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闫爱华:离开体制后的第一战
来源: 2018-08-03 21:36:55

扬子晚报讯(记者 张漪)今年夏天,由于《猎毒人》的火爆,沉寂许久的缉毒刑侦剧又回归大众视野。同时归来的,还有它的出品人兼发行人闫爱华。

闫爱华已经从公众视野消失整整两年了。自从2016年7月他辞去山东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卫星电视频道总监的职务后,人们渐渐忘记了这位曾经的电视圈风云人物,以及他的赫赫战绩——出任齐鲁频道总监期间,曾让这家省级地面频道被封为“中国电视四小龙”之一,十年内收入跃居全国第一;后来掌舵山东卫视,又凭借别具一格的打法,以“草根”路线与务实风格使其在激烈的卫视争霸战中占一席之地,让收视率从第15名提升至第5,全国网第2。

只是后来,当电视行业遭遇体制约束、网站竞争等多重困境,广电系统中高层陆续出走,闫爱华也终于离开体制,先是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任教,后又出任当代明诚——一家文体上市公司的总经理。

那年闫爱华的出走,曾是轰动业界的大事,至少两次形成朋友圈刷屏之势。这一次的回归,一样掷地有声。他联合业内同仁推出的现实主义题材剧《猎毒人》另辟蹊径,没按照传统类型剧的既成法则出牌,而是双线并行——一边是吕云鹏和赵毅组成的“复仇者联盟”,另一边则是刑侦剧里“常驻”的警察。菜鸟为了复仇成为卧底的剧情设置,在国产剧同类题材中也属第一次。

 图片

《猎毒人》档期锁定东方、江苏两大卫视黄金档,播出期间在52城卫视收视率最高达2.14%,持续霸屏晚间电视剧排行榜榜首,首轮播出刚结束,网络播放量破70亿次,超过同期播出的《一千零一夜》、新版《流星花园》《甜蜜暴击》等青春偶像剧。热度居高不下,以于和伟、吴秀波、徐峥为代表的大叔们还被网友起哄“组团出道”。该剧成为继《人民的名义》后,又一部现实主义热门大剧,也把闫爱华的职业生涯推向另一个高度。

 图片

另起炉灶后的第一次重拳出击,不成功便成仁——1.8亿元的投资,按照公安剧的规格可以说是“超级巨制”。而且除了于和伟、张丹峰、傅程鹏、侯梦莎,还云集了吴秀波、徐峥、侯勇、王劲松、刘小锋、刘威葳等大牌特别出演,阵容之强大在同类题材中并不多见。在国内严格的审查制度下,拍这样的类型剧更似是在铤而走险。

闫爱华却不是赌徒心态,当初选定这个项目做突破口,他早已反复比较和筛选过,并有充分的把握,“一是三观正、二是有创新和突破、三是故事要好看。大家都觉得涉警题材过审困难,但这方面嵇团(原南京军区文工团副团长嵇道青)和我都是宣传文化战线的老兵,知道底线和红线在哪。”

拍摄完成后,审片和发行就成了影视公司最大的难点,但当代明诚和捷成股份两大上市公司团队精诚团结各展所长,进程异乎寻常的顺利。7月6日《猎毒人》开播后,由于节奏先缓后快,前期曾遭遇质疑,但闫爱华表示,他从未对结果产生怀疑,“之前看过好几遍,我对戏的品质有十足的信心,越到后面会越好。”包括播出后期积攒起的超高热度、爆棚人气,甚至叔圈出道成为话题,这也不出闫爱华的预料。

眼下的成功也更坚定了他在制作上的追求——不投机取巧、专注打造精品剧。接下去,他还有一系列精品剧的打造计划,包括在《红高粱》后翻拍另一部莫言的经典作品。年逾半百的他壮心不已。

看到剧本大纲就特别振奋 对转型处女作思虑周全

 图片

腾讯《一线》:你本来是山东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山东卫视总监,两年前为什么突然脱离体制?

闫爱华:我在体制内工作20多年,大多数时间在频道一线工作,随着竞争压力越来越大,感觉自己身体状况越来越难以支撑,就想离开一段时间。辞职后去哪儿呢?当时有三个可能,一是去大学教书、二是自主创业、三是去一家影视公司或平台,当时考虑是三选一。我现在是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兼职研究生导师,同时在上市公司任总裁,但还负责影视板块的一个创业平台,现在看来是三合一了。

腾讯《一线》:《猎毒人》是加入当代明诚后第一个大动作,是什么原因挑中这个项目,并与另一个上市公司捷成股份共同推进?

