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扬眼荐书】麦家、苏童、阿来、马家辉给年轻人的读书课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8-15 00:14:46

 图片

《好好读书:名家给年轻人的读书课》麦家 苏童 阿来 马家辉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功利阅读时代,我们应该读什么书?如何阅读一本书?如何让你读过的书,变成你的财富?四位斩获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文学大家:麦家、苏童、阿来、马家辉,带来20本私藏书单,用他们半生阅读经验,为你解读被他们翻阅无数次的世界经典名著。四位老师半生阅读智慧,创作技巧,言传身教提升你的阅读能力,拉开你与他人的人生差距。

半生阅读智慧倾情分享

四大名家亲选书单,那些影响他们写作、思考的枕边书,一一带你解读。用大师的智慧与别具一格的眼光,探讨人性、命运、梦想、欲望、情感,为我们打开一个澄明的新世界。

别具一格的阅读范本

每部经典,先有一篇导读介绍作品内容、背景等必要知识,帮助读者熟悉作品,再由四位名家从多个维度深度解读。文字干净,形式简洁,由浅入深。既适合无阅读经验的读者无障碍阅读,也适合有阅读基础的人深度研读。

读写精进必备手册

解读20部经典名作的内容,探讨大师们的写作技巧,教你读什么经典、如何读懂、写什么故事、如何写作。直接向大师学习,读出你的好文笔。

 

【麦家采访问答】

问题1:我们知道您以小说家、编剧著称,像大家熟知的《解密》《暗算》《风声》这些作品掀起了中国谍战小说的热潮,《好好读书》与您以往的作品类型非常不一样,您是怎么想到做一本关于阅读的书呢?

答:我看了大量的书,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是书堆起来的,高度、厚度、用途、前途都是书给的。人的一生就是交出去,我交给了书,书交给了一个我乐见的自己,围着文学转:阅读,写作,交相辉映。围着文学转就是围着人生转,文学不是专业,文学就是人生,需要救赎,需要完善。文学拯救了我,也完善了我,这一点有深切体会。我不认为这是我的特权,它应该也属于所有人。我希望通过这本书表达自己,也摆渡那些爱自己的人,希望他们能通过文学来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加充实美好,在阅读中找到内心的宁静,尤其是年轻人,在阅读中沉下心来,成长起来。

 

问题2:据说《好好读书》是您发起、联手其他三位老师:苏童、阿来、马家辉一起合著的,您当时策划这样的作者组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答:首先,我邀请的三位好友,有两位拿到过中国文学最高奖茅盾文学奖,没有拿茅奖的马家辉,是因为人在香港,如果在内地,他的第一部小说《龙头凤尾》应该也可以把茅奖收入囊中,它迄今已经摘取台北书展大奖等12个文学奖。作为资深作家,其实我们首先是资深读者,我们在阅读中沉累了大量经验,希望能分享给大家,尤其是年轻人。

客观地说,现在阅读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但大部分人的阅读我觉得是一种浅阅读,浏览性的、碎片化的阅读。这次我和几位老友联合打造这本书,既是对自己文学过去的某些总结,也是为了和年轻人分享一些我们对文学经典之作阅读的经验和对人生的思考。我们不能一昧满足于浅,也不要害怕深,浅了就薄了,有点深度其实是一种硬度,一种钢性,年轻人总归是需要的。

其次,阅读在总的说是一种娱乐、一种放松,但有时阅读需要一把钥匙,尤其是经典名作。这本书其实是给大家磨的一把步入经典、享受经典的钥匙。我们不想把《好好读书》作为一种刻板的教科书,它是要有趣味性在里面的,要让大家知道,大部头的经典名著读起来也并不是那么费力,而且,对于读书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体会是非常重要的。

有一段时间,我的时间都消耗在拜读浩繁的经典名著上,就像一个胸怀天下的武林新手,浪迹天涯,只为结识各路英雄好汉。想着还有那么多山头没有拜过,我不敢轻易出手——不用说,我是胆小的。换句话说,我因为胆小而有幸认识了不少英雄——仿佛我认识他们就是为了壮胆。现在我想拿它们来壮年轻人的胆,给他们我的体温,然后拥有自己的体温。我们年轻过,我们知道年轻人需要什么,需要照耀和温暖,需要陪伴和激励,我和几位老友这次做的就是这事:陪伴和激励,和年轻人互相陪伴和激励。

 

问题3:《好好读书》解读了20部经典名作,解读得十分精彩。但在当下的快餐文化里,大众更习惯用手机、电脑进行碎片化阅读,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选择书单、如何更好地阅读这些经典名作呢?

