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乖乖隆地咚!王力宏李志都把南京唱成歌,许多地名和路名火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9-06 00:11:45

最近,一则热帖盘点写南京的歌,令南京人惊呼,原来众多音乐人都写过关于南京的爆款歌曲,南京何时起成了音乐记忆中的“网红”。以往大家习惯了《喝馄饨》里马台街的老王馄饨摊才是南京,如今李志山阴路8楼的房间,王力宏和朱小磊唱的1998年金陵饭店里热乎乎的皮肚面,也是南京。诉不尽的南京,随着城市变迁一起,音乐元素也变得更加多元。

图片

图片

仿佛我回到了 1998 年
你牵着我走进金陵饭店
点了一碗热呼呼的皮肚面
两个人聊得嬉皮笑脸
对未来没概念也不想要有概念
脑子里只关心汤面会不会太咸
像一张 褪了色 的拍立得照片
那张脸 我仿佛又看得见
——王力宏《南京,南京》

南京说唱的热闹远去,风格更加多元
说起写南京的歌,最早人们会想起朱明瑛在1984年春节联欢晚会上唱的《莫愁啊莫愁》,“莫愁湖边走,春光满枝头;花儿含羞笑,碧水也温柔;莫愁女前留个影。江山秀美人风流,啊莫愁啊莫愁,喔劝君莫忧愁”。由朱明瑛首唱至今,早已成为流行的经典,不仅是国内,它还是许多外国团体访华演出的曲目之一。


对年轻人来说,写南京的歌,耳边大概会响起饶舌热闹的“喝馄饨”。2005年6月,一首《喝馄饨》掀起南京说唱音乐狂潮,大街小巷无处不在传唱“啊要辣油阿”。南京饶舌团体把真正来源于生活的素材,用前卫的说唱音乐表现出来。如今令南京人意想不到的是,风格完全变了,粗粝的南京方言说唱变得更为国际化,风格多元,也被更广泛的受众群体所接受。关于南京的爆款被王力宏与本土音乐人朱小磊合作的《南京,南京》所取代,南京民谣新生代力量翁大涵之前也凭借一首《盼兮》,将秦淮河水、乌衣巷铁心桥唱到听者心头,被选为代表南京的“主题曲”。有外地人笑说,你们南京人为什么管漂亮姑娘叫‘盼兮(潘西)’?”这下搞清楚了,原来是《诗经》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典故。


“以前为了点击率找共鸣,也会刻意迎合搞笑市场,但这次合作很深情也很唯美。”从2006年的《江湖》、到2012年的《南京style》、再到以及2015的南京话说唱《潘西来了》,朱小磊的创作歌曲一次次风靡网络,但之前跟王力宏合作“唱南京”更为不同。“随着南京这位城市突破地域局限,引发更多聚焦的同时,真没想到跟王力宏这样的明星艺人合作,也成为现实。”朱小磊说,自己原来的风格比较诙谐,节奏感强,更燃一些,《南京,南京》风格完全不同。其实,很多东西都在变化中,从技术流、歌手到音乐风格,都在随着时代的改变而变迁。”

图片

你是否还记得山阴路我八楼的房间
房间里唱歌的日日夜夜
那么热的夏天你看着外面
看着你在消失的容颜

我多么想念你走在我身边的样子
想起来我的爱就不能停止
南京的雨不停的下不停地下
就像你沉默的委屈
——李志《山阴路的夏天》

图片

打开南京“故事盒”,唱出南京人心声
在采访中,朱小磊说,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听《南京,南京》的很多竟然是外地人。他也问记者,“你发现没?随着城市的国际化,地域的局限越来越模糊,一个南京人,可能已经很多年没回来住了。但一个外地人,也可能在南京住了很多年,却唱出了南京人的心声。”


