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乾隆皇帝与三位皇后们的真实故事绝不逊色于电视剧
来源:文汇报 2018-09-08 15:18:01

 图片

乾隆皇帝朝服像

图片 

《塞宴四事图》(局部)

他是《戏说乾隆》中颇有侠气、风流倜傥的四爷;是《宰相刘罗锅》《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冤大头艾老爷”;是《还珠格格》中恩威并施、和蔼可亲的皇阿玛;也是《延禧攻略》《如懿传》中,与后妃们上演爱恨情仇的“丈夫”……

乾隆,一个注定与平凡无关的皇帝,也是影视界的大IP。每当这位“小四爷”的故事在荧屏上出现,便会掀起收视狂潮,并且口耳相传,留下“风流天子”的名声。

而在文博研究者看来,所谓“风流天子”,只因为在清朝历代皇帝中,他活得最长,嫔妃够多,为今人编写故事提供了丰富的人物素材;他喜欢诗和远方,生活从不拘泥于紫禁城的四角天空:木兰秋狝,泰山祭祀,江南巡游,并且留下诗画无数,给今人创造了足够大的想象空间,杜撰出程淮秀、沈芳、金无箴还有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其实他真的好憎恨山东这个地方)

事实上,一直以来,乾隆和他的后妃们,都是清代宫廷史研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通过对其彼此之间关系的研究,人们得以探究他们对国事、家事、宫廷艺术等方方面面的影响。这一次,就让我们借助大量文史资料,来还原乾隆和他三位皇后的真实故事。——编者

 

乾隆皇帝与三位皇后们的真实故事绝不逊色于电视剧。

清代后宫中的妃嫔和宫女是通过选秀进宫的。满、蒙、汉军八旗官员,另户军士,闲散壮丁的女子,年满13岁至17岁者,都必须参加三年一次的备选,她们称作 “八旗秀女”,17岁以上者为 “逾岁”,便不再参加挑选了,若在限年之内因病或其他缘故而未及阅选者,下届补选。“八旗秀女”进宫“或备内廷主位,或为皇子,皇孙拴婚,或为亲,郡王及亲,郡王之子指婚”。而内务府三旗 (正黄,镶黄,正白)包衣佐领,管领下女子,年至13岁要入宫应选一年一次的内务府秀女,她们称作“内务府秀女”,选中者供内廷各宫主位役使,除个别“因病、因笨”提前出宫外,年满25岁后,没有被皇帝“宠幸”或者应其“主子”命令延长“服役”期,便可出宫嫁人了。

乾隆皇帝的后宫中自皇后至答应共42人,按照最后的封号统计,分别为皇后3人、皇贵妃5人、贵妃 5人、妃 6人、嫔6人、贵人12人、常在4人、答应1人。又因乾隆皇帝高寿,在弘历的众多妃嫔中,只有8人(颖贵妃、婉贵妃、惇妃、芳妃、恭嫔、鹗贵人、寿贵人、白贵人)是去世于乾隆皇帝之后的,除惇妃外,这些女子并不受宠,最终的封号或是乾隆五十九年退位前,或是被嗣皇帝嘉庆皇帝尊封的,可谓是在后宫中凄苦一生的代表。

乾隆的结发妻子孝贤皇后可谓是历代皇后的典范,高贵贤淑诞育嫡子,一切如此完美却又转眼幻灭,从此只能“深情赢得梦魂牵”。他与继后那拉氏也曾“琴瑟在御,岁月静好”,却最终决绝得“死生不复相见”。最后一个,也就是因为《延禧攻略》而众人皆知的令妃,皇贵妃的位份成为她生前最大的遗憾,直到儿子即位才被追封为孝仪纯皇后。