答:比方说一天以三个小时的阅读时间来说,我觉得你可以拿一个小时浏览性阅读,掌握资讯,甚至猎奇、追求刺激,都没问题。但不能止于此,止于此你就成了消费品,最后可能滴水不剩。你消费的同时必须要有吸收,做容器,有容乃大。这时就需要你去有一个小时的深阅读,把自己拓展延伸开来的阅读。这种阅读最保险的就是去读经典名作,它们是被时代和时间大浪淘沙一样淘出来的,经典肯定有它的道理,名至实归的。然后还有一个小时应该去重读,回头去读被你挑选出来的一些作品,边阅读边琢磨,这样内心就会有沉淀,否则你老是浮光掠影的阅读,不思考,不沉淀,慢慢地你内心就空洞了,人就轻了,容易被风吹倒。经典是种在时间里的大树,大树底下才能才好乘凉,墙头草只会迎风吃雨,最后被大风刮走。

 

问题4:可以谈一谈您关于读书的看法吗?您认为“好好读书”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答:好好读书,其实很简单,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条件,只要你静下心来,沉浸到书里,但阅读还是有一定的方法的。

人的一生只要精读50本书,就能安身立命。精读50本书,意味着你至少要读500本书,精读的书是百里挑一挑出来的。其实读书有两个过程,一个是初读,就是淘汰书;还有一个过程就是精读,当你好不容易发现一个作家或一本书是和你心心相印时,这样的书就应该反复地读,因为每一次阅读你都会有一种更好的发现。

一本书,如果你读了以后读不下去,就丢掉它,不要硬读。读书是个娱乐的过程,千万不要把它当做义务、学习任务,一本书它能够让你内心放松下来,能够让你心里甜蜜起来,你就读下去,没有这种感受不妨把它丢掉。但我相信你丢了一本又一本,按照数学概率来说,大概30本吧,必然会出现一本书和你心心相印的,这是我屡试不爽的一件事。像谈恋爱,不要妄自尊大,指望一见钟情,但也不要妄自菲薄,要相信越努力越幸运,多谈几个总会有爱人到你身边的。

 

问题5:对于年轻人,你有哪些阅读建议呢?对于想要从事创作的年轻人,您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呢?

答:经验多了就没用,给一条吧:世界很大,但书最大,因为书能让我们长大,让世界变小。

如果你想当作家,补一条:阅读是写作最好的准备,写作是写作最好的老师。

 

【苏童采访问答】

问题1:擅长刻画女性形象,是您作品的一大特色,例如《妻妾成群》《红粉》等作品把女性的性格、命运写的淋漓尽致,外界评价您是“最了解女人、最擅写女性的男作家”,对于这一评价,您怎么看待呢?

答:其实我本人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评价,我从没刻意写过有魅力的女人,写的都是一身毛病的女人。比方说,写《妻妾成群》那一年,我只是开始想讲故事了,就写下这个作品。其实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部写女性的作品,没有想着刻画女性,只认为是一个一夫多妻的故事。

因为这些作品,“会写女人”好像就成为我写作的某一种符号,这让我感觉又幸运又有点迷惘吧。一方面我自己从来没觉得我在这事情上值得被大家这么关切,因为就是写了四个中篇小说。另一方面,老是女性女性,可惜没人说——那么多中长篇作品只有四部专写女性。

其实从影视剧传播和受众的阅读习惯来看,男女都偏爱看女性题材。我不相信一个男性作家写不好女性是天经地义的。整个我们文学史上,所有的女性形象其实95%以上全是男性创造的。

但是,近六十年来文学史中的女性写作却相当缺乏,说实在的,我也没觉得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我觉得我瘦弱的肩膀难以承担这么一个我所设想的文学大缺憾,所以我小试牛刀而已。

问题2:《好好读书》这本新书中,我们看到您解读的5部作品中,有两部爱情主题的作品——《包法利夫人》《霍乱时期的爱情》,那对于这两部作品的选择和解读,是出于您对女性形象和命运的关注吗?