闫爱华:之前我们曾与捷成星纪元老总冯建见面谈合作,他和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酝酿过一个“普通人以复仇心态潜入金三角的故事”。我们聊起来,发现大家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也正好想做类似项目。

然后公安部金盾中心就派编剧赴云南前线采风近三月,收集了大量缉毒前线真人真事,开始写剧本。这个故事如果用心看,牵涉到缉毒专业的东西都相当老道。总编剧之前就在公安系统工作过7年,加上采风3个月,所以内容把握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腾讯《一线》:就缉毒题材来看,1.8亿投资是非常大的手笔,为什么愿意不惜重金去打磨?

闫爱华:和动辄5、6亿投资的大古装相比,1.8亿不算多,但在同类题材中,它是最大的。我们敢投入,是因为对这个项目有信心。首先对剧本就特别有信心,编剧陈亚洲他们从云南采风回来,剧本大纲拿出来一看就令人特别振奋。

在我们公司开投资决策会时,一位副总读完剧本大纲就哭了,就是读到魏海(张丹峰饰)牺牲那段。她说,确实非常感人,军警题材容易表面化、人物脸谱化,但这戏不一样,它写的就是普通人,身处缉毒环境的普通人,他的成长和复仇过程非常感人。

至于制作,当仁不让是嵇道青团队,我认为他们是国内军旅戏第一团队。在嵇道青统筹协调下,于和伟、张丹峰、侯梦莎、徐洪浩、傅程鹏、王劲松、刘小峰、刘威葳等演员都加入进来,他在拍完《军师联盟》后,“曹操”让他上了一个新台阶。他过去也拍过警察戏,但一看这个剧本就非常喜欢,不仅出任主演,还愿担任艺术总监,把他的好朋友吴秀波、徐峥拉来特别出演。我们整个团队都很有创作激情。开机一个月后,嵇道青就说,觉得这戏成了,没问题。

腾讯《一线》:“成”是什么概念?

闫爱华:我们当时就认为,在同类题材中,它一定是顶尖的——成色最好、制作最精良,带给人更多不一样的感受。我们对它的市场前景也开始有信心了。

腾讯《一线》:《猎毒人》是你转型后的一次重拳出击,投资高、你个人的期待值也相当大,有没有过担忧?

闫爱华:离开体制以后,对于第一部作品做什么有过很多考虑。我也想过:一是要三观正、要符合政策尺度,禁毒是人民战争,毫无疑问是主旋律;二是要有创新和突破,吕云鹏这个人物是过去影视作品中没出现过的;三是故事要好看。

三方面综合考虑下来,在我们原来孵化的作品中,这个作品相对说来说最合适。大家都觉得警察题材过审困难,但这方面不谦虚地说我们是“老司机”,知道红线和分寸所在,总体看成功系数还是比较高的。

艺术总监于和伟对胡子计较分明 徐峥外形上有狠辣劲

 图片

腾讯《一线》:演员班底上聚集了一批实力派,1.8亿的投资更多花在演员费还是制作费上?

闫爱华:说实话,《猎毒人》的艺人片酬和整体制作费相比不高,徐峥和吴秀波都是友情客串,他们绝不是为挣钱而来。于和伟本人在这方面也很大气,所以我们的制作费相对充裕,从而保证了制作水准。

腾讯《一线》:是怎么定下于和伟演化学工程师吕云鹏这一角色?

闫爱华:当时也有几个人选,但大家都觉得于和伟最合适。他本人看了剧本之后,就觉得“这就是我了”,还说,“我要把它拿下来,和曹操相比不跌份、不掉分。”他很有创作激情去拿下这个角色。充满创作冲动和激情去做一件事和干行活,结果出来天差地别,这一点圈里人都知道。

腾讯《一线》:他第一次当艺术总监,仅从这一身份考量,完成度如何?

闫爱华:我认为完成度非常高。比如他到金三角之前在明山那段戏一直留胡子,当时于和伟粘一次胡子就需要一两个小时,对于这边多一根、那边少一根,位置上都很在意。于和伟拍这戏极为投入,最多时连续干活36个小时。一般来说,大牌演员和剧组都签协议的,比如一天工作10小时,但和伟对这个项目可以说竭尽心力,作为艺术总监,他希望用这个作品给自己作一个定位,投入程度无可置疑。

腾讯《一线》:于和伟、徐峥、吴秀波、王劲松、侯勇等实力派演员的班底,让人联想到之前的爆款剧《人民的名义》的打法,是否认为启用戏骨更能保证剧集具备爆款的品质?