说到南京,现在很多人会想起李志的歌。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李志对于南京的热爱、积极主动的拥抱融入、深入细微的体会表达,体现在他作品的每个音符段落。说到南京,大部分人想到六朝古都、繁华的新街口和1912的酒吧街,但他却把视角放在南京一条不怎么有名的街热河路。在他的歌里,多的是不太会有人注意的街道、小店、平凡的小人物,可就是在这里,藏着他们的一生和梦想。歌迷因为李志,爱上南京,向往到夏天的山阴路走一走,渴望看一看热河路的恋人,挹江门、盐仓桥,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还有诸如《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李志把南京的美和伤感都化进了他的歌声里,钢琴的清澈心事,加上小提琴的悠长愁绪,很容易让人想起南京的雨天,想起在南京度过的日日夜夜。

图片
在这些南京音乐中,南京的许多地名和路名被传唱,甚至成为南京的“音乐名片”。比如好妹妹乐队将南京誉为自己“出发的城市”,《石鼓路的匆匆往往》里有南京的雨,“雨是一生过错,雨是悲欢离合。”写一个人和一座城的际遇,一个离开南京的游子对于精神故乡的追忆。翁大涵的《一盒南京》中,除了南京人熟悉的南京牌香烟,还有总在鼓楼卖报的老太太。《梦都大街》中“散场的演唱会人们不停休,彼此依偎在梦都大街的路口”,这样的场景一定会令去奥体看过演唱会的南京人感觉很亲切。


来自江苏泰兴的翁大涵告诉记者,《盼兮》是自己写得最久的一首歌,也是自己决定写的最后一首关于南京的歌。这首歌就好比关于南京记忆的“故事盒”。“我曾经把南京比作一个盒子,小时候是礼物盒,长大了是故事盒,所以有了《一盒南京》那一张专辑。儿时特别向往南京,定格印象就是坐着没有护栏的紫金山索道,手里攥紧雨花石;长大后来南京上学、工作,慢慢发现这座城市的故事太多,无论是我亲经历还是闻及他人。在《盼兮》这首歌里,几乎每一段都是一段经历,一个地名就是一段故事。”“百家湖畔,我住在百家湖,夜里经常去百家湖写歌,我就看着湖边的房子灯慢慢熄灭,所以总有人说着晚安。”

图片

你说世界很大
没必要总分真假
可是秦淮河水
故事里的人不睡
你说芸芸众生
哪里都会是围城
就在江南路边
总有人说着离别
纸上跨山岳
梦里写诗几行
写乌衣巷的夕阳西
唯独不敢写你
——翁大涵《盼兮》

南京音乐要走出去,也受启发要打破局限
打动人心的歌词和音乐,必是植根于熟悉的生活。南京外国语学校2010届高三(6)班学生自编自演的原创毕业歌,一群终日与外语打交道的十七八岁高三生,写下《北京东路的日子》,“”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歌谣的歌谣,藏着童话的影子。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去。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就触动人的心弦。
朱小磊说,“在南京生活了这么久,我常常会宏观去看所处的家乡。但像李志,他们会对租住的第一间房在南京哪条路上,印象很深。”过去自己习惯了在南京方言方面寻找共情点,用诙谐澎湃的方式去展现。可能十年前,大家也不会想到民谣也可以写南京。


朱小磊对记者表示,这次与王力宏的合作也给自己带来更大启发,唱给南京的歌,不断打破地域局限。现在也意识到原来很多类型都可以尝试。“南京音乐要走出去,还需要集体修炼。本土音乐人的概念被拓宽,越来越多的人写下在南京生活的故事,这是好事。”他笑说,“我每年都要推一首‘夫子庙庙歌’,现在也会穿插一点南京话,但更多还是会考虑大家都能接受的新元素。说不定哪一天,爵士乐也开始有南京题材了。”


回望自己从业余爱好者到职业音乐人发展的经历,许多南京音乐人也感叹,不仅录音棚变得高大上,技术层面进步了,这个创作群体也不断被外来音乐人注入更多新鲜血液,带来更多全新的尝试,也改变着“南京味道”。有的人到来,有的人离去,在那些写南京的歌曲中,充分证明,南京是一座充满吸引力,又多元包容的城市。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