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捌一捌|狄仁杰不破案,能叫中国第一神探吗?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8 21:53:58

   本来今年暑假档会上演张艺谋、徐克、姜文“三王炸”的,结果张艺谋爽约了,在姜文的《邪不压正》上映两周后,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昨天上映。《龙门飞甲》《西游伏妖篇》后,徐克这个“徐老怪”的雅号越叫越响,68岁的徐克有着18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尤其他在狄仁杰系列电影中的通天浮屠、赤焰金龟、鬼市、蛊虫、鳌皇等新奇设定,以及对特效工业的追求,都令影迷称道。当然也不乏非议,有网友说,过度追求特效和脑洞,故事情节呢?狄仁仁杰都没有推理破案,简直空负了“中国第一神探”的盛名。

图片

 

为啥要设定“重口味”的神奇生物?

每一部都弄个符号,方便观众区分

 

       媒体、影评人这样形容徐克:一贯“脑洞”精奇,狄仁杰系列电影中,海量奇思异想建造出一个全新独特的狄仁杰诡谲世界。前两部中,通天浮屠、赤焰金龟、鬼市、鳌皇等展现了“中国式奇观”。比如,第二部的视效就很挑战观众眼球,徐克不仅设计了手臂上长满蛊苗和成百上千只蛊虫肆虐朝廷这样的“重口味”情节,更是让“蛊”成为几乎撬动强大盛唐政权的关键因素。

        记者发现,第三部中这类“神奇生物”数量翻倍,比如瞻波伽、怒目金刚、飞天龙蛇,以及锦鲤、白猿等。浑身长满眼睛的怒目金刚非常重口味,无数只眼睛从大银幕上飞出来直逼观众的震撼,大概会让密集恐惧症者看得头皮发麻。片中还有那种长着大量肉触角的怪物,有点像去年徐克监制的《奇门遁甲》中的怪物,总之,很荒诞也很视觉冲击。

       那么徐克为什么注重打造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在这个系列电影里呢?徐克大概是想打造一个独特的记忆点,“狄仁杰电影中都会有一个符号,帮助观众来区分,这个符号会在视觉上让人有强烈的感受。”徐克认为,狄仁杰第一部的符号是“通天浮屠”,第二部是“鳌皇”,第三部就是“四大天王”。 

        除此外,不同于第一部《通天帝国》里的毒药和第二部《神都龙王》中的蛊术,第三部的“方术”也是一个记忆点,“方术”是反派的武器,有点像迷魂术,可以扰乱心智,制造幻觉。开场就有四个江湖异人进行了一段“方术秀”,比如多臂道人一抬手可以呼风唤雨,电影后半段有一段高潮戏也是方术秀,方术可以使大殿圆柱上的金龙复活,还变出了锦鲤、白猿等。作为华语电影中,以想象力见长的技术控导演,徐老怪一直致力于特效工业,加上《四大天王》又是3D版,观影乐趣还是不小的。

图片

 

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谁想出来的?

“那必须是导演自己啊”

 

       赤焰金龟、用人体培育的蛊虫等很多现实世界不存在的生物,是谁想出来的呢?监制陈国富和编剧张家鲁双双“力证”这都是徐克的大胆想象。陈国富称,第一部的时候他倒是努力地想了一些,但那些都用掉了。赤焰金龟这种他真的不敢,当他看到鳌皇这个名字时都傻眼了,而徐克说那个就像一只魟鱼。而张家鲁称,与徐克的合作方式和别的导演不太一样。“跟别的导演合作,是我把点子给导演;跟徐克工作,是他把点子给我,然后我会踩刹车说导演够啦够啦。”张家鲁称,他与徐克合作第一部“狄仁杰”的时候,有场戏他认为不能按徐克这么大胆的想法去拍。“我就在MSN上跟导演谏言,忽然他MSN下线了。后来导演两种拍法都拍了。”

        问及徐克本人,他说,其实在大家周围有很多动物,只是平时大家的焦点都放在人身上而没在意罢了,他还举例说,如果去海边钓鱼,就会发现海里面的生物不止鱼。徐克说,他脑子里的这些神奇生物都是从现实世界中联想到的,比如“鳌皇”,被他设定为“水中变种的鱼类”,鳌皇最先的设定是八爪鱼,发现其他电影用过后又研究了很多鱼类,后来发现魟鱼可以跳离水,那种动态很有吸引力,就选了魟鱼。“然后我们设计它的性格,我跟陈国富讲了一个想法,陈国富反问我,为什么鱼会这样讲话。我说就因为鱼这样讲话,你和观众才会记住它。”