 孝贤纯皇后:深情赢得梦魂牵

电视剧《如懿传》中四阿哥与青樱格格(继后那拉氏)的少年夫妻,其实讲述的应是弘历与他的“白月光”孝贤皇后富察氏。

乾隆皇帝的嫡妻富察氏出身于满洲镶黄旗,比乾隆帝年轻一岁。弘历对她一见钟情,两人于雍正五年成婚。

乾隆二年(1737)十二月富察氏被正式册立为皇后,居住于紫禁城的长春宫。长春宫中帝后“愁喜惟予共,寒暄无刻忘”。台北故宫至今收藏有一件孝贤皇后为乾隆亲手制作的火镰荷包,堪称他们的爱情信物。荷包是清人系在腰带上的物件,荷包中除了存放食物,还有行军在外须带的火种和打火石。皇后为何要亲手制作这个荷包献给乾隆?原来,乾隆十二年,皇帝木兰秋狝时曾告诉皇后,他当年读《清文鉴》时得知满人有用取鹿尾谲毛,以缝袖来代替金丝的旧俗。因为在关外金丝得之不易。之后,富察皇后就亲手缝绣了一个朴实的火镰荷包进呈。皇后去世后,皇帝将此荷包放在金漆盒中,外配置木盒,盖正面刻有清高宗的满汉文诗与序,四侧则分别刻着大臣们的题赞,珍藏于乾清宫中。

可惜 “廿载同心成逝水”,美好的时光却随着皇后的嫡子接连夭折和皇后早逝而转眼成空。

繁衍子嗣是后妃最为重要的职责,特别是诞育嫡子对于皇后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孩子,既是富察皇后的幸福所在,又是导致她英年早逝最重要的原因。富察氏与弘历共度的二十余年间,共生育二子二女,早在雍正六年,与弘历成婚的第二年富察氏就诞下一位女儿,可惜这位格格不到两岁就夭折了。雍正八年富察氏又生次子,雍正皇帝亲自取名为“永琏”。永琏可谓是弘历最为钟爱的儿子,弘历曾描述他“朕之嫡子,聪明贵重,气宇不凡……”乾隆元年,乾隆即位之初就将永琏秘定为皇太子,此时弘历才26岁,可见永琏在乾隆心中的地位是其他任何皇子不能比拟的。然而,乾隆三年,年仅九岁的永琏不幸夭折,永琏的早殇使皇后身心都受到重击。富察氏的第四个孩子皇七子永琮出生时已是15年后,即乾隆十一年了,那一年孝贤皇后已经34岁。据《清高宗实录》记载:“初八日癸酉,上诣皇太后宫问安,皇七子永琮生。……是日起。上以常雩、祀天于圜丘。斋戒三日。”乾隆在御制诗 《浴佛日复雨因题》中写道:“已看黍田沾沃若,更欣椒壁庆居然”,自注:是日中宫有弄璋之喜。弄璋之喜就是生育男孩的意思。由此可见,永琮生于四月初八佛诞日,那时乾隆皇帝正因干旱而无法顾及马上临盆的皇后,前往天坛斋戒为众生祈雨,而佛诞日这天不但天降甘霖,期盼太久的中宫嫡子也同时出生了,乾隆可谓大喜过望。

只是宫中快乐的总是短暂的,乾隆爱子永琮未满两岁,又夭折了。《延禧攻略》中,永琮死于本应阖家欢乐的除夕夜,历史上的永琮也的确薨于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只是并非被纯妃设计烧死,而是“痘殇”,即患天花而死。顺带说一句,纯妃也绝非电视剧中毒妇,她薨逝于乾隆二十五年,去世前被晋封为纯惠皇贵妃,享年47岁。

