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赵丽宏、庞余亮上海书展对谈《童年河》,分享自己儿时记忆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8-16 23:08:02

 图片

对谈会现场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816日上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赵丽宏、庞余亮携新书《童年河》(点评版)来到上海书展主场馆少儿馆活动区,与广大读者和粉丝见面,并以“童年河的回声与思考”为主题进行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对谈。上百名儿童文学爱好者、读者到场分享。在对谈中,两位作家侃侃而谈,与读者们分享了自己的童年记忆。

图片

赵丽宏、庞余亮

庞余亮:《童年河》写了雪弟从乡村到上海成长的经历,天才般地预示了当下,现代化让更多的雪弟从乡村到城市,你对新时代的雪弟有没有期待?

赵丽宏:《童年河》不是一本新书,这本书13年首次出版,到现在已经快五年了,能够引起大家一点共鸣。因为我很真实地写了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

60年前的生活,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读还会有点共鸣,我想我是写出了一些孩子们他们永远会感兴趣的话题。比如说好奇心,比如说这个少年之间的友情,比如说亲情,这些感情是不会过时的。

这本点评本不仅是我的小说,也凝结了庞余亮先生的智慧。庞余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家,我这本书出来以后,他承担了这本书的点评工作,这本书每一页上都有庞余亮的解读。我想这样的文字对读者是很有启发的,而且它的每一个章节后面提的一些问题,都是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作家的思考,他完全是站在一个少年读者的立场去想象的。

 

庞余亮:月亮的意象为何频繁地出现在《童年河》中?

赵丽宏:因为我自己喜欢月亮。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热爱大自然的人,但是我从小是生活在上海,生活在水泥当中。即使这样,我也是经常的倾听大自然。小时候,我喜欢一个人爬到屋顶上去,晚上看星星,看月亮。所以小说里面雪弟对大自然的爱,对月亮的兴趣,其实是我童年的生活。生活在城市的孩子离大自然很远,没有机会亲近大自然,但是大自然是不会被隔绝、被封锁的,我们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亲近自然的。

图片

赵丽宏

庞余亮:你为什么如此喜欢白色?

赵丽宏:这是庞老师对我的书的解读。其实我写的时候没有专门想要表现白色。我想我喜欢纯洁,喜欢干净。给那个主人公起名的时候,我就非常自然地起了雪弟这个名字。庞老师由雪弟这个名字想到了雪,想到了白色。其实我写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白色。我们这个世界,不管有多少阴影,不管有多少忧伤悲苦,但是它应该是纯洁的。尤其是孩子的心。我们少年的心和感情,应该是纯洁的。所以白色是最好的颜色。

 

庞余亮:在雪弟的小伙伴中,你最喜爱的是哪个形象?如果非要用一朵花来形容唐彩彩的话,她在你的心中是什么样的花朵?荷花吗?

赵丽宏:这个问题其实不大好回答。那些小伙伴,每一个都是有个性的,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优点、缺点,但他们都是可爱、真诚的,都是纯洁的。唐彩彩

我倒是没有想过她是什么花。她是一个非常有爱心,非常有自信,非常可爱的女孩。其实雪弟跟唐彩彩的互相吸引,是一种朦朦胧胧的少男少女之间的感情。这也是我小时候有过的真实体验。唐彩彩是什么样的花?孩子们都可以自己去想像。你喜欢什么花,那她就是什么花。

 

庞余亮:在《童年河》中的三个大人——亲婆,阿爸,姆妈,他们三个人是三个不同的性格,你能用三种颜色来形容他们吗?

赵丽宏:你要叫我说颜色,我说不好。但这三个长辈我也是很用心地写的。这三个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样的。雪弟的父亲,他的原型是我的父亲。他是天底下最温和的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一下,没骂过我一句。他完全是平视孩子,把孩子当成朋友来跟孩子交流的。雪弟的母亲,她对雪弟的爱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表达的。她也很爱雪弟,但是跟父亲不一样,她比较严厉。着墨最多的是亲婆,也就是雪弟的祖母,她是有大爱心的一个老人,她对雪弟的影响非常大。这种长辈的爱,重要的是在精神上影响我们,应该把孩子往高尚的精神境界去引领。最后我也写到了亲婆去世。亲婆的去世给雪弟在心里留下的那种巨大的悲伤,对他整个人生都影响深远。这三个人物,如果每个人都要用一个颜色来代表的话,我说不出来。也许都是纯洁的白色吧。

 图片

庞余亮

庞余亮:画画是雪弟的长项,雪弟最想画的是什么呢?

赵丽宏:你这个问题我就很难回答。小说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雪弟从乡下到上海,他觉得无聊,就在墙上画画。我觉得每个孩子都天然的是画家。你心里要想着一个梦想。你看到的世界,喜欢的事情,都能用笔画出来。我想,画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是把我心中的梦想和我对世界的看法,用画笔表达出来。

 

庞余亮:每个孩子的成长都离不开小动物的陪伴,雪弟的宠物猫——棉花有原型吗?

赵丽宏:棉花是有原型的。我们上海以前是不允许养狗的,但可以养猫。曾经我家里有一只猫,三年自然灾害时,因为当时人都吃不饱饭,我们养不起这只猫,我家就要扔掉它。我父亲用一个装面粉的袋子装着它走了很远的路,最起码有两公里,把它丢到苏州河边上,然后父亲就偷偷地跑回来。想不到两天之后,猫又自己找回来了,但最后它还是饿死了。这样的情节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就把它放在这个小说里面,它就成了芦花猫的故事。

 图片

《童年河》赵丽宏 庞余亮 点评 长江文艺出版社

庞余亮:谢校长、沈老师是优秀的校长和老师,你认为优秀老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赵丽宏:这个很简单。第一个最重要的要爱孩子。一个老师如果不爱孩子就没有资格当老师。另外就是老师应该是一个非常开明、非常智慧的角色,你要理解孩子。当然,一个很有水平的老师还能经常对孩子作适当的引导,给孩子有益的教育,不仅仅教孩子知识,更重要的是教会他们做人。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

 

庞余亮:雪弟水中救人是我最欣赏的场景。赵老师你的游泳技术如何呢?

赵丽宏:我现在天天在健身房里游。我喜欢游泳,小说里有一个情节,雪弟从桥上跳下去,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上小学的时候是学校里的大队长,老师一直很欣赏我。但那些调皮的孩子们嫉妒老师表扬我,就跟我格格不入。后来我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就从苏州河桥上面跳下去。我的那次“跳水”让那些调皮的孩子们都对我刮目相看。

 

庞余亮:雪弟的晒台是我特别喜欢的成长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雪弟还在成长,他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你对雪弟有什么期待呢?

赵丽宏:雪弟会成为我现在这样的人。他会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