答:每一本书里都有对女性的刻画,但这并不是我选择这两本书的主要目的。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两本书是佳作。这才是我推荐这几本书的目的。

我也说过,《包法利夫人》是一部学习写作的宝典,而且久经时间考验和沉淀。很多小说说来说去就写人。但是在一部书里头,能把人这个问题基本上包罗万象地写出来的,也不多。而且关键是福楼拜用了一个精准的文字体量,去讲完了这么一个故事。它是好读的,很好看的一本书,有一个精心的故事脉络。只是,恰好是写一个女人。

《霍乱时期的爱情》出自大天才马尔克斯之手,背后依然有他那种很有规律的想象力,其中人物的刻画、对话的细节,那种有点欧洲范的精雕细刻的写实笔法,跟《百年孤独》大开大合的快节奏是完全不同的。这个小说,我自己觉得最成功的人物形象,我估计很多读者朋友也会同意,倒不在于女主人公写得多好,但大家一定会记住阿里萨这个形象。对于一个真正的圣徒来说,浪荡子只不过是表象。他对女主人公长达五十多年的那种爱,已经不是一种简单的浪漫了,是某一种心酸的力量,也可以说是美的力量,这完全不是靠鸡汤炖出来的。

 

问题3:您如何界定一本书的“好”?在您看来好书需要具备哪些特征呢?

答:所有来自阅读的惊喜,终将回到不知名的阅读者身体内部或者心灵深处。这样的惊喜,可能会给你的生活、心灵带来一些小小的震撼,它会使你这个人变得更好。

好书,它必须是有意义的,能够给你带来一些东西,很有可能是贴近生活的。貌似平静的世界潜藏着太多不平常的细节,而平常与不平常都不可忽略,好多作家都在记录这样那样的细节,它们来自于所谓的日常生活。记录因记录者的姿态和性格各异,你会闻到各种各样的生活的气味,各种各样人的气味。

 

问题4:可以谈一谈您关于读书的看法吗?您认为“好好读书”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答:深夜挑灯,在临睡前借助一次轻松的阅读,摸一摸这个世界,让一天的生活始于平庸而终止于辉煌,这样读书的场景是不是很美好呢?可以说读书是我最大的积累,没有第二种选择。

所以好好读书,你首先要确保自己在读好的内容,即使是“碎片化阅读”,你也可以选择去读一些好的内容。碎片化阅读其实很适合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微信公众号文章等篇幅短小的题材和内容。关键在于你是否读到好的内容,你是否得到净化与收获。

 

问题5:《好好读书》这本书里,您推荐了福克纳、马尔克斯等人作品,这些大师的作品在何种程度上影响到您?对于年轻人,你有哪些阅读建议呢?对于想要从事创作的年轻人,您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呢?

答:这是天性里的喜欢。它直接渗入我的心灵和精神,而不是被经典所熏陶。作家总是会用作家的手段表达人类境遇,比如象征,比如反讽,无论它多么古老陈腐,多么容易让人识破,却像是农夫手中无法抛弃的农具。最优秀的作家在写作上可能是最民主的最无成见的,不耻下问不仅是人生态度,也是一种艺术态度。

同时,我觉得读书可以处理孤单。在书中能够与很多人相处,与很多新的世界相依,你会有更多的发现。

所谓世界给一个作家的礼物,其实远远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大,一个博大的世界你是拿不到的,你所能拿到的就是一条街、一个村庄、几座房子,甚至一片屋顶,而要利用的恰好是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最后是你文学的基础,千万别小看它,它可以膨胀,可以成长,变大。

 

【阿来采访问答】

问题1:众所周知您是以小说作品获茅盾文学奖,但此之前您是写诗,请问前期的诗歌创作经验,有没有为您创作小说带来帮助?诗歌和小说之间有没有哪些关联呢?

答:写诗之前也是爱好,但我自己没有体裁的局限,说我一定要去写诗,除了写诗就不写别的。写到后来,我就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东西想放到诗歌中去,也许是我的诗歌技艺不够,放进去它就不是诗了。但是大量的叙事与场景人物的描绘都放不进去,没法表达出真实的观察与经验。我们在生活中这么多感悟,不管是对现实的观察还是自己的体验,这么多鲜活的经验,不能放到自己的写作当中去,那我们写诗歌有什么意义呢?

我面临这个矛盾,我就从诗歌转向小说。小说基本能把诗歌里放不进去的东西放进去,甚至可以把诗歌放进小说里去。你可以把小说写成一首诗,但不能把诗写成小说。所以其实是很自然的选择,中间一阵有时写小说、有时写诗,但小说写得得心应手时就不想写诗了。对我来讲,从诗歌转到小说写作,是自然而然的事。

 

问题2:《好好读书》中您选择了几部“另类”的名作,比如《非洲的笑声》《光荣与梦想》《寂静的春天》等,您为什么会选择这几本严肃文学的作品呢?又是从什么角度去解读的呢?