永琮的夭折可以说是压垮皇后的最后一根稻草,电视剧中的皇后万念俱灰后从角楼一跃而下做回她的 “富察容音”,而真实的富察皇后在丧子后强忍悲恸,恪守一个皇后应有的职责。乾隆十三年正月,乾隆恭奉皇太后东巡,皇后随驾出巡,皇帝本想借出巡之机排解皇后的忧思,不想却一去成永诀。自离京,他们游览了曲阜孔庙,登上东岳泰山,游览趵突泉,三月初八日,乾隆帝奉皇太后回銮,踏上了回京的路程。三月十一日,弃车登舟,沿运河从水路回京,当晚亥时,富察皇后就病死于船上,年仅37岁。皇帝为皇后举办了极其隆重的葬礼,并亲定谥号“孝贤”,为了怀念皇后,乾隆皇帝又创作了大量的悼亡诗来思念亡妻,每首诗都情深意切,句句含情,字字珠泪。即使皇后的丧期过了,乾隆对她的思念,为她写的诗几乎贯穿一生。乾隆80岁时,他在孝贤皇后陵前祭奠,写下“平生难尽述,百岁妄希延。夏日冬之夜,远期只廿年。”乾隆六十年,85岁的即将成为太上皇,再次祭奠皇后陵,写到:“齐年率归室,乔寿有何欢?”嘉庆元年,86岁的乾隆帝与新帝嘉庆皇帝一起,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为孝贤皇后祭奠,乾隆写下诗句“吉地临旋跸,种松茂入云。暮春中浣忆,四十八年分。”在“四十八年分”句下,太上皇自注:孝贤皇后于戊辰大故,偕老愿虚,不堪追忆!乾隆知道,夫妻二人分离了48年,相聚的日子已不远……

 继后那拉氏:死生不复相见

如果说孝贤皇后是乾隆心中的 “白月光”,终生难忘;那么那拉氏皇后就是他心中的云,开始云淡风轻,而后彩云追月,最后乌云密布,挥之不去。

如果说孝贤皇后是乾隆心中的“白月光”,终生难忘;那么那拉氏皇后就是他心中的云,开始云淡风轻,而后彩云追月,最后乌云密布,挥之不去。电视剧中是这样,可惜历史上也是如此。

关于继后的姓氏,清代官方册文为“那拉氏”,“那拉氏”有叶赫、哈达、乌拉、辉发各部,关于继后史学界也有乌喇那拉氏和辉发那拉氏之争,但据最新考证,应为辉发那拉氏。《甄嬛传》《如懿传》中雍正的孝敬宪皇后乌喇那拉氏与继后的姑侄关系乃是戏剧冲突的杜撰,历史上的孝敬宪皇后于雍正九年寿终正寝,并没有与雍正决绝得“死生不复相见”,可惜这却是弘历与那拉氏的结局。最初,那拉氏虽然不是弘历“心头上的人”,两人却也是相敬相扶。那拉氏初为弘历的侧福晋,在乾隆二年册封中,被封为“娴妃”,位列皇后富察氏、贵妃高氏之后。乾隆十年正月高贵妃病重,清宫中有个不成文的旧规,皇帝的“宠妃”身患顽疾,势在濒危,皇帝为表轸惜,会在她弥留之际下旨晋封,同时也会册封其他妃嫔。乾隆下旨高贵妃晋封皇贵妃,娴妃与纯妃晋封贵妃。但皇帝的册封并没有留住高氏,高氏于填仓日去世并被追晋为慧贤皇贵妃。

乾隆十三年孝贤皇后去世,那拉氏的时代来临了。也许是因为弘历与富察氏的感情太美好,继后与皇帝结局太凄凉,关于继后上位中宫,坊间多有乾隆皇帝因太后示意并非真心所愿,不得不将那拉氏扶正,帝后二人素来针锋相对的说法,这其实是不正确的。册封后妃 “兹奉皇太后懿旨”,是对皇太后的尊重,也是清代后宫制度中的惯例。清代皇后去世后,继任者必须要先封为皇贵妃,待大行皇后二十七月孝期满后再正式册为皇后。乾隆十三年三月孝贤皇后去世,七月册那拉氏为皇贵妃,乾隆十四年册那拉氏为“摄六宫事皇贵妃”,这个封号是前所未有,是乾隆特别为那拉氏创立的,整个清朝也只有那拉氏和道光的孝全皇后在当皇贵妃期间有此殊荣。乾隆十五年八月,正式册立“摄六宫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扶正中宫后的数年中,那拉氏过得十分得意,乾隆带着皇后奉太后木兰秋狝,南下江浙,北上盛京祭祖。皇后又接连诞育二子一女,那拉氏虽为藩邸旧人,但第一次生育却是在成为皇后后,乾隆十七年生皇十二子永璂,乾隆十八年生皇五女,乾隆二十年生皇十三子永璟。

