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茅盾文学奖得主刘醒龙新长篇《黄冈秘卷》面世 破译黄冈文化精神密码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7-19 08:24:57

图片

 刘醒龙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近日,茅盾文学奖得主刘醒龙酝酿多年的最新长篇小说《黄冈秘卷》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黄冈大地人文品格与众不同,作为汉晋时期被贬到鄂东穷山恶水的巴人后裔,历史上的“五水蛮”留给这块土地的人们别样的血脉。刘醒龙此次以一个黄冈人的身份和姿态,钻进黄冈的历史和黄冈人的灵魂中去,为故乡黄冈著书立传,解密黄冈何以成为昔日将军之乡、如今状元故里。

图片

 《黄冈秘卷》刘醒龙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揭示了黄冈人的独特性格

将军之乡,状元故里。黄冈大地人文品格与众不同,历史上的“五水蛮”留给这块土地的人们别样的血脉:壮心与诗意并存、贤良辈出。明清两朝各中进士二百七十六员和三百三十五员,革命战争时期诞生两百多名开国将帅,黄冈中学高考升学率超过百分之九十八……春野秋山,长留圣贤风范。

《黄冈秘卷》不满足于一般性地描述尽人皆知的“地方性知识”,如东坡赤壁、黄麻暴动等等,而是将其笔触深入到历史和人性深处,通过一个家族数代人的命运变幻,以一个奉行有理想成大事的老十哥刘声志和一个坚信有计谋成功业的老十一哥刘声智的恩怨纠葛为故事主要情节,揭示出了黄冈人的独特性格和黄冈文化的独特气韵。小说将《黄冈秘卷》《刘氏家志》《组织史》三本“秘卷”凝聚起来,它们在作品中分别承担了不同的叙事功能,深层次的从文化上阐释出黄冈地区明清两朝各中进士二百七十六员和三百三十五员、土地革命期间诞生两百多名开国将帅、黄冈中学高考升学率高居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真正缘由。

破译了黄冈文化精神密码

小说中的主人公老十哥刘声志是千年黄冈地方文化传统的传人,在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黄冈传统文化人格与现代革命文化人格的有机融合或奇妙塑形。即使是到了小说中“我们”这一代身上,不论置身于何方,血液里始终流淌着不服输的硬骨头精神和近乎偏执的“一根筋”特性。所谓“一根筋”,说的是黄冈地方文化人格中的一种坚韧、一份执着、一片忠诚、一腔孤勇。

《黄冈秘卷》呈现出的,是一个家族内部的血脉、基因不同程度地转化为某个姓氏的心志、人格倾向以及家族小传统,甚至某种程度地造就了万古千秋的故乡文化。《黄冈秘卷》在家族叙事中破译了黄冈文化的精神密码,塑造和雕刻出了黄冈人的文化人格,将黄冈人的“一根筋”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这种宁折不弯的强大人格传统甚至改变了杜牧、王禹偁这些外来者的文化性格,尤其是给活络善变的苏东坡注入了新的文化人格力量。小说不仅仅展现出了作者对长达近一个世纪中国历史演进过程的深入观察与思考,更是通过小说中刘氏家族几代人的精神传递,挖掘出了千年黄冈地方文化人格精神的独特魅力。

追溯一种地方性文化的根

中国著名文学评论家於可训说:“我不能说黄冈是天下最神秘、最富传奇性的地方,但黄冈又确有天下人都知道的十分特别的神秘和传奇。只是天下人都知道的这些特别的神秘和传奇,往往都经过了书写和传说的改造,因而人们所知的不过是一些梗概和符号。在这些梗概和符号之下隐含的一些具体的人事和精神气韵,才是黄冈真正的神秘和传奇之所在……《黄冈秘卷》的家族叙事形式不在追寻家族的荣耀,而在表现刘氏先人的勤谨耐劳、忍辱负重、正直忠勇、执拗端方的品质,这样的家族叙事旨在追溯一种地方性文化的根。”

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刘琼认为,“ 我一直认为,在作家当中,刘醒龙既是天真的赤子——他会自动屏蔽干扰历百折不变初心,又是复杂的思想家——对于历史和政治他总显得兴致勃勃。值得尊敬的是,刘醒龙保持了一贯的清醒和准确——即便是故乡书写,也保持着问题意识和忧患意识——这是他作为一名理想主义写作者的重要特征。在《黄冈秘卷》中他架构了一个复杂的裱花蛋糕,试图并也确实深刻地画出了人事物的人文坐标。”

刘醒龙访谈实录

记者、《黄冈秘卷》的点睛之笔是什么?