答:人与自然、历史的关系是当下亟需得到重视的,尤其对我们国家而言。但是国内当下的小说,写得好的小说、写得不好的小说,对自然、对历史还是不够重视的。

自然,就是我们所生活的环境,与我们现在的生活息息相关,书籍能给人这样的意识,是很重要的。比如,《非洲的笑声》中,作者多丽丝•莱辛提到,环境的毁坏在25年间给她的祖国津巴布韦带来的破坏,远远超过战争、白人政权与黑人政权的轮换。

同时,像我在书里也提到了,比如《光荣与梦想》对于历史的写法,它记录历史的方式,关注和研究问题的角度,与我们国内传统历史书的写法有很大不同。它的目光投向的是整个变化中的社会。

我们的古代史在一定程度上是一部宫廷里的权力暗斗史。人们对这种暗黑的争斗总是津津有味地复述,而不是对它带有某种批判和警惕,这是我们看待历史片面的地方。

古人说“以史为镜”,现在又何尝不是呢?人必须学历史,学历史也是为了当下更好的生活。

 

问题3:就读经典作品来说,您觉得读外国经典和古典文学,各有什么不同,又有什么益处?

答:中国的古典文学更多在于意向的表达,写一杯酒、一杯茶、一支烟,不管怎么描述,最后还是写的一种情绪,某种内心的东西。

而西方的文学,建立起来的是一个庞大系统,有大量叙事性、思想性和哲理的因素,体量也大。

但不管受到西方文学影响有多么深,中国文学当着力保留和发扬中国文字的特性。

我们使用的文字是中国自己的,是中国声音,是中国形体。尤其中国的古典诗歌和散文的传统,除了表意以外,在文字安排上,对于形象,对于声音,所暗含的某些东西是有特意的追求的。中文的特性是跟世界上别的尤其用拼音体系表意的文字有一个本质性的区别,这个也是它的长处所在。

事实上,很多我们认为现在已经被利用并取得成功的文学元素,再回过头来看,原来我们传统文学里面就有。我们可以获得的启示是——在本土文学当中寻找资源,全世界的本土文学当中,都有类似的使命。

其实无论是外国文学还是中国文学,很多经典的文学作品,之所以经典,是有它内在的原因的。至于读书,选书,我觉得首先得是因为自己喜欢读,有一种阅读喜好和阅读趋向在指引。

 

问题4:可以谈一谈您关于读书的看法吗?您认为“好好读书”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答:对我来讲,阅读是阶段性的,系统性的,是在各个不同的学科之间进行的。我们怎么能讲,我们一生中克服过的哪些困难是最重要的呢?其实对每一个不同的个体而言,每个问题在没有解决前,都是重大的。

不读书是现代中国的“社会病”,当代社会生活中很多利欲熏心、道德败坏的现象是这种“社会病”的“并发症”。“全民阅读、书香社会”的提出,就是缺什么补什么,是我们国家针对“不读书”这个社会病提出的疗救方案。

我也不相信,在社会进展到今天,一本书或两三本书能对多少人产生影响,能解决多少人的危机与问题。

我们读书,应该有自己的理解和思考,对所谓的“流行阅读”保持警惕。要像建朋友圈一样,让一本书一个知识点链接到另一本,从而构建自我的一套知识系统。

我们阅读是为了什么?我从一个很边远的小地方走出来,没有很高的学历,但是我读了很多书。我觉得读一本优秀的书,相当于自己多活了一辈子。

 

问题5:对于年轻人,你有哪些阅读建议呢?对于想要从事创作的年轻人,您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呢?

答:提升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读书,读好书,甚至需要有计划地读。不是什么流行就读什么。另外读书不能太功利。至少我自己是这样看的。而且我也不能想象,没有书读的生活。我读书有一种习惯,是随时随地的,平常出来至少带着三、四本书在身边,临时也会读些报纸、杂志。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每个人要根据自己的需要去读。

写作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为了做有意义的事情,为了享受自己的成就感。这是青年人创作时需要明白的。

 

【马家辉采访问答】

问题1:您的粉丝都说您是“专业书虫”,说您家里最多的东西就是书,您书架上都有哪些书?有哪些类型?您自己最爱看的是哪一种?

