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一言楠尽|选秀低龄化,学历门槛降低,你pick的偶像们经历了什么?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8 18:37:37

        扬子晚报网讯(记者 张楠)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学历也是加分项。高考季来临,近期火热的选秀打造的新生代准偶像,低龄化和学历门槛降低,不断成为争议和讨论的话题。被批没实力的中学生为何能得到粉丝的青睐?专家表示,其实青春期的偶像可能就是“治愈系”的,但也需要合理引导,以不断学习作为未来方向,防止迷失。

图片

选秀十余年,偶像科班出身的门槛降低
        一则盘点选秀学历的热帖显示,最近占据网络话题的养成系偶像中,拥有科班背景的人不在少数,但也不乏学历不明,疑似没有上过大学的中学生。在《偶像练习生》出道的9个人中,蔡徐坤是首尔基督大学的,科班出身的有来自上海戏剧学院的朱正廷、南京艺术学院的尤长靖,而陈立农、范丞丞、Justin(黄明昊)则还是中学生。
其他练习生中,还有来自中央戏剧学院的郑锐彬、来自北京电影学院的朱一文,而李权哲、岳岳、李让、蔡徐坤、李俊毅都有留学经历,算是学历比较高的。理工男也意外抢眼,比如来自长沙理工大学能源与动力专业的周锐,以及南航自动化专业、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研究生的岳岳。
       在另一档选秀《创造101》中,科班出身的有10个,占到总人数的9%。比如菊麟来自北京电影学院,刘德熙、罗恬恬、罗智仪、王婷等人都是四川音乐学院的。有网友也给强东玥、戚砚笛、吴宣仪等毕业的大学进行综合排名。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强东玥的学霸人设曝光,为她扭转了负面舆论。
        而十多年前起步的老牌选秀超女、超男,其前十名科班背景达到30%,星海音乐学院和四川音乐学院出来的不在少数,985学校毕业的也不少。选秀的年龄在下降,但科班出身的门槛却在降低。专业人士则认为,尽管不是唯学历论,但专业背景将为偶像的进一步发展打下基础,娱乐圈的浮浮沉沉,对于缺乏一定求学历练的年轻偶像,将带来考验。

图片
选偶像不是人才招聘,中学生“村花”上位
        但不得不说,选秀不是人才招聘。选秀流水线操作的舞台上,最受年轻人青睐的,除了有才又有颜的偶像,还有“自己”。最近选秀营销最热门的话题当属“村花”杨超越。资料显示其毕业于江苏盐城大丰二中,确实如她所言没上过大学。当“实名diss杨超越”登上热搜,许多人才被动知道这个来自网综的选秀女孩。她既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整体才艺完全跟不上其他女孩,但是她身上独有的纯真气息和喜感,却招来超高人气。被问到为什么参加节目时,杨超越站在台上说,“就有个通告,2000块钱还管饭吃,我就来了。”
        有喜欢她的也有讨厌她的,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吐槽杨超越“没实力还不努力”,“爱哭就像个巨婴”,“杨超越的存在激起我所有的戾气,占着别人梦想和努力梦寐以求的位子……”但喜欢她的人,跟那些喜欢“又黑又壮”的王菊有着一样“共情”的因素,“看到普通的杨超越就像看到普通的自己”。
        喧嚣争论背后最大的赢家当然是营销方和节目方。按照现在的舆论,如果她真的出道,面临的很可能是升级的全网黑,但相比于回去继续当十八线女团,已经是“出道”。毋庸置疑的是,学历高低只是偶像明星个人素质的评定标准之一。未来“村花”的路能走多远、走多长,还是得看个人业务上是否精进。

