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街舞网综火爆,光芒闪耀的南京舞者们也曾经历窘境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4-02 10:06:44

  最近,《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两档综艺节目揭开“街舞元年”的最燃battle,舞者大胆秀出个性文化,让不少年轻人看得欲罢不能,甚至盖过明星队长的风头。扬子晚报记者发现,其中也有不少南京舞者闪耀。从街头练舞到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在采访中,他们也讲述了本土街舞的发展故事。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楠

图片

  两档网综引爆,

  今年是“街舞元年”?

  有人预测,今年将会是超级网综集中爆发的一年。从嘻哈街舞,到偶像养成系节目,再到即将到来的“机器人大战”,国内网综开发了更多的垂直领域的小众题材,更多类型的节目满足更多受众的胃口。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今年是“街舞元年”的气象渐兴。去年网综《中国有嘻哈》带火“小众”娱乐节目,视频平台把目光投向街舞类节目,纷纷拿出3亿以上的投资开辟新的综艺市场。目前以优酷的《这!就是街舞》和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最为吸睛。前者选取独立舞者组合战队的形式,话题十足,将何展成、杨文昊、黄景行等一众个性化街舞大神推到普通观众面前。而后者开播不久,以鹿晗等流量明星队长与大制作加持,更侧重团队比拼,画面和剪辑令人印象深刻。

  狂轰滥炸最直接的效果,是让大家搞清楚了“啥是街舞”。对街舞不太了解的观众,可以在节目中看到字幕介绍舞种,以及选手在进行街舞表演时,也有对动作的分解。比如电波流动、秒针运动、太空步、速度切换、滑步、地板动作这些街舞专业术语随之形象生动地科普。吃瓜群众发现,原来街舞跳得这么燃!还有这么多舞种,每个舞种有这么多门道,激发出对这个垂直细分项目的兴趣。

  南京舞者闪耀,淡然面对输赢

图片

  对选手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一开始追着明星队长来看节目的观众,逐渐被充满个性化的选手圈粉。因为拥有高超街舞技巧和展现的街舞选手,即兴起舞时真可谓光芒四射,如今不少观众能叫出一些街舞明星的名字,也学会跟圈内人一样运用手势来表达喜爱,“炸了炸了”。而在此之前,虽然他们其中不少人得过很多街舞的奖项,也上过一些综艺节目,但很少接触街舞的网友,对他们的认知度还挺低。

  在节目中,不少南京选手获得曝光。参加《这!就是街舞》的南京选手许臣得奖不少,去年刚拿下世界街舞锦标赛中国区冠军。也因为参加节目,最近收到不少粉丝的私信,他笑称,自己比较低调内敛。

图片

  出生于1990年的女选手袁冶毕业于南财新闻学院,舞龄9年,多次赴日本、泰国进修,跳起舞来气质冷艳。她人气很旺,在团队创作时还被推选为组长。在100进49强时,她曾被质疑完全没有诠释音乐,但最终获得队长们的力挺。罗志祥就赞她“风格很稀有,拥有欧美范儿”。此外,《热血街舞团》里的“阔少”也来自南京,如今也是网红。

  从节目好看角度出发,除专业能力之外,综艺感也决定存在感。比如公开发表意见,对选手进行挑战,勇敢助力好友,甚至质疑队长专业能力和选拔公正性的选手,都被会镜头捕捉到。比如选手晨香就曾质疑队长罗志祥不懂地板舞,而罗志祥则希望网罗更为全能的选手,地板舞者不只是展示上身,做一些招式。

  “表达自我,展现自我”,在节目中被呈现为鲜明的街舞内核,年轻人常强调“用街舞的方式解决一切”。在黄子韬战队海选时,拿到导师递过的毛巾,通过海选的许臣也曾遭遇挑战。后面表现同舞种的沈子皓没过,转而选择挑战许臣。以battle的形式互相斗舞,街舞节目火花四溅,总有出其不意的看点。但比完之后,黄子韬仍表示认可许臣,年轻气盛的沈子皓表示“不服”,甚至质疑跳锁舞的许臣没有锁定的动作,引发选手争议,“没有必要去攻击别人吧?”

