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热辣捌一捌|萌娃为啥缺席暑期档,风口上的亲子综艺该去哪儿?
来源:扬眼 2018-08-30 22:07:16

主播:乔倩 拍摄制作:时家敏

扬子晚报讯(记者 张楠)《爸爸去哪儿6》这一季的名单吊足观众胃口,没想到就在节目开播前20分钟,突然宣布延播,引发各方猜测。同期延播的还有亲子综艺《想想办法吧爸爸》,联系国家广电最近出台的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规定,不难得出结论。台转网的亲子综艺再次迎来网络监管风口,也为以亲子题材打造商业爆款的制作团队带来思考,到底观众需要什么样的亲子综艺呢?

 

开播前“爽约”称精细调整

近期节目组高调公布本季的嘉宾是陈小春父子、耿乐父子、包贝尔父女、杨烁父子、“实习奶爸”何猷君。陈小春再次带儿子jasper参加节目,还接受记者的采访,也爆料节目已经进入拍摄。之前“实习奶爸”原定为范丞丞,已经遭遇一轮换人风波。对于此次延播,节目组表示,“一直怀着匠心对节目内容进行精细调整,因此不能如期与大家相见。”

不言而喻的是,近日《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出炉,令亲子节目受到收紧的政策影响。据悉,广电总局对相关领域的整治力度大大加强,继短视频、网络游戏以及直播平台、偶像养成类选秀节目过度娱乐化整顿之后,《规定》提出,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比如其服饰、表演应当符合未成年人年龄特征和时代特点,不得诱导未成年人谈论名利、情爱等话题;未成年人节目不得宣扬童星效应或者包装、炒作明星子女;禁止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节目制作过程中,不得泄露、质问或者引诱未成年人泄露个人及其近亲属的隐私信息,不得要求未成年人表达超过其判断能力的观点;情感故事类、矛盾调解类等节目应当尊重和保护未成年人情感,避免未成年人亲眼目睹家庭矛盾冲突和情感纠纷;接受群体为未成年人的节目应当每隔30分钟就提示休息等等。

 图片

网络平台也不再成为“避风港”

广电出拳亲子综艺不是第一回。2015年7月,广电总局发出《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提出,“真人秀节目应注意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尽量减少未成年人参与,对少数有未成年人参与的节目要坚决杜绝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的不良倾向以及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的现象”。2015年9月起实施的新《广告法》也做出明确规定:“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2016年4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将从节目数量、节目内容、播出时间等方面对真人秀节目进行引导调控,原则上不允许再制作播出明星子女参与的真人秀节目。

一系列政策的发布,令2014年到2015年蓬勃的荧屏亲子综艺受阻。《爸爸回来了3》、《闪亮的爸爸》、《加油小当家》这些节目都不再播出,众多节目台转网播出。但由于亲子市场巨大,亲子综艺结合素人元素后仍继续发酵新节目。比如素人娃入住明星家庭的《二胎时代》,引发隔代教育话题的《花样爷爷》。

如今看来,随着广电总局的监管趋严,网络平台也不再成为“避风港”。曾经的《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谢涤葵打造的同类型亲子节目《想想办法吧爸爸》本来将于暑期在优酷推出,也遭遇“延播”。官宣嘉宾阵容是李承铉戚薇的女儿Lucky、黄贯中朱茵的女儿黄莺、曹帅的儿子曹浩轩、洪天明的儿子洪大仁、洪竟琋,该阵容还颇期待。

 图片

为何一再触雷?

不仅是名利双收的平台,更需谨慎保护未成年人

氛围轻松的亲子综艺颇受欢迎,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老少皆宜的“下饭综艺”。《爸爸去哪儿5》堪称2017年收视、口碑双丰收的综艺大赢家。播放量达53.1亿,豆瓣评分达8.2分,微博热搜、弹幕评论更是满屏飞。节目中,不少明星都迎来事业第二春,明星娃也收获不少“妈妈粉”。最近也有爆料称,上一季嘉宾陈小春因为节目身价暴涨,本季再次参加继续引爆热度,个人演唱会也将于今年开启。另外,亲子综艺的“带货”能力也十分惊人,植入母婴用品也更为便利。

“咋回事啊,还能不能好好播了?我还等着看小海绵!”“我想看小小春呢,干嘛呢,真是的!”“我只是喜欢嗯哼,不行吗?”有网友对“限童令”表示不满,以观众的角度来看,节目中的孩子都很可爱。但也有观众对于明星高调晒娃有微词,“有些明星没有什么作品,但能上的亲子节目都上过了。明星子女跟普通孩子并没有分别,有什么好炒作的。”

