蹒跚

干瘪的双眼流不出一滴泪

只听见她每年都相同的喃喃自语

和唯有您能明了的内心独白

 

风还在刮

是否再次掀起了您最爱的风衣的角

您依然那么挺拔

雨还在下

轻微的“沙沙”声

多像您牵着我的手

走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释放的温暖

晶莹的泪滴中闪烁着您熟悉的身影

那是我祈盼的目光

 

父亲   今天寻着您走时的方向

我想为您送上新年的祝福

不知您能否听得到

 

             

【过年】

邵秀萍(靖江)

 

前些天,奶奶看到雪又犯心悸

而且一病不起。我知道

自从年前那场大雪把她儿子掩埋后

奶奶把所有的怨恨都归因于雪

因为64年前

爷爷战死沙场的那个冬夜

也是大雪纷飞

这些年奶奶从未屈服于命运

这次也一样

她坚持留在医院过年

一方面她要替丈夫和儿子继续活着

另一方面她不忍回家看到

香几台上两个男人的照片

丈夫那么年轻,儿子那么苍老

 

 

【春节】

程立祥(盐城)

 

烟花,妖娆

闪烁在那杯酒中

谁家的灯亮着

犹如一双眼睛

 

望穿千年

前世的情人,等待

春节时分,饮下

初恋的吻

 

【过年

潼河水(宿迁)

  

  一年年怀念的方向

  梦里的拉魂腔倾诉的乡情

  故乡的召唤一年比一年亲切

  母亲的眺望越过腊月

  就被除夕挡住

  

  积攒了一年的话语交给了鞭炮

  乡村歇斯底里的呐喊

  让幸福和团圆有了短暂的生气

  每一棵麦苗都在往叶子上运送绿色

  给归来的人一点点念想

  

  每一年都是锋利的刀

  雕刻希望  也雕刻失望

  有时把苍老勒刻在一张张脸上

  就连春风也被削去了翅膀

  紧贴着地面飞翔

  

  我怀揣着秋收和八亩田地

  折叠起故乡的小路和树木

  远走他乡等待着返青与收割

  一个人搂不住春风

  她生性风流

  她有无尽的江山

  

图片

  

【过年】(组诗)

坡坡地(四川)

 

1.火车票

 

感谢你 ,让我的双脚

踏上了故土

此时,我要把你

安放在我家的神龛上

让我的先人知道

他们享受的香火

来之不易

 

2.焚香

 

赶快享受吧

我的先人

十天后,我又会

把留守和孤寂

丢给你

把远方的远

留给我

 

3.团年饭

 

母亲一年的渴盼

我一年的乡愁

在八仙桌上

腾腾地冒出

浓稠的亲情

慰籍我一年的

 

4.红灯笼

 

那是母亲在院门口

眺望了一年

积满血丝的

双眼

 

5.古井水

 

一年没有亲过你了

被乡愁发酵

越加甜美清纯

我郁积一年的顽疾

瞬间被清洗得

爽心爽肺

 

6.爆竹

 

这群从远古赶来的贺岁娃娃

一身红装

不惜粉身碎骨

把一年里的不如意

炸成满地碎屑

把新年的渴盼

叫得山响

  

 

【过年】

金陵方舟(南京)

 

妈妈的眼睛就在我的手指间

握住老爸那杯浓浓的醇香

过年是一首最美丽的乡愁

在我们日夜期盼的时光中

在青铜器里闪烁着永远的团圆

对联写着中国的传统文化  

红钱刻着老祖宗殷切的希望

大福字就是鞭炮烟花压岁钱

 

过年是公平的增长每人一岁

就像年轮一样画着满满的圆

妈妈的眼睛就在我的手指间

握住老爸那杯浓浓的醇香

爸爸妈妈越来越老了

有一种牵挂在心里越来越疼

有一种祝福在过年的笑容里

年复一年的升华

 

【雨水】

王干荣(兴化)

 

长长的冬日   始终见不到你的影子

如预约好的   你真的在天空中

写开了倒挂的诗行

那些枯枝喷吐的火舌被浇灭

被憔悴妆扮的辽阔的麦苗

也抖出精气神  欢欣地晃荡开了

葳蕤成绿的麦浪  在田野上奔跑

那瘦成筋脉样蜿蜒的一条条河流

像少女的胸廓开始膨胀  并诱惑着

夹岸骚动的垂柳  铆足劲儿长着心思

 

雨水的温柔乡  清凉且温柔的抚爱

让我渴望了整整一个冬季

 

 

【这个正月】

吴瑕(南京)

 

有人佐铭座写在春联上

有人把梦想的风筝扬撒

还有人把愿景种植到地上

他们的心中都有厚重的阴云

被春光吻得满血复活的脸

等着金色的季节绽放笑容

其实 我们都知道

串联几个季节的

都是一段段陡峭的漫漫长路

要用对生活虔诚的热爱去丈量

 

照片由贵州谷锋等提供

组稿策划:龚学明 束向红(特邀)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朱晓晶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