但是,皇后看似风光无限的日子,逐渐过得越来越不舒心。前有丈夫始终不能忘却的先皇后,“岂必新琴终不及,究输故剑久相投……”,连皇帝携新后去趟正定行宫,都要写诗“小坐复今夕,闲情忆向年。劝餐非昔侣,举案是新人”来怀念故人。后有令妃、容嫔等更年轻的女子圣宠不倦,位分节节高升。更重要的深知乾隆有立嫡子为储君之意,即使已为乾隆生下两位阿哥,但她的儿子却完全没有得到永琏、永琮般的待遇,而更年幼的皇子则不断出生。乾隆二十二年皇后的生活急转直下,三月母亲郎佳氏去世,七月幼子永璟夭折,半年内两位至亲的过世,给那拉氏皇后的打击可想后知。乾隆三十年悲剧彻底发生了,皇后在陪同乾隆第四次南巡时本一切安好,行至杭州,皇后突然自行剪发,剪发乃满人国俗最忌,相当于诅咒乾隆。皇帝震怒,派额驸福隆安扈从皇后那拉氏由水路先行回京。今年在南京博物院举办的《走进养心殿》展中有一份“十五阿哥请安折”,乾隆皇帝在折上的朱批讲述了皇后回宫后的境遇:“谕王成:皇后此事甚属乖张,如此看来,他平日恨我必深,宫中圆明园他住处,净房,你同毛团细细密看,不必令别人知道。若有邪道踪迹,等朕回宫再奏,密之又密……再传旨与潘凤等:皇后疯了,送到宫时,在翊坤宫后殿养病,不许见一人。阿哥公主请安只许向潘凤等打听。此旨俟到宫前一日再传,不可预先传出。屋里只许他跟去的两个女子扶侍,也不许出门。”皇后幽闭在翊坤宫中,一年后即薨逝,乾隆又在处理皇后丧仪的奏折录副中批示到:“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比至杭州,则举动尤乖正理,迹类疯迷。”简而言之,乾隆认为皇后剪发的原因是:皇后疯了。第二任皇后的去世,同样令乾隆失去理智,与孝贤皇后相反,这一次皇帝心中充满怨恨。那拉氏没有任何谥号,以皇贵妃礼下葬,不但葬在妃园寝,更被塞进了纯惠皇贵妃的地宫,位于一侧。之后,乾隆皇帝更是决绝到令那拉氏皇后的影子从生活中彻底消失,他将皇后的画像毁掉,裁掉。如著名的乾隆后妃群像《心写治平图》中就没有那拉氏皇后的画像。即使她在人群中,她的脸也要被抹掉,在描绘蒙古王公向皇帝进宴的《塞宴四事图》中,有一组妃嫔画像有着明显的修改痕迹,人们怀疑其中原本皇后的脸被抹掉,换成了令妃的面容,真正的死生不复相见。

 孝仪纯皇后魏氏:“平凡”女子的逆袭

目前尚未考证出魏氏是长春宫宫女出身,但她与富察皇后关系的确非同一般。魏氏在册封为贵人前,极有可能是跟随孝贤皇后学习规矩的。

从《延禧攻略》中刚正不阿、勇往直前的魏璎珞,到《如懿传》中笑里藏刀、城府极深的心机女,她在电视剧中的人设,的确有些混乱。历史上她是乾隆皇帝的第三任皇后,嘉庆皇帝的生母孝仪纯皇后魏氏,她也是乾隆中后期最受宠爱的妃嫔,虽出身卑微,却稳扎稳打,一路平步青云成为后宫最后的胜利者。

