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一直以来,我们只读了《小王子》的三分之一?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4-29 11:17:44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小王子》,这篇只有短短2万多字的“童话式”故事,登顶“人类有史以来经典读物”书单,被誉为“每个人不可不读的心灵之书”,被译成300多种语言,在全世界拥有4亿多读者。但近日,一个特殊版本《小王子三部曲》推出,封面上赫然印着一句话:“一直以来,我们只读了《小王子》的三分之一!”,引起了读者的热议。

作为《小王子三部曲》简体中文版首次完整出版,记者就读者关心的问题,联系到了本书责编周奥扬,为读者深度解读《小王子三部曲》。

 图片

问题一:《小王子三部曲》中的第二、三部《风沙星辰》《夜间飞行》并非首次在国内出版,如今以三合一形式推出它们,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出品方表示,《风沙星辰》《夜间飞行》两部作品,确实都曾在国内出版过,却从未有一个版本,把这两本书和《小王子》的内在联系以“三部曲”的形式表达出来。之所以出版《小王子三部曲》,只是试图改变国内《小王子》阅读市场的几个现状。

1,《小王子》常被误解为单纯的童话

自从1979年商务印书馆第一次将《小王子》引进中国,39年来,《小王子》已经出版了不下500个版本,双语版、三语版、绘本版、立体书版、名家译本版、名家导读版、明星伴读版……每年销量加起来高达200万册以上,且以极其恐怖的趋势在逐年增加。但大部分版本,都出现在“儿童文学”的货架上,直接面向少儿读者。

但《小王子》真的是一篇童话吗?维基百科《小王子》词条下面,它的类型定义为” novella”(中篇故事),而非“fairy tale”(童话)。在开篇的献词中,作者也埋下伏笔——他献给的不是孩子,而是“还是个孩子时的大人”。他还说,“我不希望人家轻率地来翻看我这本书。”《纽约时报》则评价:“《小王子》是为了大人而写的一部充满激情的寓言。”

《小王子》之所以深切动人,是因为它有着比表面的童话故事更深层次的含义。这一深层含义,值得被挖掘出来。

 2,《风沙星辰》《夜间飞行》无知名度

在《小王子》热销的同时,《风沙星辰》(又译《人类的大地》)、《夜间飞行》(又译《夜航》)在中国的知名度、市场表现与《小王子》落差之大,却令人唏嘘。两本书为数不多几个版本的累计销量,甚至不足《小王子》年销量的百分之一。

那么多人关注《小王子》,却极少有人关注到它背后的那位写作者——圣-埃克苏佩里,是一种遗憾,更是一种不公。一直以来,《小王子》过于有名,掩盖了圣-埃克苏佩里作为一位伟大文学家的事实,很多人以为他只是个童话作家,殊不知《风沙星辰》《夜间飞行》这两部自传性作品才是他文学成就的最高体现。这两部作品也曾拿下诸多大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早已被证明,而且,它们又与《小王子》有最强烈的互文关系,直接影响了《小王子》的创作,所以三部作品合在一起,自然构成了《小王子三部曲》。

 3,只读《小王子》会造成一些读者“无感”

《小王子三部曲》其实是作者圣-埃克苏佩里的“人生三部曲”,其中《小王子》只是三部曲的终篇,它的前传《风沙星辰》《夜间飞行》里埋藏着《小王子》真正的深层意义。《小王子三部曲》目的是为了帮助读者加深对《小王子》的理解,认识一个更加完整、全面、真实的小王子。

因为在《小王子》畅销的背后,其实有很多读者由于“看不懂”《小王子》而对它无感,不能理解,豆瓣上不少差评写道:“谁能告诉我,小王子这种书有什么好看的?”“我俗气,不知道在讲什么”“读了好多年终于读完了,但实在共鸣不起来,是我还太幼稚吗?”知乎上甚至有人提问:“《小王子》被过誉了吗?”

此前,中国台湾出版机构“二鱼文化”2015年就以“小王子的飞行套书”的套装形式推出过这三部作品,并邀请作家胡晴舫写了一篇导读。胡晴舫说:“将《风沙星辰》《夜间飞行》与《小王子》三本一起读,会读出《小王子》故事看似简易实则深刻的文学涵义,也看见了作者的生命历程如何淬炼了他的写作,他的思想如何像一块外层空间飞来的陨石,原本有棱有角,经过日月磨练,吸收天地精华,风吹雨淋,逐渐磨成一块浑圆无瑕的玉石。”她也表达了与国外评论同样的观点:“像我一样有机会阅读《风沙星辰》《夜间飞行》以及《小王子》这三本书的读者们,可能会得出与我相仿的结论,小王子就是圣-埃克苏佩里本人的化身。”

 图片

问题二:《风沙星辰》《夜间飞行》与《小王子》虽然存在互文关系,但写作体裁不同,为什么称作“三部曲”?

三部曲的形式源于古希腊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的“三联剧”,后引申为“三部内容各自独立又互相联系的作品”。三部曲之间的故事未必相关,但在主题上有互文关联,有着共同的反映对象,并且让这个对象在三部曲中得到不同角度的呈现,有时是通过围绕同一个主人公的形式出现的。《小王子三部曲》正是围绕作者圣-埃克苏佩里本人的生命经历展开的“人生三部曲”。

在文学史上也有典型的例子,著名的“反乌托邦三部曲”——乔治•奥威尔《1984》、赫胥黎《美丽新世界》以及扎米亚京的《我们》,三本书作者不同、创作年代不同,但因为主题一致,在流传过程中被后人总结为《反乌托邦三部曲》。将这三部作品一起读,会对“反乌托邦”这一概念有更深刻的理解,这就是《反乌托邦三部曲》存在的价值。

在文艺领域,不只文学上会有“三部曲”的叫法,电影界也常用“三部曲”的概念总结某位导演某三部作品的共性。例如伍迪•艾伦“伦敦三部曲”、马丁•斯科塞斯“黑帮三部曲”、奥利弗•斯通“越战三部曲”,导演本人拍摄时并无意图,一般都是影评人、影迷解读的结果,但也逐渐形成了共识。

 图片

问题三:建议读者以什么样的顺序读《小王子三部曲》?