还有网友认为,有些亲子综艺中的细节处理并不恰当,比如“在节目里暗暗给孩子牵一些感情线,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啊。”确实节目中传达的细节都要慎重,避免可能引发的不良后果。《爸爸去哪儿》第4季中,“实习爸爸”董力与萌娃阿拉蕾这对“父女CP”曾引发争议。4岁萌娃阿拉蕾说:“长大后我要嫁给你”,就有观众提出,“怎么能宣传‘父女恋’”,这会不会给看电视的小女孩造成不好的示范。尽管嘉宾也解释称,这只是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但亲子综艺的“放大”作用不可小觑。此外,明星亲子综艺中展现的明星优渥的家庭环境和吃穿用品,在引领潮流风向标的同时,也招致炫富嫌疑,因此如今有些节目中都适时打上马赛克。

从关注孩子的角度来说,业内人士认为,收视率和纯娱乐不是绝对目标,真人秀在“挣快钱”的诱惑下,要警惕过度商业化、过度消费未成年人,给缺乏社会经验和认知的未成年人带来负面效应。不要让综艺变成明星名利双收的平台,更不要让节目增加社会的焦虑感,这才是一档优秀的综艺节目应具备的素质。

还不曾带孩子参加亲子综艺的佟大为表示,“再好看我们也不上,因为我到现在都没想好怎么解决一个问题:孩子瞬间被关注,之后这个关注又过去了,她肯定会觉得很失落。这种事情或许会改变孩子未来的价值观——对于家长来说,结果无法预测。”而张嘉译则认为,“每个人对孩子的教育都有自己的方法,我只想孩子做一个普通人。”

 图片

如何打破魔咒?

深耕教育话题,从“丧偶式育儿”到“巨婴”

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亲子综艺一再火爆,看得不仅是别人家的娃儿,也与其满足受众的心理诉求相关。节目产生共鸣,在于带娃问题的现实投射。全家带娃在综艺中昙花一现,“丧偶式育儿”不断凸显。《爸爸去哪儿》、《妈妈是超人》都折射爸爸在教育关心子女中缺位问题,让想要展现全能魅力的妈妈们不堪重负。而姥姥和奶奶参与日常的育儿,因代际差异以及教育理念的不同,有时也会让妈妈们感到无力。由此,明星效应和中国家庭的特殊化结构,使得明星亲子类节目成为在娱乐中缓解焦虑的致幻剂。

不同背景的奶爸以及性格迥异的孩子,总是会引发大家的围观讨论,教育方式也带来启发。比如在《爸爸去哪儿》系列节目中,严格型教育、放养型教育、陪伴型教育因爸爸们的性格和教育观念的差异,都有分明呈现。黄磊爱的鼓励、max从一刻不能离开吴尊,到可以单独和其他小朋友去执行任务的成长蜕变。上一季中忙于工作疏于亲子关系的陈小春对孩子过于严厉等。《妈妈是超人》中,乖巧懂事的“鲫鱼兄弟”让网友对胡可妈妈羡慕不已;嗯哼化身暖男,而霍思燕则凭借张弛有度且鼓励式的教育理念,博得路人粉的好感。对亲子节目的关注,体现了为人父母或即将为人父母的网友对于孩子的焦虑。

心理学家武志红提出“巨婴”概念:90%的爱与痛,都和一个基本事实有关——大多数成年人,心理水平是婴儿。记者也注意到,该在明星亲子综艺中也凸显。早在《旋风孝子》的亲子节目中,过分溺爱包贝尔的包妈妈偷看儿子上厕所,强行带儿子去医院体检等行为,就引起争议。最近热播的《我家那小子》24小时跟拍单身大龄明星的独居生活,其间长辈催婚、催生的焦虑以及空巢青年的孤独与无奈展露无遗。衣食住行、事无巨细,宣称“完全没有自我,用整个生命去对待我儿子”的朱妈妈也引发社会思考。娱评人表示,处理不好“爱的供养”,将产生欲逃离而不得的痛苦,或者像电影《小偷家族》里的每个“坏人”,在“逃离原生家庭”后又会产生“无枝可依”的孤独感。

不断增多的亲子节目,最终并不能为父母们几何式增加的现实焦虑买单。但亲子综艺放下明星光环,多在缓解现代亲子焦虑方面深耕和做出科学引导,或将成为发展之道。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