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扬眼荐书】贾平凹新作《山本》,不是“五十六”!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3-30 13:58:18

 图片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贾平凹在近十年里,以每两年一部长篇的速度推出新作,2011年他出版了《古炉》,2013年出版了《带灯》,2014年出版了《老生》,2015年出版了《极花》,今年,他又带来了一部新长篇——名叫《山本》。《山本》是作家贾平凹的第16部长篇小说,也是他酝酿多年立意为秦岭做传、为近代中国勾勒记忆的史诗之著。从330日开始,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出版的《山本》精装版开始全面预售,当当、京东、亚马逊、博库、文轩天猫官方店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天猫官方店等各大网上书店接受预订。

 

图片

原名《秦岭》、后改《山本》

为啥取《山本》这个书名?读者也许自然会联想到“山本五十六”,内容当然也会判断是写抗日战争的。其实,错了!“山本”的意思是:山的本源。按贾平凹的说法,“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岭志”。这是一本关于秦岭的小说。

贾平凹在后记中这样解释:“这本书是写秦岭的,原定名就叫《秦岭》,后因嫌与曾经的《秦腔》混淆,变成《秦岭志》,再后来又改了,一是觉得还是两个字的名字适合于我,二是起名以张口音最好,而志字一念出来牙齿就咬紧了,于是就有了《山本》。山本,山之本来,写山的一本书,哈,本字出口,上下嘴唇一碰就打开了,如同婴儿才会说话就叫爸爸妈妈一样,(即便爷爷奶奶,舅呀姨呀的,血缘关系稍远些,都是撮口音。)这是生命的初声啊。”

秦岭的故事是写不完的。他在后记里写道:“秦岭里就有了那么多的飞禽奔兽,那么多的魍魉魑魅,一尽着中国人的世事,完全着中国文化的表演。当这一切成为历史,灿烂早已萧瑟,躁动归于沉寂,回头看去,真是倪云林所说:生死穷达之境,利衰毁誉之场,自其拘者观之,盖有不胜悲者,自其达者观之,殆不直一笑也。巨大的灾难,一场荒唐,秦岭什么也没改变,依然山高水长,苍苍莽莽……”

 图片

历史大戏、人性交织

《山本》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秦岭腹地的涡镇,以女主人公陆菊人与涡镇枭雄井宗秀之间相互凝望、相互依存又相互背离的命运纠缠为主线,推演了一部宏阔浓烈又深情悠远的秦岭志。陆菊人嫁到涡镇时带来三分胭脂地的陪嫁,据风水先生的说法,这是一块暗通龙脉的神奇宝地,可出官人。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是冥冥之中,这块承载着陆菊人隐秘宏愿的方寸之地,竟成为井宗秀父亲的墓地,墓地下面井宗秀还挖出一面铜镜……发生在胭脂地上的偶然事件像打开潘多拉盒子的钥匙,在亘古不变的秦岭深处开启了一场命运与人性交织、苦难与超脱并存的历史大戏。井宗秀在神秘命运和微妙情感的推动下成为陆菊人远大抱负的执行者,他从一个资质平平的寺庙画师,通过组建地方武装,与活跃在秦岭中的其他力量相互制衡和争夺,逐渐成为盘踞涡镇的实力霸主,却又在他势力扩张、欲望膨胀的最高峰,突然毙命。所有的热闹归于沉寂。

这场纷繁迷乱的历史大戏中,作家着重凸显了陆菊人的善良、盲人郎中陈先生的通达、地藏菩萨庙里宽展师父的慈悲,这些善意与超脱,为整部作品、为浓稠苦难的人间尘世增添了人道主义底色。

民间秘史、百科全书

小说以秦岭深处一个名为涡镇的小镇为起始,讲述了杨家棺材铺童养媳陆菊人从娘家带来了三分胭脂风水宝地,被不知情的公公赠与井宗秀葬父后竟使涡镇的世道完全改变,从而引发了一幕幕激烈动荡的战争,逛山、刀客、土匪,游击队等多股势力一时间风起云涌,割据各方不断厮杀,同时井家兄弟之间的特殊关系与阮家族群的刻骨仇恨也在特定的时期与地点中变化升级。 除此之外,作者更是对秦岭一代的草木鸟兽有着详尽的描述,篇幅之多足以称得上一部秦岭地方志。

评论家陈思和在读完这部小说后说:“故事当然是中国故事。如果中国就是CHINA(瓷器),那么,作者要讲的故事也是一地破碎的瓷片,既有飞禽奔兽,也有魍魉魑魅,前者是自然,后者是人事,都依托了秦岭这个大背景,絮絮叨叨地显现本相。……《山本》里大量描写秦岭博物风情的段落,可以看作是作者创作这部小说的初心所在。《山本》作为秦岭志的存在,其寿命要比山本各路贤愚的性命要长得多,但是《山本》在秦岭的存在面前,同样也是微不足道。这就是来自秦岭的自然、人事和言说的关系。”他把《山本》作为民间历史叙事的一部佳作。

苦难之书、悲悯之书

《山本》是一部事关秦岭的“百科全书”,除出色的绘景能力之外,也有着对于中国近现代革命历史的深度反思,它在对涡镇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充满烟火气的世俗日常生活进行鲜活表现的维度上,却也有着哲学与宗教两种维度的建立。它既是一部遍布死亡场景的死亡之书,也是一部与打打杀杀的历史紧密相关的苦难之书,但同时更是一部具一种人道主义精神的悲悯之书。不仅有着堪称精妙的双线艺术结构的编织,而且还有着众多人物形象成功的刻画与塑造。另外,对于虚实关系极其巧妙的艺术处理也令人赞叹。

对此,评论家王春林也颇有体会:“作为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山本》不仅有对秦岭的“百科全书”式书写,而且也有对近代中国的深度反思。一方面,对涡镇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充满烟火气的世俗日常生活进行着毛茸茸的鲜活表现,另一方面,却也有着哲学与宗教两种维度的形而上思考。《山本》,是一部生命之书,一部苦难之书,更是一部悲悯之书。”

P.S.下面这个是躺枪的山本五十六,日本战犯。鄙视一下:

图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