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吕思清:古典音乐不是一件“很严肃”的事,音乐家台下都很顽皮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14 22:33:15

图片

 5月20日,“安德鲁·戴维斯爵士与吕思清·墨尔本交响乐团”将巡演到南京保利大剧院。说到当今国际乐坛杰出的中国著名小提琴家、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得主吕思清先生,很多人会立刻想到《梁祝》,尤其他还在杭州G20峰会上让这首《梁祝》惊艳了世界。今天,扬子晚报记者对吕思清进行了电话专访,他告诉记者,被很多乐迷戏称为“名琴集邮者”,会带一把1699年的名琴来南京演奏,这把名琴是澳大利亚华人慈善家给本次巡演使用的。

 

   “古典音乐不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其实音乐家台下都很顽皮的”              

 

     记者看到,吕思清最近的演出和公益活动安排满满当当的,但是他表示,其实还好,他有过一个月演出17场的纪录,尤其去欧洲巡演,基本上每两天就有一场,40天就20场。今年5月,他共有大大小小11场演出,另外还有一些公益活动,比如艺术讲座、大师班,13日刚在国家大剧院做了艺术经典课堂,来的都是资深乐迷和会员。

      吕思清告诉记者,这次自己作为奥迪英杰汇文化大使,携手的墨尔本交响乐团,是南半球最有影响力、水平最高的乐团之一,想把最高品质的音乐会带给大家。他还“剧透”说,这次的震撼将非常有冲击力,“有人说不喜欢古典音乐,那可能是你没听过好的古典音乐。”

       “这次来南京巡演,还将破天荒举行一个乐迷见面会,此前的巡演中都没有这项安排。”吕思清告诉记者,他发现其实观众很喜欢跟音乐家零距离交流,“你看啊,音乐家在台上演出是很投入的,免不了让观众觉得你好严肃,而见面会则能让观众改变这种印象。从我的经验来看,音乐家的形象在台上和台下是不一样的,音乐家们不仅很亲和,甚至还很调皮,比如莫扎特在台下就很俏皮,应该说,音乐其实都是顽皮的。”吕思清还给记者举例说,英文都说“PLAY MUSIC”、“play  violin”,play就是玩的意思,玩音乐,最早时音乐其实就是在很小范围内体现的,比如室内乐,英文就是“Chamber music”,原意就是指在房间内演奏的“家庭式”的音乐,可见音乐家和观众本该是很亲密的聆听与演奏的关系,所以大家根本不用担心听不懂音乐会,放松心情,这不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另外,为了普及古典音乐,他也会有选择地上一些综艺节目,比如跟黄磊、杨澜上过《你好!生活家》,还有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等,“我也觉得,不少人认为古典音乐比较高雅,离普通生活有点远,高不胜寒,其实这是个错误的理解,虽然确实是高品质艺术,需要一点的修养和审美才能欣赏,但对普通观众来说,也确实需要平台和机会去接触它。”吕思清认为,音乐厅最多坐一两千人,所以除了在殿堂级音乐厅演奏外,他还会带着音乐走近普通百姓,去政府机关、医院等甚至偏远农村,包括上综艺节目,都是为了面向更广泛的人群。

图片

 

“《梁祝》好像成了我的固定节目,

希望出现更多中国特色的作品”

 

       采访吕思清,肯定要提《梁祝》的,所以记者问他此次来南京会不会演奏《梁祝》时,他哈哈大笑说,应该不会,这次巡演带来的是《布鲁赫:G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等,也是小提琴十大协奏曲之一,“不过,当然啦,也不排除在观众们要求加演的时候,也会拉一小段《梁祝》啦。”

     “从第一次拿起《梁祝》的谱子到现在,我在世界各地演奏了几百次,而它们当中,没有两次是重复的。”吕思清作为第一位夺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项之一的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的东方人,被西方媒体盛赞为“一位杰出的天才小提琴家”,他从1988年开始演奏《梁祝》,至今已近30年了,是他演奏得最多的曲子之一。

       吕思清说,《梁祝》是中国小提琴曲中的精品,也被认为是最能代表中国音乐创作水平的名曲,“我是从中国走向世界的音乐家,所以《梁祝》好像成了我的固定节目,每次演出都会拉这个曲目。从某种意义上讲,《梁祝》现在跟我已合二为一。”

       吕思清演奏的《梁祝》在情感表达上淋漓尽致,在不同章节将大悲大喜推到极致,觉悟处细腻、委婉;激情处坚决、有力,20多年来,他将《梁祝》带至20多个国家,被认为是该曲目的最佳演绎者之一。

        记者问他,也有不少江苏的地方歌曲被用到了一些大型歌剧中,但还没有形成有影响力的小提琴曲作品。对此,吕思清表示,这确实是中国的音乐作品创作要继续发展的方面,更好地将民族的曲调和音乐素材融入进去,产生有中国特色的作品,“我觉得这个挺重要的,其实很多古典音乐的经典作品,都是音乐家把熟悉的民间素材,包括音乐、舞蹈等,融入升华到自己的作品中去,比如柴可夫斯基等。”吕思清说,我们在这方面可以做得更多,因为我国古典音乐的发展跟西方比还是晚不少的,我们的作品还比较少,不过已经有一些作曲家在努力挖掘了,他举例说,自己就演奏过谭盾的小提琴协奏曲《戏韵》等。

 

 

“被乐迷戏称为名琴集邮者,

 

这次带一把319岁的名琴到南京”


      吕思清曾经在一个音乐会上用到了6把名琴演奏,所以记者不免好奇这次来南京,他会不会带来珍稀的名琴。吕思清告诉记者,确实会带一把1699年的小提琴。他还透露,这把319岁的名琴,是澳大利亚一位华人慈善家慷慨拿出来,让他在这次巡演中使用的,过去的一百年间,这把小提琴一直珍藏在英国的一个博物馆。

        名家配名琴,特别令人瞩目,对此吕思清也表示,名琴确实比较稀少,都是两三百年前的制琴大师做的,概念上跟梵高、毕加索的画一样,历史价值非常高,也因为特别稀少,非常人所能拥有,大多被收藏家、收藏机构、基金会等收藏,音乐家自己拥有的也很少,所以有名琴出现的音乐会也特别被乐迷期待。

        “我之前做过’名琴名家音乐会’,有一次就用到了6把名琴,当时演奏了《四季》,每一季是一个协奏曲,所以就每一个季节用一把琴,很多乐迷听完说整场音乐会非常奇妙,不同的琴有不同的音色和特征,丰富而优美。”吕思清告诉记者。

      另外,吕思清也告诉记者,举办过很多大师班,发现越来越多的孩子学小提琴或其他乐器,相关培训机构也越来越多。对他来说,高兴之余也有一些担忧,但他也表示,全国各城市的音乐师资力量不平衡,大城市,或者有音乐专业院校、高品质交响乐团的城市,要好一些,其他城市弱一些。不过现在信息发达,可以在网上找资料,他建议家长琴童们稍微用点心,就能找到很好的教育资源,得到正确的引导。而且琴童那么多,以后走专业路线的,毕竟还是少数,所以拥有一个良好的学习音乐的概念,对孩子的审美观形成,对将来欣赏音乐感受音乐,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扬子晚报记者  孔小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