图片
南艺老师说:尤长靖“出道”靠“天道酬勤”
       在轰轰烈烈的偶像选秀告一段落之后,等待节目里十几岁小哥哥的,基本都是成堆的作业,甚至是中考、高考。比如《偶像练习生》节目播完第二天,陈立农补作业的消息就上了热搜,而继陈立农之后,陆定昊毛概重修,来自南艺的尤长靖重修三门学科都被先后刷上热搜第一。
        来自南艺流行音乐学院14级流行音乐演唱专业的学生尤长靖,跟蔡徐坤、范丞丞等一起以“偶像”身份出道后备受粉丝热捧。其实在偶像光环下的他,付出许多不为人知的汗水。为跟大学时总在180斤徘徊的体重说再见,与跑步机、篮球场、减肥餐相伴,他有着超乎常人的克制和坚持。在导师张丹丹眼中,尤长靖在整个大学期间都与肥肉做斗争,而她也给予尤长靖“能吃、好吃、会吃”的评价。尤长靖在老师眼中是一个很有想法、很自觉的孩子,人如其名,从一进校就有很好的品质,吃苦耐劳。练舞练到鞋子开裂,他从未缺席学校里的每一次演出,学校的各种晚会,流行音乐学院的师生音乐会,每年九月的迎新晚会,总能看见他的身影,而学校里大大小小的剧场也流下了他奋斗的汗水。
        早前关晓彤凭借学霸人设在娱乐圈站稳脚跟,而林妙可则因被北电淘汰成为网友苛评的对象。TFBOYS算是低龄偶像出道、发展比较好的典型。1999年出生的王俊凯刚刚考上北京电影学院,易烊千玺今年参加高考。三小只在各类节目中都有不错的展现,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没有长歪了”,其良性发展与背后资源的护航不无关系。不少艺术类院校也对学生做出严格要求,希望学生在校期间专注于业务学习,而不要分心拍戏赚钱。

图片
专家说“追星”:偶像与粉丝共同进步,纾解成长的压力
       也有家长担心,孩子为偶像应援花销越来越大,或支持孩子的演艺梦想投入的成本越来越高,在偶像低龄化,学历门槛降低后,将会对孩子追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专家表示,偶像低龄化,其实也是孩子必经的阶段。
        从九岁开始,孩子疏离原生家庭,不再把父母当做偶像,需要找到替代的崇拜对象。南京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告诉记者,现在的孩子中独生子女很多,他们对于生理和心理发育可能会经历的问题充满忐忑,由此青春期的他们需要成长中的标杆,要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建立朋辈关系。假如偶像有“中二病”,“他比我还二呢”,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反而会减轻年轻人面临的“道德责罚”。如没有正确的引导,也会令他们合理化叛逆期的行为,抬高道德底线,比如之前蔡徐坤的粉丝也出现用红笔画血痕假装自杀、网络暴力等非理性行为。
       “我们在朋友圈与各种群见多了各种家长为孩子求投票。现在偶像节目要出道的孩子,也需要被点赞、被投票。对于被投票的孩子来说,这次投了第五,下次就期待更高。其实我们并不主张过早令孩子对名利和金钱看得太重。”对于未成年偶像来说,要使自己的行为符合大众的期许,也会令当事人在心理上面临很大压迫,而粉丝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需要一些正向的东西,促进偶像和粉丝一同进步。“投身这些偶像养成活动中,参与一把,快乐一把,但这并不能真正纾解青春期年轻人来自成长的压力”,张纯告诉记者,无论是低龄的偶像还是粉丝,还是要以学习为重,毕竟学习是目的,快乐只是一种手段。 

图片

一言楠尽

你Pick的,是 “青春同路人”
       对于“偶像”这回事,春晚小品里的一个梗记了好多年。蔡明在《追星族》里头演一个粉丝,疯狂迷恋港台的明星。明星的车开过,溅了她一身泥,她扯着对赵丽蓉说,“您知道这是多么珍贵的泥点子吗?”
2018年,也有人说是偶像元年,各种“投票”乱象。大家热衷于看一堆堆青春的面孔,搞真人养成游戏。哪个偶像受的关注多,粉丝砸的钱就越多,偶像的人气也就越高,越有机会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明星。
唱“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张含韵已经淡出了粉丝的记忆,张靓颖以离婚风波被爆炒的方式登上热搜,从娱乐公司造星到全网选秀都经历了什么?没有通过手机短信、微信等等方式投过票的人,感觉没青春过似的。
       十多年前,要想进入娱乐圈需要科班出身、资本说话、高层面试、关系到位,而如今只需要你上得起网,就整天把“pick”挂在嘴边上。选秀的战场从电视转移到网络,全新的流量之王,在数据上赶超上一代鹿晗吴亦凡TFBOYS们,不过是追星女孩们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很难想象再过十年,我们的下一代又会怎么玩。
        乐观地看,盲目追星和营销造星被diss是必然。进入选秀的迷局,最终人们又会打破那些所谓人设,追求那个不同于流水线产品的独特的偶像。他们可能是努力学习的学霸,也可能是天道酬勤的“笨小孩”。问问自己,你真正喜欢的,难道不是那个努力追求梦想的“青春同路人”吗?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