        其实徐克的奇奇怪怪还体现在演员的设定上,马思纯首次加盟狄仁杰系列,妆容上没有眉毛不说,眉骨往上被刷成了蓝色外,眉毛的位置还被点缀了一排水钻,被网友称为“古装朋克女侠”。马思纯定妆后自己简直要崩溃,陈国富则安慰她说,其实第一个崩溃的是邓超,他在狄仁杰第一部中不仅是白眉毛,而且还是白头发。  

         徐克说,他平时也是电影观众,希望拍电影的人能给他看新东西,而不是重复过去,所以他打造“狄仁杰世界”时,也希望观众每次都能获得最初的兴奋,“保持住了新鲜感,也就保持住了我们与观众的联系。其实我们在创作中也总以观众的角度进行自我审视的。”

 

图片

不破案的狄仁杰,能叫中国第一神探吗

 想看案情推理的,可以绕道了 

 

       看过狄仁杰电视剧版的观众,大概都记得曾经在网络上风靡一时的“元芳,你怎么看”,正是狄仁杰每次断案时跟助手元芳惯用的一句对话。电视剧版的狄仁杰以断各种离奇案而被广大观众喜爱。然而想在徐克的狄仁杰世界里看断案,甚至推理过程的观众,估计会落空,因为几乎没有。

       记者看到,第三部里,狄仁杰只在一个简单的案发现场做了一些推理,电影的整个故事几乎都是殿堂上的权力游戏之争。徐克一直都喜欢将东方诡谲和政治阴谋结合在一起,案件根源都在几代帝王的权欲因果中,《四大天王》的主题也不例外,还是复仇之心和冤冤相报。武则天对权力的渴求和对邪术的沉迷,得到了更强反派的利用。因此这次徐克完全放弃了悬疑推理破案的元素,他更多的是,将人物放置到了一系列让人目瞪口呆的视觉奇观中,以及展示方术了。 

      关于狄仁杰为什么不像福尔摩斯,徐克有自己的想法,他和团队在讨论狄仁杰电影的类型时想过好几个设定:侦探电影,或者奇观加侦探的电影,或者讲人性的同时又让观众产生一种对历史回看的电影。他认为,他的狄仁杰系列是这些想法的叠加,所以不像福尔摩斯、神探夏洛克等,狄仁杰有些剑走偏锋。

        从这个系列呈现的特效和奇观来看,徐克希望狄仁杰带着大家去发现一些之前看到但没在意的世界,于是他往这个被忽略的世界注入了大量他的怪想法。徐克举例说,第二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用到了“蛊”,其实用现代科技来解读的话,“蛊”就是一种细菌,能够影响大脑中的脑细胞,从而引起身体改变,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怪现象。用蛊来讲故事,是他认为的狄仁杰故事中有趣的地方。另外,狄仁杰生活在唐代,但徐克表示,有些人性的部分是不变的,“其实电影不只是破案那么简单,影片中的人生经验,都能延伸到当下的人生体验中。狄仁杰故事是要把人面对权力的贪恋,面对生命的弱点,面对的恐惧,面对的人生追求等都拉上关系。”可见,这个系列到目前来说,都不是名侦探办案的故事。       

图片

【多说一句】

 

       希望下一部,能夸的不止是特效和奇观

 

        徐克想通过一个独特的记忆点,让观众记住自己的每一部电影,于是将这个记忆点落在了特效和神奇生物上,但,这恰恰也是让人遗憾的地方。因为这样一来,为了让怪力乱神和视效奇观效应最大化,必将牺牲掉了狄仁杰破案的悬疑感,使得狄仁杰这个三部曲的主角,成为了一个工具性角色。这就带来了叙事和人物塑造的孱弱,甚至故事逻辑上的不顺。

       徐克之前的作品,有幽怨诡异的《倩女幽魂》,江湖侠义的《新龙门客栈》,也有家国情怀的“黄飞鸿”系列,都有着与现在不一样的气质。但“狄仁杰”系列,因为多个设定的叠加,使得它有些“四不像”了,作为悬疑片,缺了惊悚和悬念;作为武侠片,淡了江湖情怀。《四大天王》的结尾有三个彩蛋,“狄仁杰世界”还有不少坑待填,电影宇宙渐渐铺陈成型,希望下一部徐老怪电影,能夸的不止是特效和神奇生物。 

                       孔小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