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新舞林大会》明星蜕变:侯明昊轮空不“扎心” 胡一天失误不遗憾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3 18:30:26

扬子晚报讯(记者 孔小平) 随着上周日晚《新舞林大会》抢位战的结束,9席直通半决赛的门票已全部花落各家,“舞林”赛程也已正式过半。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明星选手们在舞技和心态上都突破了自我。尽管在这里遭受过挫折,感受过绝望,受过伤,流过汗,但提起这个充满挑战的平台,他们却异口同声感受到了热情和快乐。

图片

造化弄人 侯明昊不幸轮空待定

“残酷且真实,是我爱的舞台”

在上周的《新舞林大会》抢位战中,侯明昊不幸轮空待定,未经表演就失去了直接晋级的机会,让不少网友直呼“太扎心”。原来,当晚的侯明昊抽到第六位出场,这样的结果也让他早早做好了call out(挑战)的准备:“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不Call out,很有可能会面临淘汰,当时我完全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一心只想争取前三次机会。”然而“造化弄人”,一连三次出击皆无人应战,这也让迫不及待展示作品的侯明昊有点失落:“多少会有一点失落,其实有没有前三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顺利地把这段舞蹈呈现给大家,我想要告诉大家我们从失误的阴影中走出来了,这一次我跟亮哥很自信。”

正如侯明昊所说,他在“新舞林”的旅程并不一帆风顺。作为年龄最小的“老幺”,侯明昊的舞蹈实力并不稚嫩,早早地被认定为实力选手。然而在这样的万众期待下,他的舞林第一次汇报竞演却因极度紧张临场忘动作。经历了短暂的情绪低谷,侯明昊重振旗鼓再次出发,信心满满的他原打算这次尽情绽放,却不料被轮空待定。这样的一波三折让大批观众也难以接受:“小猴子太委屈了,都知道他的实力,但是接连遇挫真的很不容易。”

好在这一切,并没有打击到侯明昊对舞台的热爱:“其实我的三次Call out,不是为了挑战谁,只是想把我们的心血呈现给大家。即使没有跟别人PK,我们依然有权利把自己的舞蹈跳好。”在侯明昊看来,自己并不是流量明星,也不希望因为长相和年纪被扣上小鲜肉的帽子,他要用实力去征服自己热爱的舞台:“我希望靠实力,去赢得我想要的。这是我热爱的舞台,因为他足够残酷和真实。”可以说,《新舞林大会》更像是对侯明昊的一种历练,他在这里遭遇过惊慌,也感受过失望,但是却不会退却,而是逐渐进化的更加无懈可击:“抢位战,被意外轮空待定,我很委屈,但也慢慢学会了,放下,也是一种成长。我愿意接受人生的各种挑战。”

 图片

“小白”胡一天慌乱失手

“挑战本身就是一种勇敢”

如果说侯明昊在一次次遗憾中蜕变成长,胡一天则需要在陌生环境中重塑新生。作为“舞蹈小白”,登上《新舞林大会》是胡一天送给自己的一次挑战。然后光是看着其他人的表演,他就已经压力大到极限:“我是作为一个选手,而不是一个观众,看完吴昕的舞蹈之后,我就挺有压力的;然后看了刘维的舞蹈,这种感觉又来了,就像两座大山一样压在我肩上,压力真的很大。”即使是到了自己上场的一刻,胡一天的大脑依旧一片迷茫:“其实当时内心是一片空白的,临场的那种紧张会让我忘记很多东西。”

一个新手在极度的压力下,自然很容易犯错。胡一天也没能逃过这一劫,舞蹈进行到一半,他突然手忙脚乱忘了动作。回忆起舞台上的失误,胡一天坦言当时的心情只有慌乱二字:“第一反应其实大脑是空白的,只不过努力尝试着在把节奏找回来。”而他不畏这样的失败,也接受这样的自己:“因为之前没有舞蹈经验,我来《新舞林大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战一下自己,做一下新的尝试。因为之前没有正式地准备一个舞蹈方面的作品,也没有舞蹈的经验。”

尽管最终踢馆失败,胡一天却没有辜负挑战自我的初心,他的刻苦努力也让其他明星舞者看在眼里。乔杉便表示:“其实我知道他从跳这个舞到现在,才二十个小时,但是他只睡了四个小时。”吴莫愁也有些心疼:“我也听说胡一天几乎没怎么睡,练到早上四点,回去估计洗个澡,八点就来了,继续练习。这个X man真的很下苦功。”而胡一天在舞台上的勇敢表现也得到了观众的肯定:“没有舞蹈基础的胡一天已经表现得很棒了,涉足陌生的领域本身就是最勇敢的事。”

图片

给小白压力 也让高手紧张

“曲折的赛制下,是真实的自我”

《新舞林大会》转眼间已赛程过半,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明星舞者们在舞技和心态上都日渐成熟,他们的蜕变有目共睹。喜剧演员乔杉,从最初只能用“海草舞”给大家带来欢乐,到现在可以玩转高难度舞种breaking,这样的前后反差,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最开始,我以为跳舞只要帅就够了,可是跳breaking,是要命啊。我要说我跳的breaking是最难最狠的舞种,应该没人反对吧。”这样神速进步的背后,是乔杉不顾受伤胳膊的反复练习,扭着腰去做托举的拼命尝试,和不知不觉瘦了十斤的意外惊喜。一旦选择就付出一切,这是乔杉作为“老爷们儿”的人生哲学:“老爷们儿,既然选了,就不能放弃。到今天,所有的街舞舞种我跳了个遍,也明白了为什么别人都说,跳舞蹈的人都美,都帅。”

另一名“小白”秦岚则为在《新舞林大会》中看到了一个勇敢坚持的自己而欣喜。从艺考时无人选择,到失误垫底成最后一名,到被大家送三分卡救回比赛,再到最后直接晋级半决赛。这些日子,秦岚不仅认识到了自己全新的可能性,还学到了更多舞蹈之外的东西:“在这里,我学到的不仅是舞蹈,进取心,还有生活中的各种巧合,意外,以及人们的容忍和善良。”而自称“舞蹈黑洞”的盛一伦,更是从先前的接连垫底,一路坚强地挺进了半决赛。不善言辞的他尽管甚少提起自己的进步,但肢体的语言却在描绘着这位全新舞者的诞生:“我比较少言寡语,但《新舞林大会》,它可以用肢体和情绪去表达一个人的灵魂,它实实在在,让我抓住和触碰到了。”

《新舞林大会》是小白们的自我挑战,擅长舞蹈的高手们同样也不能轻视。有深厚拉丁功底的许魏洲原本以为自己的“舞林”之旅会很轻松,可事实却截然相反:“很快我发现我错了,因为在这里,你不会,也必须要会;会,就必须要更好。”在他看来,《新舞林》对他的挑战是全方面的:“友谊、规则、情商、体力、自我、社会,不同的方向上,你很难从中做出模糊的选择。这是一个真实的许魏洲。”等了《新舞林大会》十年的毛晓彤也不惧挑战,她享受舞蹈的酣畅淋漓,也能从刺激的赛制中感受到快乐:“这个节目让我觉得非常刺激的地方,就是我们互相点评和自主选择挑战,我觉得这很真实,也很直接,是年轻人喜欢的文化。《新舞林大会》,它带给我的只有快乐!”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