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李敬泽新书《会饮记》足可见出作者的才气纵横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8-18 23:44:02

图片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817日,由思南公馆、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七夕,会饮:打开他的精神星图——李敬泽《会饮记》新书分享会”于思南公馆举行。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新颖、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黄德海及本书作者李敬泽出席活动,与各界读者分享了关于《会饮记》的阅读感悟。本次活动由上海作协创联室副主任李伟长主持。

李敬泽,批评家、散文家。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人民文学》主编,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评论集《为文学申辩》《致理想读者》《会议室与山丘》等,散文集《咏而归》《青鸟故事集》等。2004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文学评论家奖”,2016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散文奖”,2017年获首届“十月散文双年奖”。

《会饮记》20188月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了李敬泽近年来在《十月》杂志专栏刊登的系列随笔,是继《青鸟故事集》《咏而归》之后的又一力作。李敬泽用亲历者的眼光,从历史的深邃中观照当代文学的现场,拾起落满灰尘的书籍,在缝隙中劈开思想的天地,编织出属于作者自己的文化和心灵地图。

 图片

《会饮记》的文体其实是“四不像”

关于《会饮记》的文体,作家张新颖认为,《会饮记》采用了一种类似钱钟书《管锥篇》的写作方式。十二篇散文,每篇都由一个现实的触点切入,这个现实的触点或是一次谈话、或是一次会议、又或是作者李敬泽在写作前后的经历。“《会饮记》就像是作者的记事本,既记录了他实际的日程安排,又书写了他古今中外、天马行空的精神活动。”而在评论家毛尖看来,《会饮记》的形式则很难界定,有时候像在看评论文章,有时候像在读小说,有时候又像是在品诗歌。“敬泽老师可以从曾国藩一下子谈到范仲淹,然后又联想到王宝钏,他用汪洋的思想呈现着很多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因此,我把李敬泽的《会饮记》定义为横溢体,从中可见他控制不住满溢的才华。如此广阔的播种,给收割种子的读者造成了一定难度。但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让这本书经得起反复翻阅。”作家黄德海表示:《会饮记》的文体其实是“四不像”,不像小说、不像散文、不像诗歌、不像评论,但是又好像什么都像。中国古代的吉祥物,比如麒麟、龙、凤都是“四不像”。《会饮记》就是敬泽老师送给大家的吉祥物。

 图片

通过《会饮记》呈现自己精神星图

就李敬泽如何通过《会饮记》呈现自己精神星图的问题,张新颖认为,精神活动通常是流动的液体,又或者是飘散不定的气体。李敬泽用文字一边记录、一边梳理着他的精神世界。他创造了一个条件,让液体或气体随时可能蒸发掉的东西,在文字的烘托下形成自由的精神结晶。他就像是现实的镜子,既跟我们站在同样高的地面上,又有着超越现实羁绊的才华和能力。“会饮”的“会”字按照字面解释,可以理解为很多不同之物聚合在一起。有些人的大脑里一旦装了很多东西,便会乱成一锅粥。

但李敬泽显然不是,他始终葆有一种平衡与梳理的能力。他的宽容与平和,让我们在他的《会饮记》中既可以听到很多声音,又可以从声音中辨出差别。在各种各样的声音外,还有李敬泽自己的声音,或直接、或尖锐、或隐晦、或温和、或委婉。他跟现实对话,跟他脚下的土地对话,跟他面临的世界对话,跟朋友和不一定是朋友的人对话,也跟他自己,跟他自己的记忆、身体、经验对话,同时也跟他自己的想法对话。如是众声喧哗的场面,构成了《会饮记》内涵丰富、引人入胜的鲜明个性。

 图片

《会饮记》可见出作者的才气纵横

针对《会饮记》一书中虚构与现实的关系,黄德海认为,小说作为一种虚构形式,必定安放在恰当的支架上。如果我们意识不到支架的存在,那只是因为它是如此基本,如同空气那般透明,如同呼吸那般不必费力感知。虚构就像是一个精致的肺。如果你把肺的支架抽掉,那么一切都会坍塌下来。《会饮记》一书足可见出作者的才气纵横。“敬泽老师就像是这个时代的情人一样,他爱每个具体的人,并给予他笔下的每个人物一个精致的肺。在繁花似锦的才华背后,作者将现实生活中热气腾腾的肉身落实到文字上,使之具有一种夺人眼目的冷艳色彩。让《会饮记》中的现实之物经由肺的虚构转化,彰显出鲜活的自由流动之美。”

 尤其喜欢《会饮记》这种创作感觉

谈及《会饮记》的创作体会,李敬泽说:“《柏拉图文艺对话集》中有一篇《会饮记》,我这篇散文集的创作灵感便来源于此,只不过并没有谈爱欲。希腊有一群文化人,中国也有。我想书写他们的交往、言谈、思绪,并在这种思绪中希望能够写出我们这个时代精神中的有意思之处。最初的创作想法并没有特别复杂,说老实话我是那种写不了正规小说或者正规散文的人。所以《会饮记》的文体也就成了一种‘四不像’。我虽不及庄子之万一,但我还是希望可以不断努力让想象能够更为自由。《会饮记》的思维链条虽现在无法完整画出,但庆幸的是,它依然在文本中自己那么走着、延伸着。写文章就是这样,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风格和习惯。就《会饮记》的十二篇散文来讲,我希望每篇文章最好都不以线性的方式呈现,不采用一种我要达到什么目的从哪开始说的直线叙事。我希望我的文章是一个花园,你可以在这儿坐坐,也可以在那儿坐坐,溜达溜达又到了那儿,它应该是这样的场所和空间。我写的时候也是这么写的,从门进去,一会儿从窗户翻过去又到了那儿,前面穿过一个小月亮门过去,又不知道到了哪儿。徜徉于此,我倒是尤为喜欢《会饮记》的这种创作感觉。”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