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罗密欧啊罗密欧,你为什么唱起了昆曲?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06 18:10:00

图片

7月6日、7日晚,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资助项目昆曲《醉心花》,在全国巡演之后终于回到南京,将在紫金大戏院上演。

《醉心花》,以莎士比亚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为题材改编,故事不知发生于何朝何代,有姬、嬴两大家族,为世代仇怨,一言不合就是大打出手。然而,与《罗密欧和朱丽叶》不同的是,姬嬴两家打归打,但没出过人命,不然估计不用等到故事开始官府就早把这俩家给平了。姬家小青年姬灿在游春之时遇到嬴家妹子嬴令,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于是在两家大人忙着打打杀杀的时候,一对小年轻忙着谈起了恋爱……
 
图片
 
姬灿潜入嬴家花园,夜会嬴令。然而在又一次的斗殴中,嬴令的表兄一不留神撞上了姬灿的剑——所以说啊同志们,这就是为什么父母总是教育我们在拿刀剪之类的物体的时候,一定要尖端朝下的原因,要不是多了这一茬,故事可能早就Happy Ending了。当然如果这样,莎士比亚可能不太同意——于是官府,对,官府终于出面了,缉拿杀人犯姬灿。这个为爱狂热的青年不得不踏上了流亡之路。在流亡的前夜,姬灿再一次夜会嬴令,订下终身之盟,至于如何订盟,你懂的。
 
在爱情的伟大力量下,一对小年轻置生死于不顾,被父母逼婚的嬴令,在师太的帮助下服下了醉心花,伪装假死,等待命运转机。而姬灿闻听嬴令夭亡,痛不欲生,誓要见她最后一面。
然后——可能命运之神是只单身狗,也有可能仅仅是被年轻人炽热大胆激烈(请回顾上一段最后一行)的爱情闪瞎了狗眼,于是该送的口信没送到(不仅反派死于话多,爱情也是),该等在当场的人也没在场。姬灿哭祭恋人之后,于棺木前自杀身亡,快断气的时候,嬴令醒了……
 
对,没错,虽然被改成了昆曲,然而编剧并没有改变结局~~~
 
图片
 
作为一部改编剧目,《醉心花》更倾向于做传统式的昆曲剧目,而不是一部实验作品。
 
7月4日,《醉心花》主创团队在先锋书店举办见面会,与戏迷分享了背后的创作故事。如果把一部剧目比喻为一个程序,那么演出的过程就如同程序的运行,在运行中,程序会不断进行升级和完善,而剧目也同样如此。
 
图片
柯军现场给徐思佳说戏
 
在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江苏省演艺集团总经理、《醉心花》导演柯军看来,这次回到诞生地南京上演的《醉心花》,是最新升级的3.0版。
 
图片
分享会现场,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集团总经理柯军,昆剧院院长李鸿良与观众共同分享《醉心花》的创作历程
 
在分享会上,柯军给自己了打了65分,但给每位演员打95分。“在巡演中发现始终有一个问题,观众看完之后总会觉得姬灿和嬴令之间是悲剧结局是净尘师太设局所致,其实剧本完全没有这个设定。”为了修正净尘师太的角色设置,3.0版本再次对关键剧情进行调整,让净尘师太说出,刘妈送信没送到反被抓,交代出师太赐药,造成小姐死亡,官府催师太问话,她不得不离开小姐棺椁,避免产生师太设局的感觉。”
 
图片
施夏明、单雯现场展示《醉心花》片段
 
而对于男主角,饰演姬灿,也就是原著中罗密欧的施夏明来说,无论怎样升级,他都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帅,更帅,全方位的帅”。当然,帅,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第一版当中,我和杨阳搭档,我负责帅,他负责武戏。到了第三版,为了回归传统昆曲的表演模式,杨阳饰演的角色换成了一个小花脸,这下武戏也全部落在我身上了。我在台上又跑又武又唱,在重庆巡演,水衣汗湿了四件。”
 
图片
现场认真聆听的观众
 
可是,要不是这么一个能文能武,会打会唱会谈情的姬灿,嬴令人家一个貌美心善、多情善感、家世优越的小姑娘,凭啥跟一个“逃犯”定情啊!
 
扬子晚报记者  张艳 编辑:张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