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青年学者施展南京与读者分享现象级图书《枢纽》创作体会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6-04 16:18:44

 图片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62日,引起广泛讨论的现象级图书《枢纽:3000年的中国》作者施展(以下简称《枢纽》)来到南京先锋书店,对话青年作者羽戈,与南京读者近距离分享成书的故事。这也是《枢纽》2018全国巡回分享会的首站。

 图片

《枢纽》成书历时八年,融合多种学科多种方法论思考中国问题,这与作者本人出身工科的背景有关;因为觉得不够好玩,施展“弃理从文”,改学历史,投身创作。正是有这种背景,与不同知识背景的嘉宾跨界对谈,在施展看来,是一种有巨大潜能的动力。

作为本次分享会的对谈嘉宾,青年作者羽戈对历史政治也颇有涉足,在他的作品中,那些源自历史与现实的人和事,或神奇,或平淡,或热血,或悲凄,然而无不情深意切,无不直击人心。无论虚构抑或非虚构,羽戈和施展的思考都是关乎过往,关心当下,关于未来。

施展坦言,触发自己创作的是中国的现实历史处境,不走出这种困境,对很多问题的讨论就无从下手,“从对内的角度来说,我们说不清楚中原和边疆的关系,于是边疆就会遭遇到一些麻烦,从对外的角度来说,我们也说不清楚中国和世界之间究竟是怎样一个关系,那么我们在外交上也会走入一些困境。并且我们在对内和对外这两个方向上,对于‘何谓中国’的解释,应该是相互打通的,否则我们的内外政策也仍然会自相矛盾。”施展在对历史事实的不断思考中,发现了解释中国历史的一个核心要素,“中国的超大规模性”,他以此为基础,找到了前面所说的那种内外打通的解释框架。

在施展看来,现有的通行史观,有两个问题,分别表现在古代的中原史观和近代的悲情史观上。所谓的中原史观,是指对古代史的叙述中,中国史基本上被等同于中原史,边疆在历史叙述中很少出现,出现的时候也经常是作为对立面。这种叙述隐含着一个预设,就是边疆史并不是中国史的一部分。这是一种错误的预设,会导致我们在解释中原与边疆关系的时候遭遇严重困境。

 图片

 《枢纽——3000年的中国》施展 著  广西师大学出版社

《枢纽》一书中,尝试建构了一种对边疆中原关系的新解释框架,打破了传统史观。即只要中原不统一,草原就不会统一,只有中原统一了,草原才会统一;反过来,草原的统一,会给中原巨大的军事压力,构成中原帝国的生存第一约束条件。中原与草原作为一个体系,共同演化,所谓的中国史,就是这个体系的演化史。

而中国的近代史也并不应该是单向度的悲情史叙述。实际上近代史是中国融入世界、让自己摆脱既有的历史困局的一个过程,这一过程也让中国的超大规模性能够在世界层面上获得其历史意义。史观不去转换,同样的事实会被解读出不同的结果。我们今天的观念系统,并不是对事实了解的不够多,而是基于过去的那种史观,导致我们对于事实的理解有问题。

羽戈幽默地表示,听完施展的演讲大家可能会分成两种人,十分想读和十分不想读。羽戈很好奇施展所言的中国面对世界的“精神自觉”到底是什么,“精神自觉”是如何在1860年出现了呢?施展认为,1840年中国与英国发生鸦片战争,当时的中国并未意识到它与传统的战争有什么区别。直到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才第一次意识到现代与传统的区别。意识到这种区别,不代表能够马上理解它,但是如果意识不到,则永远也不可能理解它。而所谓精神自觉,指的就是如何能够理解一种全新的秩序,并且在此基础上来规划自己的位置。1860年把这种可能性打开了,但是这种可能性还远未现实化,直到今天,这种精神自觉仍然在发展的路上。

从近代史到世界史,各种典故与观点,施展和羽戈信手拈来,引经据典,将各种抽象繁复的知识提炼成易懂有趣的故事,为读者们答疑解惑。一个多小时的分享会依然节奏有序,牢牢吸引住读者。施展努力“客观地”对历史进行思考,中国与世界未来是如何走向?施展认为,答案就在书里,在这个关键节点,每个人都在思考未来。《枢纽》在这个节点,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考,一种对未来的想象方法。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