闫爱华:首先这是真正的现实主义题材,而不是伪现实、悬浮现实。驾驭现实主义题材,毫无疑问老戏骨更有优势,毕竟他的人生阅历在那里,他的演技在那里。真正的现实主义题材剧中的人物,都是我们生活中经常碰到或耳熟能详的,这非常考验演员演技,所有观众都有资格评判像或不像。在这种情况下,演技在线的演员就特别有优势。

腾讯《一线》:让徐峥扮演大毒枭是一个非常颠覆的尝试,据说这还是深思熟虑过后的决定?

闫爱华:外型上他挺像的, 偶尔会流露出那种狠辣的感觉。还有个很有意思的事,徐峥一去到片场,毕竟是国内超一线的演员,很多人想找他合影,他一开始非常严肃的拒绝,说“不合影”。包括拍摄过程中,我们宣传团队找他拍个剧照,他也是十几分钟就回来了。问他怎么这么快?他说,“我是专业演员嘛,当然快。”但是戏份一杀青,他忽然说,“有人不是要和我合影吗?来啊!”他认为工作前合影会干扰工作气氛,等到拍完了,他就会很照顾大家的愿望。

我们都是军警题材的“老司机” 卖片、过审都很顺利

图片

腾讯《一线》:在常州拍摄期间一次性撞坏18部车,当时是怎样的情况?

闫爱华:实际上是在拍摄毒枭追逐吕云鹏那段戏时,专门邀请了英国和香港团队来的,因为车飞到空中翻转过来时,演员是在车里的,这需要特别的安全措施,这一点上国内特技团队的技巧还达不到国际水准。看到不少观众评价说是电影级特效,这正是我们所追求的。

腾讯《一线》:除了撞车戏,还有哪些是为达效果不遗余力的?

闫爱华:这部戏的拍摄地除了中国,还有泰国、老挝和缅甸。因为缅甸的政府武装与金三角的反政府武装还时有冲突,我们去的时候经常有背着枪的人擦肩而过,晚上睡觉也经常听到枪声,拍摄过程中还有几台设备晚上被拿走了,很危险。

当时也说,几个主要演员不用去了,但于和伟坚持要去,他和几个老演员都去了,按照于和伟当时的说法:一定要去、在国外怎么拍都对。金三角的戏都是他自己在那儿拍的,剧情非常紧凑,看到一些网友说, 20集以后是一口气追看下去的,甚至一天最多看了15集。

腾讯《一线》:你们坚持反套路操作,包括不拍成纯粹的涉案剧、禁毒剧,专注讲人物命运,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闫爱华:一部成功的作品一定是能塑造出成功的人物。如果人物不成功,只是情节激烈,那就沦为“爆米花”了,那不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这是我和几位同事从台里出来创业的第一部戏,肯定特别重视。戏能否立得住,首先就看主要人物能不能立得住。

这个人物一定得是以前同类题材中没有出现过的。所以在第一阶段,我们选出一个极致环境中的极致人物,人物立住了,再根据人物的命运走向设置各种情节、冲突,再符合生活逻辑、性格逻辑及艺术逻辑,这样观众就越看越投入,逻辑线也会越来越顺。

腾讯《一线》:怎么保证这部剧的主人公是“过去同类题材中没有出现过的主人公”?

闫爱华:我过去在台里看过上千部电视剧,嵇团原来也是专门做这种军警题材的,对过往的作品都非常熟悉,前期剧本创作阶段,我们就做了很多分析和研究,甚至做了很多反推。可以说现在出现的追剧热,我们早有预感。

腾讯《一线》:缉毒题材相对比较敏感,在卖片、过审阶段是否有过坎坷?

闫爱华:这戏是今年2月8日杀青的,拍摄时期就做了两版片花。后期是在南京做的,陆陆续续邀请到几个一线卫视、视频网站的购片人去看,他们都是大行家,好的作品,诚意作品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说发行很顺利。

腾讯《一线》:据说公安系统审片往往会大量删减,《猎毒人》删改的地方多吗?