决定三部曲排列顺序的并不一定是作品写作时间的先后,与主题的相关程度、文学价值高低、读者熟悉程度、阅读感受差异等等,都可以作为排列的依据。文案中“前传”“终篇”的说法,是点明三部作品的内在逻辑,并不是阅读指示,并未要求读者按照123的顺序来阅读这三部曲。每个打开《小王子三部曲》的读者,都可以选择自己的阅读方式。可以先读《风沙星辰》《夜间飞行》,再读《小王子》,当你了解故事背后的惨烈真相,你会发现小王子的孤独与忧伤绝不是文艺范儿的无病呻吟。你也可以先读《小王子》,再尝试着读后面两本——先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存在小王子一样纯真、赤诚的灵魂,再慢慢感悟出:

他的纯真并不是一张白纸似的天真,而是在阅历世界后,依然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是的,《小王子三部曲》就是这样一套书:浅者不觉其深,深者叹其所深。

 图片

延伸阅读:

《小王子》取材于作者的真实经历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一个能真正聊得来的人,一直到六年前,我的飞机迫降在撒哈拉沙漠。我的发动机出了故障……我随身带的水勉强只够喝八天。第一天晚上,我就睡在这远离尘世的大沙漠上。我比大海中伏在小木筏上的遇难者还要与世隔绝。”——《小王子三部曲1:小王子》(第二章)

《小王子》开头出现的飞行员“我”在撒哈拉沙漠坠机的情节,正是来自圣-埃克苏佩里本人的亲身经历。他26岁加入法国航空公司,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批飞行员。19351230日,他在飞行大赛中,因飞机故障不幸坠落于撒哈拉大沙漠。他和机械师两人奇迹般生还,但随着仅存的食物和水消耗殆尽,他们很快出现幻觉,看见海市蜃楼,直到第四天才获救。

三年后,圣-埃克苏佩里在美洲测试新航线时,再次坠机,全身骨折八处。正是在养伤期间,他创作出散文集《风沙星辰》,漫谈航线、飞机、星球、绿洲、沙漠,以细腻感性的文字记述了自己的冒险经历、旅行见闻和人生哲思。《小王子》里的坠机情节,在《风沙星辰》第七章“在沙漠的中心”中有详细的描述。

而《夜间飞行》创作于1930年,当时圣-埃克苏佩里被派驻阿根廷,负责开拓南美航线。在那里,他和同伴们屡次与风暴搏斗、与死神擦肩,最终实现了人类夜间飞行的创举。他发现“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奢侈,那就是人与人的关系”,他认为,人们之间的情感依靠的不是随机的缘分,而是时间与精力的投资,这种哲学思想也直接体现在了后来的《小王子》中——小王子遇见狐狸后,与它成为朋友,狐狸告诉小王子的是关于情感的最大奥秘:“驯养的意思是建立关系。”

不仅于此,《小王子》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和圣-埃克苏佩里身边的现实事件相对应。只有了解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才能在《小王子》童话的表象之下看到深层的意义。

《小王子三部曲》读出“小王子”前世今生

《小王子》不是单纯的童话,从叙述视角上就能体现出来。和其他童话不一样,《小王子》是故事叙述者“我”,以回忆往事的方式倒叙的,可以看作是“我”对“和小王子在一起的时光”的纪念。

1943年,圣-埃克苏佩里创作《小王子》时,欧洲正笼罩在二战的硝烟中,法国沦陷,他则流亡美国,侨居纽约。他内心苦闷压抑,非常思念故乡法国。他经常在香烟和浓咖啡的陪伴下,用水彩铅笔一边画插图,一边手写文字。孤零零站在小星球上的小王子,就像孤独待在异乡的他自己。很多读者知道,小王子的玫瑰象征着作者的妻子康苏艾罗,但很少有人了解,小王子星球上的猴面包树暗喻的是猖獗的纳粹。

《发现<小王子>潜藏的智慧》作者、儿童心理学家皮埃尔•拉索认为,小王子就是圣-埃克苏佩里本人的化身:“圣-埃克苏佩里也曾在沙漠坠机,也曾驯养过一只狐狸。他也曾在飞行中游历世界。他也曾体会过没有回报的爱。最后,像他笔下的小王子一样,在他的飞机失踪后,他的躯体也不知去了何处。”《探索报》也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对于作者来说,《小王子》是他回归童年、探索自我的一个契机。”

1943年,圣-埃克苏佩里毅然决定回到欧洲,加入盟军空军的北非战场。1944731日,他执行飞行任务时在地中海上空失踪,从此再没回来,他像小王子一样离开了地球。有说法认为,这次死亡是圣-埃克苏佩里策划好的——他已经决定像自己笔下的小王子一样消失。圣-埃克苏佩里失踪的前一晚,他在给朋友内莉的信中写道:“我已经几乎死过四次了。对于死这件事,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已受够了自己,我已失去勇气。”44年后,1988年,圣-埃克苏佩里的飞行员手链被从海底打捞上来,上面刻着他妻子的名字,以及《小王子》的纽约出版商地址,我们才知道他去了哪里。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