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读诗如风】 涧泓深情朗读龚学明诗歌 《这一夜》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03 13:58:24

 

 《这一夜》

 诗/龚学明 朗读/涧泓

 

父亲继续打坐

他的位置固守在亮光里

我将房门轻轻扣上

将黑向外驱赶了三米

 

赶不走的子夜到了

浓稠的黑开始汹涌

他们攻击门窗

将竖起的布和温暖逐一

咬破

 

一只白色的鸟盯着父亲已久

它的翅膀巨大

由远而近

这一刻    它终于穿透时间的墙壁

将一根沉重的羽毛

击打在父亲虚弱的手上

 

我听到被鸟啄后果子惊叫的声音

看到破损的果子战栗中的苦痛

枯干的树叶泪望树干

开始脱落前的挣扎

 

寒冷已经钻进墙壁

一夜没有开口的父亲说出最后的偈语

一一“没有了”

我摸到父亲的骨头

坚硬    冰冷      依旧固执

 

黑色突入呼吸的城堡

生命的电线一一拉断......

选自龚学明最新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第72、73页

 

 

图片

诗人龚学明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出版

 

7位文坛名家撰序写评隆重推荐

1,龚学明诗集《白的鸟紫的花》介绍

        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分上中下三辑,共辑入作者近几年所写的188首诗作。厚达352页。

        上辑112首,围绕着其父亲病情的进展,抒写焦虑、担忧、无奈、离别的悲恸、忧伤和深切的怀念,以诗记录一段特别的生命,关注、体悟生命和生存。

        中辑30首,全部是写给花儿们的。父亲走后,作者孤独和伤痛难忍,常到水边行走,常能看到各色的花。诗中写到,这些花善解人意,帮助作者走出绝望,重获生的信心。

      下辑46首,写作者进入城市后的欢喜、伤感和无奈,写青春期的彷徨和年过半百后的忧患。这些诗大都以地点为诗题,如江宁、东山、汉口路、糖坊桥、雨花台、大中桥等,它们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些地点都承载了作者生命的重量,或者说,消磨了其人生的时光。它们以碎片的形式,构建了一个生命的部分内容。

 

2,冯亦同写序言,吴投文撰长篇评论

      原南京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冯亦同作序,标题:“真诚的力量”,“我相信,这份当代诗歌百花园中独特又可喜的新收获,也是一种真诚的力量,来自他始终不渝的对于美的追寻、对于善的坚守:一个纯粹的诗人的宿命。”

      诗评家、教授、著名诗人吴投文评述称本书是对——“生命存在的诗性哲学表达”,“死亡是哲学和诗歌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诗歌走向深刻的起点,在龚学明的诗中,似乎可以发现存在主义的哲学背景和哲学影响。他写父亲从生病到去世的那些诗,就具有相当浓厚的哲学意味,在诗人的日常叙事中,既有父子情深的场景呈现,也包含着对人生价值的追问。即使他写花的那些诗歌,实际上写的还是人和生命,他所揭示的是生命从生到死的全过程,不过其中的人生感喟隐藏得更深而已。龚学明的诗在艺术形式上有自己的匠心,他似乎与当前的诗歌潮流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有利于他进行独立的探索。” 

 

图片

 

3,叶延滨、范小青、赵丽宏、杨克、梁平联袂推荐

        龚学明的诗集让我感动。诗人以善良真诚的态度,面对世界和亲人。

        在这个什么都不缺少的时代,龚学明坚守了诗歌的本源,那就是以人性的光,照亮这个世界,以真诚与爱,点燃世道人心。

        在物质空前泛滥而心灵日渐荒漠化的今天,可怕的冷酷之一,就是某些写诗者居然以展示黑暗、贪欲和残忍而谋取虚名。而龚学明像一个燃灯者,以自己的心点燃他人的心,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善,多一点真,多一点美好与希望,如精卫填海。

         这恰恰是从古至今诗人存在的价值。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原《诗刊》主编  叶延滨

 

        龚学明的诗,立足于现实,从父亲、家庭、花朵,到城市生活的碎片,是基于多种生活感受而生发出的对生命和生存的审视。

        他试图从生活和生命之痛中,进一步表现哲学和宗教意味,表现人的生存的危机感和扭曲感,寻求将现代诗歌艺术和现代思想加以贯通。在表现手法上,对传统与现代诗歌艺术都有所传承和弘扬,在诗歌的读得懂和陌生化之间“穿梭”,有自己的独特探索和追求。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 范小青

 

    这是从诗人的灵魂里开出的奇美之花,一朵千瓣白莲。其中有儿子对父亲的思念,生命和亲情,凝聚在岁月的光影里。

    诗人笔下的花和鸟,在沉静的文字优雅绽放,自由翔舞,生命的秘密,隐藏在五光十色的意象中,让人猜,让人寻,让人沉思。也有留在故乡的屐痕,每一步都传出悠远的回声。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上海市作协副主席  赵丽宏

 

       冷静,似波澜不惊,如平缓的河面,底下的潜流透出彻骨的寒意;可溅起的水花,反射出七彩阳光的明亮与温暖,这就是龚学明的诗。 

    特别是在父亲病痛和去世时写下的112首,是新诗中的独有文本,哀恸与绝望挟裹炽热的人子之情喷涌。紫的花亦呈现了一以贯之的忧郁情愫。城市碎片,拼接了江南故都新邑的前世今生。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作协副主席 杨克

 

    龚学明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以透明,清晰的真性情与现代诗歌艺术的有效结合,构成了当下诗歌现场的一道优美的风景。白鸟、 紫花,忧伤、幽微而不失高洁。亲情、乡情、爱情随手拈来,与生死纠缠,既是小题材,又有大视野。

    龚学明是一名成熟的诗人,在创作中不追风,不逢迎,不自恋,抒情尺度始终不温不火,拿捏得当。这对于一个优秀诗人恪守自己的写作向度,实属难得。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 梁平

 

4,著名诗人龚学明简介

       龚学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记者,扬子晚报《诗风》周刊主编。 上世纪80年代求学于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至江苏新华日报社。长期致力于新闻和文学的写作。获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资深新闻工作者荣誉证书。 大学时始文学创作,并陆续在《诗刊》《钟山》《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歌报》《飞天》《雨花》《扬子江诗刊》《上海诗人》《上海文学》《秋水》(台湾)《延河》《海燕》《诗歌月刊》《大公报》(香港)等多家报刊发表诗作、散文诗、散文近千首(篇)。作品入选多种选集。有作品获奖和译介海外。出版有个人诗集《河水及人》(安徽文艺出版社,1991)、《冰痕》(江苏文艺出版社,2017)和《白的鸟 紫的花》(南京出版社,2018),散文集《艺术创造人生》(人民日报出版社,2004),随笔集《上海有梦》(珠海出版社,2010),纪实文学集《收藏之路》(南京出版社,1991)。执行主编《2016江苏新诗年选》《2017江苏新诗年选》。

————————————————————————————————

    特别提醒:《白的鸟 紫的花》由南京出版传媒集团南京出版社于2018年3月出版,开本:889毫米X1194毫米,1/32,定价:80元。厚达352页。封面精美典雅,内容厚实,用纸考究。

    意欲购买收藏者,可获得作者的签名。省内快递免费,省外需另支付10元快递费(不足部分由作者支付)。可加本书作者的微信gxm00100为好友再行支付。或扫描下方的二微码加好友后支付。

 

图片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朱晓晶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