答:我只是喜欢看书, 也喜买书, 除了追寻知识和满足好奇, 以及开拓生命的想象, 更有踏实的安全感,觉得对于世上的万事万物, 只要我想知道,必能在书里找寻到答案或答案的线索, 因为我所好奇或迷惘的事情,几千年来已有不少智者思考过谈论过。

我家里的书收得杂,不同年龄有不同喜好,年轻时收入的较多是文艺文学,廿五岁以后较多知识性的书,中年后, 较多历史书。 近年写小说, 要读许多香港史的材料,所以又让香港史霸占了许多书架。我不“藏”书, 只是买回家后收到书架上,并没有什么善本珍本之类。所以,近年也很舍得送书损书,每年总有两三次把大批书本送到不同的文学团体。不如,也送一些书给麦家理想谷的图书馆,让大家分享马家辉看过的书,好不好?

 

问题2:在香港文坛,您被称为马爷,以风格犀利、锋芒毕露的风格为大众所熟知。那在新书《好好读书》中,对于经典作品的解读是不是也是一贯犀利的风格?

答:“马爷”名号较适合马未都这样的北方汉子。南方香港的男子, 不够“爷”。我不觉得自己的言谈“犀利”。 我只是偶尔“嘴贱”, 喜欢挖苦和调侃, 勉强算是幽默或诙谐吧。在<好好读书>里,我收起了“贱”, 较为认真严肃, 但, 放心, 保証不失诙谐。

 

问题3:您出生于香港湾仔,港岛最早发展的地方。从您的《龙头凤尾》可以看出那时的环境鱼龙混杂,这种环境对您的写作产生过什么影响呢?除了对创作的影响,您认为在不同时代和环境下,人们对文学作品的诉求和阅读是不是也会不同?

答:湾仔对我的写作影响在于,除了给了我许多故事和人物题材,更造就了我的性格:放肆, 肆无忌惮。当我下笔,在用字遣词和情节构思上,比较没有框限和顾虑。这不表示更好,但至少,变成我的特色,纵笔所至不检束,自己写得过瘾,许多读者也读得过瘾。时代在变,人们的阅读期待当然亦变,只因,人们面对不同的现实问题有了不同的现实经验,需要新的语言去表达和沟通。

至于阅读方式,有了不同的工具,更是选择多元,成为现下时代的美好。用读的, 用看的, 用听的,都可以。真正重要的是,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好好读书。

 

问题4:您在《好好读书》中解读了两部女性作家的作品《倾城之恋》和《长恨歌》,一个是写上海一个是写香港,可以谈一谈您个人对内地文学和香港文学的看法吗?

答:这是写论文式的大问题了,很难简单回答。内地作家的风格和取向各有不同,无法概论,香港作家则较多集中在城市书写,倒有着“主流”特色。但,写同样的城市,却仍有不同的文字风格,箇中的细致差异正是文学作为艺术的关键趣味,不是吗?

 

问题5:对于年轻人,你有哪些阅读建议呢?对于想要从事创作的年轻人,您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呢?

答:阅读建议是:如果你是认真对待读书这回事,而非只是逍遣,请替自己订个两年的阅读时间表。

步骤如下:

1)不一定要想好两年内读什么书,因为,经常读完一本好书,它会引领你去找寻第二本好书。你只要先找一个大概的阅读方向,例如,决定先读经典文学类或哲学类或社会学类或历史类,便够了。

2)订定每天的固定阅读时间,至少两小时,专心地,关掉手机或计算机,一心一意地读。一天两小时,一周便是十四小时,一个月便是六十小时,一年便是七百多小时,两年便是一千五百小时,是很可观的阅读量。

3)可从你所选定的类别里挑一本经典作品, 由它读起。若读不懂, 便找跟它相关的分析或评论书籍来读,既是经典, 必有很多相关的导读作品。若仍读不懂, 便放下,改读其他书。

4)可以三个月或半年为单位,专心读某个领域的经典书。两年下来,便读了四类, 等于替自己的大脑建立了一张基本的知识地图了,从此,你的阅读世界便不会有拦路虎而只有拦路羊了。

5)不妨从“史“读起,例如,你选定了文学类别,先读一两本文学史, 对作家和作品有个大概的宏观掌握,再去读原著。若你选定经济学,  亦是,先读一两本经济学史, 再去读经济学的分门论著。这很有效, 请相信我。

至于创作方法,好像问麦家、苏童、阿来较好。他们是资深作家,我毕竟只写了一本长篇小说,虽然是极好的小说……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