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扬眼荐书】全球贸易史专家:做大蛋糕,不是打“贸易战”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3-23 10:50:39

 图片

当地时间322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签署总统备忘录。  新华社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北京时间323050分许,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特朗普当场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曾任美国历史学会会长、加州学派领军人彭慕兰,全球贸易史专家托皮克在《贸易打造的世界》一书中就曾探讨过这个问题:有着史上任何国家未曾拥有的最高贸易赤字和政府预算赤字——美国,是否会削弱其全球新自由主义的热情?以“保护”为由,某些国家通过政策性措施限制别国商品进入本国相关领域,实则是垄断的作为,在今日全球化下背景是否是明智举措?

自从亚当· 斯密、李嘉图提出其经济理论以来,经济学一直告诉我们:在国际贸易领域,自由贸易迫使买卖双方专注从事于对自己最有利可图的活动,同时使创造出的总体财富极大化,会使双方都得利。所以保护自由贸易,维护贸易正常秩序,才能实现互利双赢。

事实上,亚洲自7世纪起曾是世界经济中心,而这一中心的形成,正是由于亚洲各国的开放性贸易政策、文化。

开放性的贸易政策,自由公平的贸易往来,长远的政治决策眼光,这些都会影响本国的经济走向,以及全球贸易格局的稳定。而一味的追求自我利益,反而可能会伤及整个产业发展,最终导致本国经济利益受损。

图片

历史曾经有过这样的血泪教训。以印度纺织品为例。

17世纪起,在世界许多地方,印度纺织品比货币还管用。它们也大概是史上最早行销全球的工业产品。印度大概生产了超过全球产量四分之一的布料,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布料可供外销。

然而,印度纺织品的霸业最终毁在哪里?长期来看,当时东印度公司出于保护本国利益,一味采取垄断等手段控制、打压印度地区其他纺织业才是罪魁祸首。铲除其他所有布料买家,将织工牢牢掌控;出台多项歧视性措施,以削弱其他商人的势力;控制纺织工人工资在较低水平……东印度公司希望通过这些措施,取得它所需要的所有布料,以及在纺织交易中实现最大利润化。但面对这形同国家垄断的情势,织工未乖乖就缚,反倒采取他们唯一的反抗手段:丢下织布机,移民他乡或当农工。不到一个世代,周遭专业的织造社群消失,纺织城萎缩到只剩原来规模的一小部分。各小农家里,无数织布机仍唧唧在运转,但产品不再供外销,而是卖给自己村民。

图片

也许从现在看来,东印度公司为获取本国利益所打的“贸易战”略显野蛮,但“贸易保护”确实带来太多惨痛的教训。为出于本国(本土)利益,违背经济贸易自由发展规律,不仅有可能让原有的产业失去发育土壤,其从业者也会心灰意懒,失去就业信心。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7日报道,美国奎尼匹克大学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50%的美国人反对特朗普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同时,36%的受访者表示,对钢铁和铝产品加征进口关税将对美国就业岗位产生不利影响。

今人普遍认同现在是“全球化”时代,但对于“全球化”的意涵却几无共识。“全球化”不是单向的“西化”,更不是“美国化”。从经济上看,众所周知,过去三十年增长最快速的地区乃是东亚和东南亚;但比较少人知道的是,这份增长除了得益于亚洲与西方的贸易增长,还得益于亚洲内部贸易的增长。事实上,从1870年代起,亚洲内部贸易的增长速度,绝大部分快于全球整体贸易的增长速度。也正如外交部发言中提到的,近40年来,中美经贸合作给两国提供了巨大市场,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还非常可观地降低了美国家庭的平均开支负担。造成当前中美贸易不平衡的因素是多方面的,自然、文化、政治等等因素都会影响贸易经济的发展。解决的正确思路是扩大对彼此市场的开放,做大蛋糕,而不是打“贸易战”。只有共同合作,良性发展,互利共赢,也才能相互促进、发展,从而使本国民众享受全球化结出的美味果实。

图片 

《贸易打造的世界——1400年至今的社会、文化与世界经济》

[]彭慕兰 史蒂文·托皮克

黄中宪 吴莉苇

世纪文景20181月出版

 【内容简介】

以贸易为线索,颠覆传统观念,由小见大、风趣生动

本书既是一部经济史也是一部文化史。全书以“贸易”为线索,但不止于贸易。由市场、商品、运输、暴力等等与贸易相关但连接着人类历史发展的重要节点也都一一展现。

相对于其他世界史,本书一大亮点是将两位学者的多年学术成果积累,以小见大,将历史、文化、商贸巧妙地融于一体并以生动活泼的方式讲述出来。而其中不乏有颠覆以往传统观念的提问或是论点:人们的胃容量与城市暴动有着怎样的关系?巴西如何能以红木闻名?铁路的建设对于印度现代化的贡献极为渺小?鸦片促使全球化进程加快?看似古老的中国却是许多经济形成的创新之地?……这些问题在书中的答案几乎颠覆了人们以往的传统观念,由此对全球化及其历史产生进一步的思考。

读懂1400年至今怎么样,才明白我们目前“在哪里”

在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读这本书?以彭慕兰为领军人的加州学派,包括一部分西方历史学家已经看到,以往的西方历史叙述中,强调西方特别是欧美国家的文明化进程,将人类社会的进步寄放于自己身上。但是彭慕兰、托皮克指出,全球化进程并不是只有欧美国家参与,人类现代文明的进步也不是西方的专属功劳。在拉美、在东亚,在巴西、印度、中国,都曾经对全球化进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些国家地区更有着不可比拟的作用。

图片 

【作者简介】

[] 彭慕兰

著名历史学家,曾任美国历史学会会长(20132014),“加州学派”代表人物。1980年于康奈尔大学获学士学位,1988年于耶鲁大学获博士学位,师从史景迁。现任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教授。主要著作有:《腹地的构建——华北内地的国家、社会和经济(18531937)》(荣获1994年费正清奖)、《大分流:欧洲、中国及现代世界经济的发展》(荣获2000年费正清奖、2001年世界历史协会年度图书奖)、《贸易打造的世界——1400年至今的社会、文化与世界经济》(与史蒂文•托皮克合著)等。

 []史蒂文•托皮克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历史学系教授,研究方向有:拉美史、全球贸易史、咖啡经济史等。主要著作包括:《巴西的政治经济学:18891930》《贸易与炮艇:帝国时代的美国与巴西》《全球市场的转变:18701945》(与艾伦•威尔斯合著)等。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