刘醒龙:首要的要提起人们重新回忆,黄冈大地人文品格的与众不同,历史上的“五水蛮”留给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别样的血脉,也是因为“五水蛮”恶名远播,才有当年朝庭将失宠与失意的杜牧、王禹偁、苏轼等人谪贬到作为蛮荒之地的黄州,这种历史的恶作剧,无意之中将黄冈这块土地打造成壮心与诗意并存的贤良辈出所在。一个小小村落中人的壮心与贤良,是这部小说的筋骨。

 

记者、创作这部作品的源起是什么?

刘醒龙:在这部长篇小说里,用了“我们的父亲”这种特别的人称。2012年深秋,父亲在八十八岁上病逝,这个年纪也算是高寿了,在我心里还是没有丁点准备。这个准备不是说后事什么的,而是自写小说以来,一直觉得父亲的人生本身就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至于是不是真的写写父亲,我并没有认真想过。在给父亲守灵到最后送别的几十个小时里,我流着泪写了一篇散文《抱着父亲回故乡》,那样的文字是后辈对长辈的纪念与情怀,真的用她来言说父亲这辈子,是远远不够的。父亲他们这一代人的理想和情怀,放在时间的长河里观看,有着很大的不同。越是用心去写,越是发现父亲他们这一代,看上去平凡普通,貌不惊人,但在他们所面对的一百年里,其心其意,其行其为,远比通常所见的那些肤浅文字来得深刻和高尚。而用“我们的父亲”这样的称谓,也是为了表达作为后来者的“我们”,经历了1980年代的“寻根”,1990年代的“写实”,在又一个一百年的背景下,为“父亲”树一尊令我们问心无愧的文学雕塑,理应成为与“父亲”最亲近的“我们”的天职。

 

记者、酝酿和写作分别花了多少时间?除腱鞘炎外,其间还遇到过什么困难?

刘醒龙:从早期犹犹豫豫的一些想法,到最终下决心地动手写作,前前后后用了多少时间是个没有准头的事。自父亲去世后,我用了几年时间,先沉淀,再迸发,最终的顺利完成了32万字的写作。唯一与我过不去的是腱鞘炎,一开始只是右手,很快弄得左手也疼起来,严重时夜里会疼醒两三次。为了对付这个坏家伙,依症状轻重,先后用了夹板等四种护具,此外再用扶他林按摩,前后用了整整一百支。市中医院推拿科的专家说,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敲电脑键盘,彻底休息。这哪里做得到!最大的难题还是时间不够用,上个月填一个表,要统计这几年来的相关情况,结果自己都不敢相信,仅仅20152017这三年,自己竟然到相关大学或讲坛举办了27场文学讲座,先后深入到安徽金寨县大湾村、湖北大悟县金岭村、红安县七里坪镇柏林寺村等十几处基层采风采访,此外,还带队走完南水北调全线和万里长江全程,这还不算事必躬亲地主编《芳草》文学杂志。很多事都能放下,写小说一旦上手了,强行放下,等于要了他半条命。

 

记者、黄冈中学升学率高,《黄冈密卷》作为高考辅导书全国闻名,起《黄冈秘卷》作为小说名字,您的用意是什么?

刘醒龙:前几天,我去黄州安寺,送去他们约我撰写的《黄州安国寺重修记》文章及书法,其中有句话说了这样的一组数字,安国寺旁边的青云塔又称文峰塔,明朝万历二年建塔之后,明清两朝,各中进士二百七十六员和三百三十五员。春野秋山,必留圣贤风范。黄冈中学的赫赫声名,应当有着源远流长的根脉,《黄冈秘卷》的言说,都是这类风范的延续。

 

记者、2014年出版的《蟠虺》,让文坛对您的小说能量既惊讶不已,又叹为观止。2018年的《黄冈秘卷》像是又回到读者习惯于你的乡村了,是不是这样?

刘醒龙:小说中的乡村与城市,是在时光中前行的。同样是1950年代的黄冈或者黄州,1990年代写起来,与1980年代写的会不一样,2000年代又会与1990年代不一样,到了2010年代,与2000年代又不尽相同。用我现在的状态回看过去,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与从前的看法有了变化。而用写过《蟠虺》的笔,再来写《黄冈秘卷》式的乡村,气韵与筋骨都要新意的。“我们的父亲”作为来自基层、又回归基层的“革命者”,其自发与自觉不来来自于《共产党宣言》,也不是来自“英特纳雄耐尔”,而是在一篇《绝命书》的影响下,并且毕生受着影响,而走上崭新的道路。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