闫爱华:这是我想对公安部表示敬意的地方。一开始我们也担心有些地方敏感,就拍了两个版本,一种是理想状态的, 另一种是比较温和的。公安部宣传局的专家非常大气开明,我们原来拍摄的第一套版本都通过了,公安部禁毒局也做了审看,他们也很支持,只提了一些需要修改的专业术语,广电总局审查也非常顺利。公安部审片专家说,这是“20多年来我们看过最感人、最好的一部戏”,他们的敬业评价让我们也非常感动。

对“叔圈出道”早有预见 如拍续集会做到更好

腾讯《一线》:现在很多网友会调侃说“叔圈出道”,甚至自发创作趣味安利图文,是否预料到这一现象?

闫爱华:有预料到,因为这就是一部男人戏,里面的各种角色在生活中都有遇到过。而且又都是老戏骨,他们扮演角色的时候毫无疑问能达到很高的完成度,只要完成度高就能征服观众。

腾讯《一线》:另外也有一些争议,比如有部分观众认为前期剧情慢热,在15集之后才开始节奏紧凑,对于这一观点你怎么看?

闫爱华:前面说过,我们都是这一行的老人儿了,何尝不懂涉案剧一上来枪战凶杀,就可以把节奏提起来。但我们觉得这样会落入俗套,会有点LOW,我们想的是逐步铺开人物关系、铺垫人物情感,这样后面的故事才有逻辑,人物行动才可信。

如果不做这个铺垫,吕云鹏凭什么扔下自己的产业、卖掉所有的专利,不要命地去复仇?这就变成无源之水了。所以要把兄弟情、他和嫂子、侄子侄女之间的感情铺垫到位,这样他才有足够的动力去支撑。其实看好莱坞大片,也不是前30分钟就节奏很快的,都是在铺垫人物关系。

腾讯《一线》:还有一些情节的合理性被网友质疑,像是一个化学博士拿着把螺丝刀就敢和人硬碰;明明尸体成了白骨,钱包中的照片却是崭新的。

闫爱华:肯定会有遗憾之处。比如你说的拿着刀找毒贩,想象一下,在现实生活中云南缉毒前线,一个人去复仇不会拿着刀,很大可能是拿着一把枪,但这样审查上可能就无法通过了,还有吕云鹏始终没有为楚门制出“蓝冰”,和楚莹的关系也没有迈出最后一步,在国外不会这样拍的,但在我们这里主要角色有不能碰的底线。至于人死了三个月是什么样子,制作团队专门咨询过法医,确实会变成骷髅,照片只要不进水也没问题。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腾讯《一线》:现在有计划筹备续集吗?

闫爱华:目前社会上呼声很高,找我们的业内人士也很多。但我们还是要酝酿、沉淀一段时间,消化一下市场和观众的反应,内部也开几个讨论会,对这个项目的成败得失做一下复盘,再去考虑要不要做第二部的问题。

资本在逐渐撤离,影视市场进入到寒冬期

腾讯《一线》:最近一段时期,影视娱乐行业开始逐渐回归到理性的边界内,身处其中有哪些明显的感知?

闫爱华:准确地说,影视行业的浮躁是两、三年前的事,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寒冬期,这两年影视热在逐渐地降温。资本在撤离,即使一个好的项目融资也比较难,满地是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播出后回款也很难,现在影视行业进入了资本寒冬期了。

腾讯《一线》:接下来还会孵化什么项目?

闫爱华:目前的考虑是,挖掘并发挥经典名著对于人的启迪和力量。毛羽司长也说过,中国的电视剧要想真正流传下去,没有这些当代文学的滋养怎么行?三个月写一个剧本,或者找个IP改一改,那都是快餐。老百姓门儿清,一点虚的也不行。《白鹿原》受到社会各界高度肯定,也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

我们去年就开始筹备路遥先生的中篇小说《人生》,准备以路遥先生的故事和人物为基础,创作出一部优秀的反映普通人的奋斗成长和社会进步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献礼剧。另外,在《红高粱》合作成功后,莫言老师对我们也非常信任,准备把他的另一作品交给我们拍,我们已经在莫言老家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展开立项工作,山东省委宣传部领导也非常支持,目前我们正在积极筹备。

腾讯《一线》:未来还会坚持走精品剧作的路线吗?

闫爱华:当然,我们要对得起这些作家和他们的读者。毫无疑问,我们会拿出最大的精力,找最合适的编剧、最好的导演和演员来完成它,否则我对自己都交代不过去。

 

腾讯《一线》专稿 作者:胡梦莹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