  今年31岁的许臣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其实沈子皓比自己小十多岁,“自己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小时候他爸爸也带他来过南京。后来有一段时间没见。年轻气盛,渴望在舞台和比赛中证明自己,这个我可以理解,我也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但他说现在的自己对这些并不太在意,来参加节目也是因为朋友圈大家会互相关心“你去不去”,去了能跟朋友们聚一聚。“也有一些成熟的甚至大神级的选手被淘汰,他们的心态也相对平和。毕竟节目从可看性出发,其标准和街舞比赛的专业性有所区别。”

图片

  揭秘 南京街舞市场

  1

  跳街舞能养活自己吗?

  收入稳定,培训火爆老师稀缺

  看得热闹,但一般人会想一个问题,跳街舞真能养活自己吗?根据舞蹈家协会街舞联盟提供的数据:目前全国有超过5000家的街舞培训工作室、每年累计500万的街舞培训人次、街舞行业从业者超过30万。南京JED舞蹈交流中心的Vibe老师告诉记者,目前街舞舞者在跳舞的同时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做培训,还开设潮牌等副业,基本上都有稳定收入。

  南京人许臣最早来自江苏的首家街舞团体“第五季节”,是南京较早做工作室的一批舞者。2009年开工作室“lucky 7”之后,业界评价不错。曾经有一段停顿期,转而投身其他行业。如今他即将开设全新的工作室。也准备涉足潮牌开发这一块的许臣说,设计宣发市场这些全部要亲力亲为,并不容易。像《这!就是街舞》中的杨文昊就拥有自己的潮牌,常常为自己的服饰代言,不少舞者会追捧买单。但这对舞者的要求比较高,不仅要会跳舞,还要拥有商业头脑。节目里的“吐槽王”袋鼠则曾因做潮牌,被厂商骗亏得血本无归。“年纪小不懂,我们这个圈子可能比较简单、单纯,还没有那么多的生意人思维。”

  许臣告诉记者,前几年大学生市场很火,近年来少儿市场潜力很大,暑期培训挺火爆。如今街舞市场上拥有一定街舞基础的教练是稀缺资源。另一名南京街舞老师小猫告诉记者,街舞行业的发展潜力就在于,其商业性远大于其他行业。比如街舞文化既适合视频平台展现,还极具融合性。比如在节目里就呈现出,有选手能用《好汉歌》跳街舞,还能在动作中融合民族舞、中国风等元素。“在我这边学街舞的有大学老师、公务员,不同工作岗位都有,他们喜欢,就是可以随心所欲跳出自己的freestyle,门槛低又容易入坑,还有无限进步空间。”

  另外,节目方对于选手的商业价值拥有开发意识,像《热血街舞团》的肖杰已经拿到广告代言,明星选手的商演费用也“蠢蠢欲动”。“当然跟国外一线编舞师过百万的价格还有一定差距,现在国内一线大神可以拿到三四十万。”

  2

  也曾经历过窘境:

  为赚100块,商场门口跳一天

  据说大半个街舞圈都这样:叛逆期的孩子,跳舞后改变了人生轨迹,学会了peace and love。用节目中B boy杨建的话说:“当时一起学跳舞的,有的为了生活去打工了,有的家里不支持,有的老了跳不动了,中途放弃的有很多。”

  南京知名Crazy Tempo舞蹈工作室的负责人小猫老师也参加了节目。他告诉记者,初中时觉得街舞动作好看,就一直练舞。大学学习电子商务,后来走上街舞这条路。“觉得喜欢,始终放不下,街舞教会我自信和坚持”。不过,开公司以后,运营管理都还用得上专业所学。“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比较早,南京市场这一块还挺混乱,也有很多看不惯的东西。我们就想好好跳舞,不想混日子。”

  经历国家推动的街舞行业在几年前迎来风口。像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就是由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联合全国街舞行业的优秀人才组成,街舞考级也蓬勃发展。“现在国内专业赛事街舞世界杯,已经走出国门,跳街舞的孩子面临的氛围更好。我们那时候跳街舞,就算得奖也没有什么曝光度,没有视频节目对你进行商业包装。”

  许臣他们最早在南京跳街舞的一批孩子经历过那段窘境,“大众普及度不够,那时候跳街舞的基本都是学渣,家长认为弄个黄毛,跳街舞的不是什么好孩子。”除了家里的不支持,练舞没有场地,只能在街头跳,大冬天在街头跳得一身汗;去外地参加各种比赛也没有路费,“其实我爸爸对我学街舞还比较开明,但经济条件差。还记得2003年,为了赚100块,就跑那种商演,在商场门口要跳一天。”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