孝仪纯皇后本姓魏,嘉庆二十三年颙琰修改玉牒,将母亲的娘家改为魏佳氏,魏氏比乾隆小16岁,其父魏清泰为正黄旗包衣管领下人。因此魏氏最初应以“包衣三旗秀女”的身份参加选秀入宫,充当宫女“供内廷各宫主位役使”。现已知史料上对魏氏的最早记载是,乾隆十年“魏贵人着晋封为嫔”,因此电视剧中,魏璎珞在皇后死后才成为乾隆贵人时间是延迟的。剧中魏璎珞是富察皇后的贴心大宫女,历史上果真如此吗?目前尚未考证出魏氏是长春宫宫女出身,但她与富察皇后关系的确非同一般。乾隆皇帝晚年《孝贤皇后陵酹酒》一诗中提到:“旧日玉成侣,依然身傍陪”(注:“令懿皇贵妃为皇后斫教养者,今并附地宫”),诗中的令懿皇贵妃即魏氏与孝贤皇后在此时都已仙逝,皇贵妃附葬地宫,棺椁位于孝贤皇后棺东侧。清宫中品级较低的女子有时会首先跟随皇后或位份较高的妃嫔学习规矩后再行册封的,如《清乾隆添减底账》中记载:“乾隆二十四年六月十九日,皇后下学规矩女子封伊贵人,纯贵妃学规矩女子封郭常在”,因此魏氏在册封为贵人前,极有可能是跟随孝贤皇后学习规矩的。

魏氏自从进后宫就势不可挡,自乾隆十年由魏贵人晋令嫔后,每当宫中有大规模的晋封,必有魏氏的身影。乾隆十四年晋令妃,乾隆二十四年晋令贵妃,乾隆三十年闰二月那拉氏皇后剪发被幽禁,虽未废后但已形同虚设,六月魏氏晋封皇贵妃,实际在后宫中已取代皇后的位置。有人认为继后那拉氏断发是因乾隆要晋令贵妃为皇贵妃而起,但令贵妃的这次晋封是在皇后断发的数月后,且前文已述清代皇后健在就册立皇贵妃,不是新皇贵妃病重弥留,就是帝后果真水火不容,即将废后,后者只有年轻气盛爱到痴狂的顺治帝一例。乾隆此时已六十五岁,与那拉氏半辈子的感情,乾隆即使再宠“爱妃”也不会轻易乱了纲常礼教,上下尊卑。应是皇后剪发在先,皇帝觉得大清盛世怎能废后,这才晋了“璎珞姑娘”的皇贵妃。

魏氏在后宫中可以一路坦途,除了有皇帝的宠爱外,还在于她为皇室开枝散叶,魏氏在乾隆二十一年至乾隆三十一年,十年间先后为乾隆生下四子二女。她是为乾隆皇帝生儿育女最多的一位后妃,也是清朝生育子女最多的后妃之一。在魏氏众多子女中最为重要的是皇十五子颙琰,即日后的嘉庆皇帝。虽然颙琰是太子人选,但碍于清代秘密立储的制度,也因乾隆的前两任皇后让他经历了太多的爱恨情仇,魏氏终其一生只停留在皇贵妃的位份上。不过她陪伴着弘历,从壮年走向老年,纵然后宫起伏,她都能独善其身,只是其中悲喜也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乾隆四十年魏氏逝世,享年四十九岁,谥号为“令懿皇贵妃”,皇贵妃之外戚人等由内务府拨出编立本旗,抬入满洲镶黄旗。乾隆六十年乾隆帝信守当年为皇帝不可超过祖父康熙帝的誓言,退位当起太上皇,宣颙琰为皇太子,追封其母令懿皇贵妃为皇后,乾隆帝亲自为其拟定谥号为“孝仪皇后”,这位包衣出身的女子,终于成为了大清皇后。(作者为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来源:文汇报 |徐瑾 编辑:蔡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