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V.S.奈保尔去世 享年85岁,曾到访中国
来源:中国新闻网 钱江晚报 2018-08-12 09:21:52

图片

 V.S.奈保尔(1932.8.17-2018.8.11)

据外媒报道,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印度裔作家V•S•奈保尔去世,享年85岁。据悉,11日,奈保尔的家人公布了这一消息。据报道,奈保尔的妻子娜迪拉奈保尔在一份声明中说:“他去世时,周围都是他所爱的人,他的一生充满了奇妙的创造力和不懈努力。”她称奈保尔为“一个巨人,一个获得非凡成就的人”。

2014年的那一次中国之行,奈保尔说:“我也许不会写中国,这里是个巨大的国家,写中国需要大量的观察和知识积累,我没有这些东西。”

现在,他离开了,最终没有写中国。

V.S.奈保尔在五十年间创作了30多本著作,包括回忆录、小说和旅行写作,其中许多涉及殖民主义及其遗产。奈保尔的代表作为《通灵的按摩师》、《重访加勒比》、《非洲的假面具》等。奈保尔曾与鲁西迪、石黑一雄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奈保尔于1971年获得布克奖,1989年被英国女王授以爵位,1993年获得英国大卫·柯恩文学奖,并于200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小说作品《大河湾》和《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列入20世纪百大英文小说之一。其中《毕司沃斯先生的房子》是基于他的父亲Seepersad的故事,他的父亲曾是特立尼达卫报的一名记者。

诺奖评委评价称:“(其)作品中具有统一的叙事感和未受世俗侵蚀的洞察力,使我们看到了被扭曲的历史的存在,并激发了我们探寻真实状况的动力。”《纽约时报》称赞他道:“以天赋和才华而论,奈保尔当居在世作家之首。”

奈保尔的最后一部作品《非洲的假面具》发表于2010年,是一部游记作品,描绘了他不久前在非洲乌干达等国家的游历见闻。奈保尔的大部分作品均已有中文版问世,其最后一部作品也于2013年由南海出版社出版。

 图片

年轻时候的奈保尔

奈保尔于1932年8月17日出生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查瓜纳斯的一个印度移民家庭,六岁时和家人搬到首都西班牙港。这里成为他第一部小说的背景,即写于1959年的《米格尔街》。他于1950年获得奖学金赴英国牛津大学学习英语,在那期间遭遇了精神崩溃,他后来表示自己以旅行来安抚身心。奈保尔的第一任妻子是帕特里夏·黑尔,二人1955年在牛津相遇,帕特里夏于1996年去世,后来不久,他娶了比自己小20岁的纳迪拉。

 图片

奈保尔与麦家对谈

2014年,奈保尔曾经和夫人纳迪拉·奈保尔(Nadira Naipaul)一起参加了上海书展。当时的奈保尔已经需要坐轮椅移动。当他参加第一场活动时,轮椅被推到主席台边上,再被3、4个人轮番搀扶慢慢挪上台。

在上海书展连续参加了两天的活动后。2014年8月13日奈保尔和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麦家在杭州图书馆进行了一场对话。

 图片

夫人在给奈保尔喂豆浆

或许是太过疲惫,那天,他表情都很少,一直都只是安静地听着。从下午6点半到杭州,直到晚上10点吃完晚饭,他几乎只说了5句话。他需要坐轮椅。而如果他的妻子纳迪拉没在身边,他与读者的对话无法进行。

和在上海时一样,奈保尔在尽力节省力气,微笑着点头回应,纳迪拉却热情高涨,替他回答了99%的问题。

那天的晚饭,是在龙井草堂吃的。很有杭州特色,奈保尔吃了一口熏鱼,点头说不错,他还喜欢吃海蜇,嚼起来脆脆的。但吃饭需要他太太喂,他已经不太握得动筷子了,“感觉像在家喂自己的外孙。”纳迪拉半开玩笑说。

人们想象的那个奈保尔,此时,已不是眼前这个奈保尔本人。他年轻时愤怒,爱吵架,跟大部分英国作家关系都不好,但来杭州的他已经变得“温和”了。

图片

奈保尔的中国之行

“我不喜欢这个问题,我不想强迫读者读这本书,或者那本书,他只要读书就行了。”那时,82岁的V.S.奈保尔语调微弱颤抖,但,仍能感受到他的强硬和睿智。只有这样的奈保尔,或许还能和读者心目中的奈保尔形象相呼应。

“他的《米格尔大街》,像画册,每一个小故事都很好看。文笔清丽,幽默轻松。”杭州的一位读者LUNA,买了5本《米格尔大街》,抱着想去求签名。但是,当时他签名已经有些费力。他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里,看着台下。大部分时候,是奈保尔的妻子纳迪拉在回答,“我认为奈保尔所有作品都非常优秀,如果是一个年轻人,可以从早期的喜剧性作品开始,比如,《米格尔街》。”

实际上,奈保尔心底里,是有着特别强烈的想跟读者交流的冲动的。这从他三番五次想从翻译或者妻子那里抢过话筒即可看出。“我很愿意回答问题,抱歉我的回答好像没能让大家激动起来,我还想交流更多的。”很无奈,私底下,奈保尔这样跟助手喃喃。

【访谈摘录】(奈保尔2014年中国行答记者问)

提问:你这次到中国来有什么期待?刚才你说到可能不会写一本关于中国的小说,但是你对中国最感兴趣的一个话题是什么?

奈保尔:我并没有对中国之行有什么期待,因为一旦有了期待就看不见你要看的东西,我只是过来然后观察就可以了,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这样。

提问:在两年前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他在很多场合都说这个奖带给他无数的困扰。在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么多年来,诺贝尔文学奖对你有什么具体影响吗?

奈保尔:我觉得我能够处理好和它的关系,它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困扰。

提问:你写《大河湾》这本书的动机是什么?

奈保尔:因为作为一个作家得写书,而且得一直写书,这个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和动机。

提问:你有这么多身份,你对自己的身份是怎么看待的?

奈保尔:我并不觉得身份是一个问题,一个人可以同时是很多事物,我可以是一个作家,同时我也是一个旅行家。

纳迪拉·奈保尔:我并不觉得这会构成一个困扰,因为奈保尔先生是一个世界主义的人。

提问:去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库切先生来到中国,和莫言先生有一个争论,莫言认为诺奖只是谈文学,文学是唯一标准,但是库切认为里面包含了很多政治元素,我想听一下奈保尔先生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奈保尔:我并不觉得诺贝尔文学奖和政治有这么大的关系,虽然经常有人说诺贝尔文学奖是因为某些原因才给某些特定的人,我并不觉得这样。

纳迪拉·奈保尔:我也同意这个意见。

提问:奈保尔先生写了这么多杰出的作品,现在80岁已经过了,在人生或者写作上还有什么遗憾,如果有的话是什么,可以说一说吗?

纳迪拉·奈保尔:有一个遗憾,就是人生苦短,我认为一个人一共要有三个人生,一个用来学习,一个用来享受,还有一个需要用来思考。

来源:中国新闻网 钱江晚报  编辑:蔡震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